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没病退前,国家就有课题讨论,老城区或是CBD区域如何控制人口

【本文来自《睡前消息【2022-1-24】12m²的保障房》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 xyzd
  • 这其实温水煮青蛙慢慢的向鸽子笼过度。

城市市中心高聚集效应造成高社会公共成本。这样的居住实话说我认为没什么意思,低标人群聚居不适合他们居住的地方,造成城市职能高成本、低收益。小区域过高集聚,也会造成公共服务这块压力极大。市政府如果没钱那就是印度化了

         

在我没病退前,国家就有课题讨论,老城区或是CBD区域如何控制人口(一万人/平方公里的宜居线),但马太效应决定必然不可能。没外迁前提下,就算规划新城,不突破也是不可能的。

只有外延。如南京过去江南大体3万/平、江北大体1万/平、离地铁三号线底站四公里的安徽小镇碧桂园房产大体3千元/平。60平玄武区房产,完全可以卖掉、去江北买个120平孩子婚房,再去安徽买个120平养老房,还能有点余钱简单装修(180万-120万-36万)。后二者,作为现代规划下产物,各种基础设施、商服设置等实际是超过老城区的。且地铁、家用车交通下,距离不是距离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