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发生严重瞒报这一条,郑州市委书记等官员免职降职就不冤枉

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期间的死亡失踪人数在不同阶段被瞒报139人,真是触目惊心。这件事无疑会对政府公信力产生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需下很大力气予以消除。

老胡一直相信,经过这些年的正风肃纪,搞关键数据造假对当事人意味着不可承受的风险,那种风险已经远大于瞒报所能获得的好处。我难以想象如此高压之下,还能够有瞒报的动机产生出来。很多人抱有与老胡同样的看法。

然而至少在郑州的这件事上,老胡看错了。

就凭瞒报这一条,至少负有领导责任的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被免职,以及很多其他当地官员被严肃追责,我觉得就不冤枉。各地不断产生各种通报数据,其中一些很敏感,公众对那些通报和数据的信任对降低社会运转成本有着关键意义,河南郑州的一些干部却搞了这么一出,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怎样恶劣地挖官方信息公信力的墙角吗?

500

▲据新华社21日报道,河南严肃查处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相关责任人,公安机关对8名涉案人员立案侦查并依法逮捕,纪检监察机关严肃问责89名公职人员。图为2021年7月27日,河南郑州地铁5号线的沙口路站站前,堆满了悼念遇难者的鲜花。

美国和西方一些势力这几年肆意摸黑构陷中国,编各种情节和数据,蒙骗西方公众,并且宣扬中方发布的信息不可信。郑州市那些瞒报者可是实实在在给外部反华势力递刀子。

国务院的调查报告没有顾忌政府公信力的风险,坚决捅破了郑州瞒报的情况,这不是扩损,而是止损必须经历的阵痛。它证实了瞒报在今天体制内环境中的确意味着不可承受的风险,瞒报不仅查的出来,而且造假者必将付出沉重代价。

我还是主张,尽管有了郑州的这个阴影,今后大家还是要对各种官方通报报以信任的态度。无论如何,官方通报的出错率最低,因为毕竟有党纪国法在威慑、约束那些通报,瞒报的巨大风险越来越成为铁幕般难以逾越的屏障。郑州的瞒报者被最终证明很蠢,他们干的事相当于偷高压线上的铜丝。不要相信遍地都是与他们一样的蠢货。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