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惊报评论关了可以重开,刘学州走了却再也回不来!

“生来即轻,还时亦净”

今天凌晨,15岁少年刘学州在微博上留下一封长长的遗书,然后在海南三亚一处海边吞下几十片抗抑郁药,大约两点,有好心人发现了他并将他送往三亚301年医院急救。

令人痛心的是,刘学州因抢救无效,在凌晨四点左右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500

刘学州是个苦命的孩子,他甚至没有准确的生日。15岁,也是估算的年龄,他的出生年份应当是在2004-2006年之间。

三个月大被亲生父母遗弃(交给别人卖掉,分得几千元凑结婚彩礼),养父母从山西大同一家饭店将他买来后带到河北邢台。

他亲生父母行为证明这两口子是缺乏人类基本情感的,这也注定了刘学州寻亲成功之后的遭遇。

四岁那年,他的养父母在一场烟花爆竹作坊爆炸事故中双双遇难,刘学州就跟着外公外婆(养母的父母亲)生活。

读小学期间也时常受到同学的欺负,据他自述,他是在转到县城里一所私立寄宿制学校后,才找到了别人的尊重和生活的自信。不过,在初中期间,他遭到了一位男老师的酒后猥亵和威胁,这成了他的一段人生阴影。

在学习上,他的成绩一直是不错的,还当过班干部。

在生活上,他比别的孩子多了一份养活自己的负担,除了政府的孤儿补助,他还要去打零工赚钱。

在初中毕业前,他终于从家里的老人那里得到证实,他是被买来的。

2019年,他在寻亲网站登记了自己的信息,希望亲生父母能够找到他。

2020年,刘学州初中毕业,考进了河北省石家庄法商职业学校(五年制,学前教育专业)。一些人就曾拿这个学历在网上羞辱过他,而根本不去考虑他的生活压力。

500

刘学州对生活、学习的态度是积极乐观的,他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给自己的未来做规划:站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他很可能在毕业后,会努力成为了一名小学老师。尽管一边打工一边读书相当吃力,但他还对未来充满着信心。

刘学州绝对是一个思想早熟的孩子,现在的00后,在这个年龄段并不会考虑将来的生活,能用功学习不玩游戏就已经能让父母少操很多心了。

刘学州还是一个自尊心和荣誉感非常强的孩子,他的荣誉证书多到令人吃惊。

500

有“优秀学生会主席”、有“技能大赛一等奖”、有“幼师知识竞赛优秀主持”……这还不是全部。

500

去年,还获得了社区党总支的“最美志愿者”荣誉,这是对他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的肯定。

500

他的人生之路还很漫长,他的路是一条正路,人生方向也是向着阳光的。

不必讳言,在社会上像这些从小被父母遗弃,生活、学习都处于困境的孩子,到了青春期,如果没有自我约束和外部约束,许多人会走向歪路,变成了小混混,甚至在坏人的诱导下滑向犯罪边缘。

刘学州却是一个很自觉自爱,在逆境中奋起的孩子,这是难能可贵的。

但他的人生转折点却发生在寻亲之路上,而无良媒体和网络暴力给了他致命一击。

2021年12月6日,刘学州在网上发布寻找自己亲生父母的视频。

2021年12月15日,山西临汾警方通过DNA比对找到了刘学州的亲生父亲。

2022年1月初,刘学州又前往内蒙古见到生母。

刘学州想找的是一份亲情和一个家,他有什么样的憧憬都不过份。然而,他面对的现实是两个极其复杂的家庭,亲生父亲又又又再婚了,亲生母亲也又又再婚了。

这对父母当初是将他卖掉的(见面时说是送人),但刘学州也不是傻子,他确定自己是被卖掉的。

在他的亲生父母方面,既然他们当年做得出卖孩子的行为,因此,当刘学州与他们“团圆”时,这对男女想到的还是钱,认为刘学州是为了钱而来的。

实际上,他们从来没有主动寻找过刘学州(原名丁晶),早就忘了这个孩子,他的父亲面对他时,居然还得回忆回忆十几年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正常人如果孩子丢了,那可是一辈子的痛苦,可刘学州父母看到孩子时,那态度更像是一场应酬。

刘学州并没有得到想象的亲情和温暖,而是敷衍和拉黑。然后,开始编排他,将他形容成一个处心积虑的“勒索者”。

亲生父母为什么要再次伤害刘学州?因为只有将他说成是一个“要钱要房子,贪得无厌”的人,才能让自己摆脱道德谴责,回归“平静生活”。

“二次抛弃”让刘学州对这份久违的“亲情”不再抱有希望。

同时,针对刘学州的网络暴力也在潮水般地般向他袭来,微博上、抖音上,各种各样的谩骂和侮辱包围着他。

而《新京报》等媒体带来的倾向性、选择性报道,更是令刘学州处于社死的边缘,一个未成年人如何去辩解?

500

不知情的网友只要浏览到《新京报》19日的报道,一般都认为这是一个恶毒的贪得无厌的寻亲者,不少人还以为他有二十多岁。

刘学州当天评论了这条微博,但没有什么用,这件事已经被网媒炒得很热,除了《新京报》,还有一大批营销号在推波助澜。

刘学州到三亚本来是想平复心情的,而且他有抑郁症。他只有15岁,又很在乎网络上对他的评价,他在写遗书时,已经决心要用生命去证明自己的清白,洗刷父母、媒体、攻击者泼向他的脏水。

他临死之前,还交待要将积蓄分成两份,一半给姥姥家,一半给“石家庄孤儿院”,如果他在乎钱,他或许也不会死。

上面说过,他是一个自尊心和荣誉感很强的小孩,他完全没有料到“寻亲”的结局,更无法料到无良媒体的恶毒。

媒体和舆论能杀人吗?当然能。1997年4月18日台湾省媒体疯狂跟踪为女儿交付赎金的知名艺人白冰冰,导致白晓燕被绑匪撕票。事后,台媒还继续播放白晓燕惨死照片,并讨论性侵细节,为了热度不择手段。

500

2018年春节期间,所谓“寻找汤兰兰”事件,《新京报》又是火力四射。如果不是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保护到位,谁知道后果是什么?

一些网络媒体从业者,非但不具备职业素养,而且还要凌驾于法律之上、道德之上、社会之上。对别人百般苛求,对自己却不设底线。

刘学州只是一位未成年人,一位生活经历特殊的孩子,这场悲剧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新京报》被网友骂到关评论,该!

如果媒体只盯着盈利和流量,而忘记了社会责任,弃法律、道德、责任于不顾,动不动“据网友爆料”,刘学州的悲剧还会出现。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