装修工人滞留上海业主家,1根萝卜吃2顿,唯一的愿望就是解封回家

转自澎湃新闻,原标题为《滞留在业主家的装修工人》。

装修中的房子,光秃秃的,这是业主的家,但现在是何明中的落脚点。

一个多月前,他和妻子打包了被子,从江苏出发,骑着电瓶车,准备到在上海宝山区的业主家干活,原以为一个星期就能完事回家,没想到因为小区封控,两人困在了业主家里。

他不会网购,没办法像年轻人一样团购。为了省钱,他买来了电饭煲,一顿饭打五六个鸡蛋下去,一根萝卜分成两顿吃。好在,后来社区发的物资及时补上了。

屋外总是很安静,他们夫妻俩能说上话的只有窗户口的志愿者。何明中说,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解封回家。

500

何明中和妻子做饭的地方。

【以下是他的口述】

“哪里有那么多钱,就先蹲在这里不走了”

我今年56岁,是一名泥瓦工,老家是湖北十堰的,以前在农村种地,33岁出来做泥瓦工。因为上海是开放的地方,想出来看一看。

我们在这里打工是租的房子,在上海和江苏的交界处,算是昆山的地盘上。房子是两室一厅的,跟我们一个老乡一起,他们夫妻两个住一个卧室,我们夫妻两个住一个卧室,厨房和卫生间是公用的,2000块钱一个月。

两个地方只隔一条马路,我们都在上海这边买菜、买东西。干活的话,有时候在上海,有时候在江苏,出门干活就骑电瓶车,要是远一点,我们就把被子带过去。路近的话就不用带,早上走,天黑了回去。

我们出门打工靠的是关系,你会干这种活,朋友、同行、业主信任你,留你的电话,就有人给你打电话干活。

3月13号之前我在(昆山)花桥那边干活,那天干完活,我们老乡打电话,他说要结婚装修房子。我说现在有疫情,要等一等,他说上海的疫情是切块式的封控,他们这里(宝山区馨佳园小区)还没有封,我就来了。因为回家路程有二十几公里,骑电瓶车要一个多小时,我和妻子把被子也带过去了。

但那天晚上,我们干完活休息的时候,老乡打电话说,你早上走的,今天晚上花桥那边都封掉了,你这几天都回不来了。我没担心,只是想着这边一个星期干完了,把疫情控制住,不就好了吗。

当时,马路对面的小区已经有疫情,一个小区用布围起来了,大门有保安在那里,不让出。那几天我们小区里面就还可以出去买饭吃。我们在这里干活,也不到处串,想着干完活就走。

泥瓦工就是贴卫生间、厨房间的墙砖和地砖。(3月)20号我们就把活干好了,干好以后,花桥那边把路堵掉了,我就不得回去了。我打电话咨询,他说你现在在上海,最好不要回来,等疫情过了再回来。

有一个回去的办法是,我们自行掏钱隔离,300块钱一天,我们夫妻两个600块,隔离14天,那得几千块,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就先蹲在这里不走了。

我们过来的时候,带了两床被子,烧饭的东西全部没带。我们只是想着一个星期的话,就在街上买点饭吃。那几天,每天两顿都在外面街上堂吃。

26日和27日小区要封控做核酸,小区里面居委会用喇叭喊,一栋楼一栋楼地叫做核酸。我们跟着加入他们的队伍,想到做一个核酸,心里要感觉要舒服一点。我们也是想哪一天要回去,要有核酸证明,这样回家也方便一点。

“我不会网购,在这里每天就要搞吃的”

那两天不让出去了,我们也没有烧饭的东西,是东家给我买的饭。因为我有点岁数,智能手机我还不会网购,出去吃饭付多少钱我会的。我说我要吃饭,他说帮你订。所以那两天是东家叫了外卖,送到小区门口去。

我还以为周末两天就好了,到了星期一就可以自己出去。那时候,上海从浦东开始封控,这边是浦西,我以为浦西还可以出去买。但是浦东开始封之后,这个地方星期六、星期天把核酸一做好,星期一都跟浦东开始一起封,都不让出去了。

这一天天我赚不了钱了,还每天在外面买饭吃,哪有钱?只能在外面去买个电饭煲。小区围墙边上有一个小店,我就问他(小店老板),我说你那店里面有没有电饭煲?他说有。我就搞了一个电饭煲,买了一袋米、油盐、面。

一开始我们没有买啥菜,那菜贵得不得了,我们就买了两盘鸡蛋,买了一斤韭菜,就没了。我们也没有锅子啥的,就在这个电饭煲里面煮饭,饭舀起来以后就在电饭煲里面打鸡蛋,搞成鸡蛋汤,就这样吃。现在疫情期间,自己简单的每天够个生活就可以了,还品个什么好味那不可能。

平常就睡在客厅里,用瓷砖地纸板铺在地上,把被子放在上面。现在主要担心,浇的地坪下面水分肯定也没有干好,睡在上面会有湿气往上(冒)。洗澡就是用铺瓷砖的一个小盆子,之前开工的时候,东家送了水壶,我们就烧一点水,用来洗漱。

500

包装瓷砖的纸板和家中带来的被子,是何明中夫妇的床。

500

红色水盆此前用来铺瓷砖,何明中洗干净后用来洗澡。

三月底,我鸡蛋要吃完了,心里想着没菜怎么办?那个房子在底楼,厨房的窗户口可以看到志愿者在门口守着,我就叫来门口的阿姨,问她说,他们(小区居民)买菜怎么买的,她告诉我,人家都是在网上买的。我说不会到网上买,那咋办?然后她说帮我看看有什么办法,一会儿她给我送来物业那边的订购菜,50块钱一组,有什么东西呢,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小碗大的包菜,一个洋葱,一把芹菜。一个萝卜我们夫妻两个吃一天,一顿切半。我们待在这里也没有带刀子,只有干活的一个小美工刀。用这个美工刀把萝卜削成片子,放在这个锅里面给它煮熟,再搞点油,搞点盐。

这几样东西,我们吃了四天,吃完跟阿姨讲,最后又给我送了一组过来,区别不大,就是调了一个样,有1个莴笋,4个土豆。

4月8号早上起来,我看他们的工作人员往我们这边住户的楼上搬东西,一箱一箱里面往上送。我知道是发物资了,我收到了5公斤米、牛奶、1.7公斤小壶的油,还有两盒莲花清瘟胶囊。

楼上一个阿姨知道我们被困在里面,给送了莴苣和粉条。

现在(4月15日)吃的就是之前发的物资,后来物业给我们送了两次盒饭,每次都是三份。政府送的菜我们还剩下一颗包菜、两个洋葱、两个萝卜、三个土豆,能吃三天。

500

何明中收到了小区发放的物资。

昨天(14日)下午和今天早上,我们都在家里捅鼻子(做抗原),捅完就拍照片发到群里。外面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前天一个业主拍了图片,在我们群里说,请大家注意一下,我们小区里又出现了11例(阳性病例),在哪一栋哪一栋,说得清清楚楚的,叫我们所有业主小心一点,估计我们又有半个月不能出去了。

“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去”

疫情开始,我们的生活就变得麻烦了。岁数大了以后,智能手机你不会玩的,到哪里去都是麻烦。

我的智能手机也是最近四年才买的,一千五六百块钱,之前用的小灵通。智能手机的话,身上不用带钱,直接在手机上面付款,方便一点。坐火车回老家也是需要检查健康码的。再一个因为疫情的影响,钞票这个东西你传我、我传你,也不太好。

你像2月昆山有疫情,我们去花桥干活,每天路边有人设卡检查行程码,过路的人有干活的、打工的、进厂的,什么人都有,码是绿的才让你过。每次到那个地方去,最起码是上几千人,排队检查行程码要等一个多小时。

我现在还是和之前一样,早上七点起来,在屋子里走走,做个饭,到了晚上在手机上看看新闻就睡觉,平时就把手机流量关掉,怕流量用超了花钱。

我们这样的自由职业者,靠打工的收入,什么保障都没有。哪儿有活干就去哪儿干。现在这个时代,父母总是为子女着想对不对?我们以前是儿子成家,做父母的要花钱。现在是自己要搞一点养老钱,否则现在回去(老家),没有保障,自己不挣点钱,怎么搞啊。

但现在(我)岁数越大,找工作越困难。因为自己的岁数大了,做活也慢了,都是体力活,你身体各方面比以前都要慢,体力跟不上了以后,到哪个地方挣钱都不容易。

之前一天挣个300块钱,现在挣个250块钱。因为他包给你,你干得慢一点,体力跟不上,你就干的慢一点,不就是少一点嘛。

老家人也担心我们,(但是)担心有什么办法。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去,要是上海现在解封了,我还不能回去,得继续呆在业主的房子里,为什么?因为江苏那边还要隔离半个月。

待在家里肯定也会烦躁,毕竟人要自由,要活动对不对。赚不到钱也不舒服,(我们)也只能自己想开一点,就当作自己生病了要休息,玩它一两个月,安慰自己。

(应受访者要求,何明中为化名)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