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应届毕业女生,在中亚挖矿

500

2020年7月,我毕业了。经历过国考省考两次公务员考试的洗礼而又无果,最后我又重新加入找工作的行列。当时的我想法很明确——既然不能像大多数女生一样在国内有一份安稳的工作,那就出国。

于是我开始了投简历、面试顺便旅游的一段历程。在9月末,我成功签约了一家公司,工作地点在塔吉克斯坦。我在11月去北京办理面签,并注射了两针国药新冠疫苗(当时疫苗还没有普及,还在临床试验阶段)。到12月份,我就跟同事一起从厦门出发,经过吉隆坡、迪拜两天三晚的转机,加上不断的核酸检测,最终顺利抵达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

1

初见塔吉克斯坦

落地机场,熟悉的俄文字母便出现在我面前。我熟练地问候机场的塔吉克小哥,并帮助随行的同事填写入境信息以及办理手续。杜尚别的机场很小,即便是国际航班也不是那种宽宽的大客机,也根本没有什么免税店。

500

杜尚别的机场(作者供图)

机场登机口也是寥寥无几,但是对于冲破重重障碍来到俄语区的我来说,还是值得高兴和欣慰的。

12月份的塔吉克斯坦白雪皑皑,气温在零下10°左右。我们的车在茫茫雪山和清澈的溪流间穿行。刚踏上异国,我完全顾不上旅途的劳累和辛苦,一路跟塔吉克司机欢快地交谈着,打听景点,打听这里人们的生活。

车子开过杜尚别之后就是高速公路了。塔吉克斯坦是著名的高山之国,80%的国土是山区,没有高铁,也没有中国国内开始普及的5G,只有少数大城市拥有4G信号。

500

除了吉尔吉斯斯坦和杜尚别附近的路段外,这条路的大部分长度都受到侵蚀、地震、山体滑坡和雪崩的严重破坏。有时被称为“海洛因高速公路”,每年通过塔吉克斯坦贩运的 90 吨海洛因中的大部分都通过这条路线

公司所在地点较为偏远,只有3G信号。

后来我才知道,不打招呼断电断网的事情几乎每个月都会发生,因此公司常备发电机,即便附近村庄都没有通讯也不影响我们工作。当地人很多都会买日本产的二手越野车,盘山公路很多都是U字形弯,旁边就是湍急的河流,车子性能跟司机的技术缺一不可。

2

工作环境是这样的

经过5个小时的车程,我来到了公司。我们办公跟生活区域很近,步行20分钟,上下班有通勤车接送。公司距离市区30分钟车程,但是因为疫情不让出去,我在这一年驻外工作期间只有两次核酸检测的时候才去了市区。

公司的产品是贵金属,因此苏联留下的专业保安常年在公司把守,无论是公司员工还是外人访问都要有通行证。通往市区仅有的公路也是由重兵把守,加上公司的防疫措施,我们几乎没有出去的机会。

500

通往市区仅有的公路由重兵把守

公司执行6天工作日,只有周日才可以休息。无论中国节日还是当地节日,公司中方员工都不放假,遇到紧急的任务中方员工通常会无薪加班。食宿环境都还不错,有中国厨师,宿舍有独立卫浴;食宿都不花钱,偶尔还有烤肉、摘苹果等活动。

由于公司是采掘企业,无论是中方员工还是本地员工都是男多女少,不过好在我跟几个塔吉克小姑娘还算熟悉,加上有共同的喜好,我们便也有聊不完的话题。

塔吉克整个民族对外国人还算友好,公司自从2008年成立以来,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双方员工的不愉快事情。日常工作的交接之外,我跟本地的几个大叔除了八卦某些俄语区明星的日常,也会聊一些教育、住房、出国劳务以及妇女地位等社会性问题。

塔国经济落后,人均收入在2000索莫尼(大约相当于1600人民币),汇率优势让我们真正体会到了一块钱掰成两半花的快乐!当然,塔吉克的物品种类跟中国相比也是大打折扣。

塔吉克斯坦大量男性劳动力前往俄罗斯、阿联酋等国家务工,本国男性数量急剧下降,“二老婆”现象无论在富裕或者贫穷的家庭都很普遍。就在我们公司,我经常接触的16位成年男性中,有3位便是娶了“二老婆”。而且每个塔吉克家庭至少两个孩子,多则10个,也无形中加剧了家庭的负担。

500

希望前往俄罗斯从事季节性工作的塔吉克人聚集在杜尚别的塔吉克铁路外

3

和本地员工的差别

我的主要工作内容是翻译跟物流,属于行政后勤类工作,跟生产一线相比还算轻松,但是跟国内的劳动强度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中国人吃苦耐劳,加上有一定的技术优势,以及吃住上的便利,基本是24小时随叫随到的状态,而且是不解决问题不罢休。

合资企业的中方占据多数股份,因此出力也很多。当地人即便是有加班工资也不愿意周日干活。加上领导大多数是中国人沟通比较方便,导致很多重要而且着急的工作落在中国人手里。

500

塔吉克斯坦贵金属开采量增加

10月份公司要启动一个新的项目,所以6—10月这几个月我是最忙的,每天都在加班。10月份是最累的一个月,整个月都是12127的状态(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工作7天),整个部门都是咬着牙扛了下来。在这里工作,业余时间比较珍贵,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里,幸好有一根网线,似乎也没那么无聊了。除了搞卫生、睡懒觉以外,我会听一听国外的新闻,也会浏览各种外语节目。

4

疫情阴影下的驻外工作

如今国外工作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疫情了。塔吉克斯坦政府是没有全民的免费检测的,疫情防控全靠天意。目前官方数据是没有新增,当然疫情严重的时候,官方数据每天新增100多个。那个时候,医院的床位就不够用了。而且,塔吉克斯坦有能力接收新冠患者的医院并不多,即便有空余的床位,在正常情况下也是本国人优先,中国人只能高价住院或者轻症自我隔离、口服中药。

500

塔吉克当局坚持国有医疗机构,如Khujand的这家,能为COVID-19提供“完全免费”的治疗

公司的中方员工早在疫苗刚刚问世的时候就都接种了,塔吉克本地员工在2020年5月等中国捐赠疫苗之后,在公司的鼓励下也陆续接种了疫苗。如今,公司所有的同事应接尽接。部分中方同事已经完成第四针(没错就是第四针),但是德尔塔这一波疫情还是造成了1/4完全接种两针疫苗的中国同事感染。大家症状较轻,没有人需要住院治疗,在口服中药2~10周之后痊愈转阴。当然也有一两个倒霉蛋,转阴之后还是有乏力的感觉。

疫情之下出国从事外派工作就是一把双刃剑。在大家都不愿意出国的背景下,国外的企业严重缺人,甚至有很多企业因为员工生病而不得不减产甚至停产。另一方面,企业也提高了工资待遇,同等岗位跟国内相比,压力增加的同时薪水也多一些。

5

驻外的几点建议

如果您跟我一样依然希望前往国外,那么最好考虑这几个问题:

如果是去国外赚钱,那么最好选择中字头企业或者中外合资企业,央企国企优先于民营。央企国企基本除了正常的五险一金以外还有额外的企业年金、补充医疗保险等福利,甚至还有疫情补贴,跟国内同等职位相比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在关键时刻更是具有绝对优势,比如疫情下的“春苗行动”包机回国行动,甚至局势动荡地区的撤侨行动等。

再不济也要选国内民营企业,中国人的企业一般在国外不会乱来,国内的社保医保都不会少,出了事情也靠大使馆协调,基本生活还是有一些保障。

疫情一天不结束,回国的机票价格便一天不会下跌。少则三万五万,多则十万二十万人民币的机票就算是公司报销,也因为国内的严格隔离成本,公司的负担非常重,因此报销的额度非常有限。同样,一年内您也不会有太多次回国的机会。回国的机票大多数都是“超售”状态。从各国回国的具体要求,可以参见我国驻各国的大使馆官网,在此就不多叙述了。

500

俄罗斯终于向塔吉克移民开放边境,但高昂的机票价格让劳工无法进入。有几个人说他们已经在中央机票处等了一个星期

作者 | Blanca

编辑 | 何任远

值班编辑|汤兴

美编 | 王杰

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戳这里关注更多精彩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