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预测“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将结束”,恐怕为时尚早

【本文来自《《柳叶刀》重磅文章 I 新冠全球大流行将结束 关键时间节点:3月底》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这个文章我最近两天已经在几个群里以及朋友圈里都看到过了。

首先要说的是,不管是哪个学科,领域内的所谓“权威期刊”之所以被叫做权威期刊,是因为他们可以更快速地刊发更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同时稿件的审核流程也更严格,被引用率也更高。但这从来不代表“权威期刊”说的就是对的,特别是在公共卫生这种没办法做严格对照组实验的领域内,很多结论只能靠建模来做预测。所以,《柳叶刀》也好,NS也好,他们的结论也不一定都是对的。

话说回来,其实这篇文章的观点完全不新鲜。在过去几年里,已经有无数人都说过了新冠流感化的问题,包括美国、英国等很多国家的卫生医疗部门负责人,也常常在说“新冠就是大号流感”。这个文章所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即O的传播力强但对人体的损害不大,随着感染人数的增多,建立群里免疫的时候,新冠病毒虽然不会消失,但对人体却不再会有什么破坏性了。说到底,也还是“新冠流感化”的那套说辞。

但即便这个作者说的是对的,那也必须考虑到一个现实问题,就是美国的所谓的“住院率下降”跟中国的“住院率下降”并不是一个概念。从人均ICU数字上讲,美国是中国的10倍。这也就意味着,在同样的传播速度下,中国的医疗系统面临的压力是美国的数倍以上(这也是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对美国防疫乐观的原因)。即便O的感染力下降能减低医疗系统的压力,但美国可以承受,中国也依然无法承受。

再退一步来讲,中国已经算是世界发展中国家里基建和公共卫生方面做的相对比较好的国家。现在全世界70多亿人,能比中国公共卫生做得更好的国家和地区,总人口加起来也不超过20亿。再加上中国的14亿,也就是30多亿。换言之,全世界一多半人口所面临的医疗压力比中国要更大。中国尚且不能承受新冠大流行的医疗压力,这些国家只会更糟糕。

那么,在这些国家,在这40多亿人里,新冠是否还会产生新的变异?这个答案谁也不能保证。

我不是医学领域的研究者,我当然不能就说这个结论是错的。但至少从这个文章里,我看到的是这个作者所援引的数据绝大多数都来自于发达国家。他的核心理由其实是,因为我们的医疗系统已经可以从容应对O,所以大流行会结束。然而,那些欠发达国家,真可以像美国一样从容应对O以及新冠?如果新冠在这些国家仍然肆意传播,且这些国家的疫苗接种率还是很低,新冠真的能在这些国家结束?

毫无疑问的是,那些欠发达国家才是木桶短板。他们的防疫问题不解决,说新冠大流行就能结束恐怕为时尚早。

至于所谓的感染病例少的国家的问题,这个作者倒也说得的清楚:

一些国家推行的“零病例战略”仍存在问题。由于Omicron的高传播率,这些国家似乎不太可能永久排除Omicron的冲击。对于这些零病例国家来说,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不过,Omicron激增较晚到来,将使这些国家在增加疫苗接种覆盖率方面取得进一步进展,并有机会更好地了解Omicron变异对免疫水平低下人群的影响。到2022年3月,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将感染Omicron变种。随着新冠疫苗接种持续增加,许多国家推进第三剂疫苗,以及感染获得性免疫的高水平,在一段时间内,全球新冠免疫应处于前所未有的高水平。在未来几周或几个月里,全世界的病毒传播水平应该会较低。

简单来说,就是作者认为群体免疫最重要的还是靠疫苗——一方面O的危害低,另一方面疫苗会让人体的免疫力提升。那些感染人数少但接种率低的零病例国家或许会面临挑战,但中国在疫苗方面至少是能保障的,现在也已经开始有很多人在打第三针了。这个作者说的就是个防疫上的常识,应该不难理解。

说到底,如果只把欧美的人当人看的话,那么这个结论有可能是成立的——低破坏力的病毒迅速传播,与接种过疫苗的人群相遇,产生新的抗体来结束大流行,与此同时发达的医疗水平也让他们可以有更多余力来应对病毒传播带来的问题。可对那些发展中乃至于落后国家来讲,这有可能吗?

---------

一点补充:

评论区有些人说,印度、非洲这些地方比新冠要命的病多的是,新冠不算什么。

的确,印度、非洲这些地方要命的传染病很多,但传染病和传染病是不一样的。甲类传染病霍乱的致死率远超新冠,但霍乱主要通过食物和水传播,发达国家食品管理系统和水务系统,完全可以隔离霍乱病毒的传播。埃博拉病毒也比新冠更恐怖,致死率甚至可以到50%以上,但埃博拉的烈度太高,在公共卫生条件较好的地区也没办法大规模传播。鼠疫虽然也可以大规模传播,但目前来讲人类已经有较好且成熟的应对鼠疫病毒的办法。

而新冠是什么呢?过去几年想必很多人也已经知道这玩意儿有多邪门。摸个门把手能传播,中央空调送风能传播,在冷链物流的食物上也能传播,更不用说通过呼吸和飞沫传播。作为一种致死率并不算高的传染病,新冠的传播力度却远超霍乱、埃博拉,这才是全世界各地之前几乎不怎么检测霍乱、埃博拉,却要测新冠核酸的原因。

而新冠在传播中,又非常容易引起变异——过去这两年,新冠有多少个变异,看看新闻就知道了。但非洲的疫苗接种率仅10%,换言之就是非洲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是90%。而非洲目前有近13亿人,即没接种疫苗的人是12亿人左右。印度目前的疫苗接种率是60%,即尚有5亿人左右没接种疫苗。

在这些地方,如果任由新冠病毒传播,真的不会变异出来具有更强抗药性的病毒?而谁又能保证现有的疫苗,能抵抗住未来新一轮变异的新冠病毒?

反正从最基本的常识上讲,新冠病毒的变异速度,绝对比疫苗的研发速度快多了。

要让我来说,目前人类的确无法彻底消灭新冠病毒,并且如果新冠真的要与人类共存,也必须得靠疫苗或者特效药来对抗新冠。但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是你得让疫苗研发的速度追上病毒变异的速度,不然你这边还没研究完,那边突然又有了新的变异,这么折腾下来,新冠真的有可能就这么结束吗?

反正我的态度是悲观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