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下的百亿市场:密室逃脱陷入焦虑

500

撰文/ 星   晚

编辑/ 陈邓新

近日,上海市文旅局正式发布了《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上海成为了全国首个将密室剧本纳入管理的城市。随着规定的推行,密室逃脱这一“命里带红”的行业,或许终于迎来了鸣响行业风暴的第一枪。

在上海这座写满了财富故事与潮流脉络的大都市中,密室逃脱、剧本杀等新兴产业乘着新消费的东风与Z世代们激烈碰撞,迎来了巨大的发展。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全市范围内密室逃脱类场所超过400家,并呈现逐年上涨的趋势。

因此,上海诞生了“insane沉浸电影”、“完美人偶”、“江州饭店”、“弥生”等众多深受玩家好评的密室逃脱主题,并且随着加盟、主题售卖等方式开到了全国各地。也因此,上海市针对密室逃脱做出的管理规定,很有可能决定着未来整个行业的发展风向。

锌刻度通过多方调查发现,目前密室逃脱行业仍然处于野蛮生长、有利可图的阶段,城外的人想进来,城内的人想站得更稳些……

密室打造成本翻倍,大赚特赚的时代过去了?

厉羽嘉与密室逃脱的渊源,要从一次鬼屋的经历说起。

大学在校期间,厉羽嘉和朋友在逛街途中偶然收到了一则传单,纸面上用红色加粗字体展示的“失魂”、“惊声尖叫”等词语一下吸引了厉羽嘉的注意力,从小胆小的她决定拉着朋友去试一把。

交了108元/人的费用之后,工作人员带着厉羽嘉和她的朋友进入鬼屋的第一个房间。随后,令人毛骨悚然的BGM钻进厉羽嘉的耳朵里,使得她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游戏正式开始,厉羽嘉和朋友将双手紧紧地拉在一起,确保对方不会在黑暗之中走散。然而突然间,一个扮演女鬼的NPC冲到厉羽嘉面前,来了个“贴脸杀”。随后,另一个NPC将两者紧握的双手分开,并通过机关将她们彻底分流。

魂飞魄散之际,厉羽嘉和朋友呼叫工作人员,决定中止这次鬼屋之行。但走出鬼屋之后,厉羽嘉却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心情,“过程很恐怖,但结果真解压。”

没过多久,厉羽嘉召集了周围能够充当起“坦克”(能够起到冲锋陷阵、完成较难任务、抵挡NPC攻击的玩家角色)的朋友再度“勇闯鬼屋”,这一次过后,她确定自己的确很爱这个游戏。但玩的次数多了之后,厉羽嘉发觉单纯的鬼屋玩法太过单调,恐怖元素也大多类似,于是开始寻找新的游戏类型。

而主题各异的密室逃脱成了厉羽嘉的首选,从2017年开始,厉羽嘉的每个周末几乎都是在各个密室当中度过的,到2020年开出第一家主题密室的时候,厉羽嘉已经在自己所在城市重庆的所有密室都玩过一次了。

带着一些冲动,厉羽嘉和几个志同道合的玩家朋友一起筹备了属于他们的第一间密室。由于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玩家经验,厉羽嘉与合伙人在机关、灯光、音效的设置颇有心得,因此最终呈现的效果十分令人满意。

只是有些不走运的是,原本预计开业的时间,撞上了至今仍然影响着全球的新冠疫情,开业时间只能一延再延。但却也有些幸运,疫情得到逐渐控制之后,“报复性娱乐”人群开始激增。

500密室打造成本翻倍

“不到3个月,我们投入的40万成本几乎就已经完全收回了。”厉羽嘉对锌刻度说到,“到店的玩家收入是一部分,但更重要的是售卖主题基本可以实现一本万利。”

厉羽嘉提到,从2020年开业至今,全国各地有多家密室逃脱工作室老板向她购买主题,而她要做的就是整理好一套包含线路图、机关设置、音效设置、灯光设置等一系列要素的文件,然后传输给对方,收费5到8万元不等。

到最近,厉羽嘉开始筹备第二家主题密室。不过相比之前,如今开设一家密室逃脱主题馆的成本已经大增,并且消防管控也越发严格,“现在这间密室光是装修成本就已经花了60多万,但还没有结束。之后的一些软性成本也不会少,估计最终成本会比之前翻番,而且回本周期会变得很长。”厉羽嘉觉得,如果是真正懂密室逃脱的人,那还能够继续从中分一杯羹,但这个行业已经不再属于任何瞎猫都能碰上死耗子的时代了。

卖授权、卖主题,品牌方赚钱的方式有千百种

从2018年至今,中国密室逃脱行业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

艾媒咨询曾预测,2021年中国密室逃脱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01.2亿元,2022年将增长到123.6亿元。密室逃脱由国外线上解谜游戏演变而来,又逐步发展为线下真人实景游戏。并随着科技的发展,运用现代光学、VR等技术制造出了更领先的沉浸式密室。

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密室逃脱产业链可以分为上中下游,上游是IP版权商、设计团队,中游是密室逃脱实体门店,运营团队与NPC提供服务,下游则是个人与企业消费者。

不过根据厉羽嘉近几年的观察,她发现如今上中游之间并未区分得十分明显,拥有线下密室逃脱实体门店的品牌往往也会搭建自有设计团队,通过吸引加盟商的方式同样赚得盆满钵满。

为此,锌刻度询问了多家密室,探究目前密室加盟的真实一面。始创于2012年末,目前已发展80余家门店的无间密室覆盖了重庆、四川、贵阳等地。其公共事业部负责人对锌刻度表示其品牌目前的合作模式主要有品牌合作和主题授权两种方式。

“品牌授权合作模式需先签订协议,再由总部到现场实地考察,根据市场确定主题,大致规划游戏区域,确定初步总预算、回本周期预算、项目工期规划等重要事项。”负责人提到,“如果加盟商选择品牌授权合作模式的话,可以进一步沟通是否入股,按照商议股份实际出资,风险共担,共同管理和运营门店。”

主题授权模式则是由无间密室根据加盟商需求,把相应主题的文案包、音效包、平面包、原版相应施工图纸、相应已有效果图片、主题海报等资料整体打包售卖合作。

对方负责人表示无间密室品牌合作无加盟费,这侧面说明售卖主题包与提供密室施工支持的确能够实现更多营收。

“如果只卖主题素材包就算半包,如果需要我们提供主题素材包加上完整施工的话,就算全包。”厉羽嘉说到目前像加盟商销售的两种承包方式各有利弊,前者足够轻松,但后者利润更大。

500成本表

从市场行情来看,开在普通写字楼或底商的小型密室逃脱主题馆需要投入的成本可以控制在80万元以内,但一些大型的密室逃脱主题馆所需投入的费用几乎等同于无上限。例如锌刻度在一家售卖全包方案的密室逃脱品牌处得到的报价就高达500万,这其中,承包方的利润实为可观。

风口过后,隐忧浮出水面

在过去几年的风口之上,密室逃脱的确称得上是一路狂奔,全国连锁的门店如雨后春笋般崛起。锌刻度通过爱企查搜索“密室逃脱”相关词条发现已有2590家符合条件的企业,这些企业的经营范围覆盖文艺创作、活动策划、文化活动服务等多个领域。

500密室逃脱企业数量不断增长 来源:爱企查

据数据显示,早在2019年,中国密室逃脱行业的市场规模就已逼近100亿元,行业消费人次达到280万人次,门店个数超过10000家。经过两年多时间的发展,密室逃脱行业迸发出来的经济价值更加显著。

只是在繁荣的表象之下,针对密室逃脱行业的监管的确呈现粗放型,因此也多次出现相关负面新闻。就目前而言,不少玩家都表示对安全防护方面的问题尤为担忧,例如防护措施不齐全、紧急疏散通道不合理、开设地点不合规等。

500密室逃脱消防安全检查

此前,消防救援局曾印发了《密室逃脱类场所火灾风险指南(试行)》,要求各从业单位进行自查自改。随后在相关部门单位的严查严管之下,上海、湖南、成都、重庆等多地有多家密室逃脱主题馆被停业整顿。

“这一年来,消防安全是我们最重视的问题之一,因此我们对旧主题馆进行了重新整改,对新主题馆的消防布局进行了严格规范的设计。”在厉羽嘉看来,密室逃脱品牌即将进入洗牌期,除了不算真正懂密室的从业者会被淘汰,不规范的更会被踢出局。

与此同时,密室逃脱商家为了吸引玩家,往往会通过加入“鬼”、“丧尸”等恐怖元素来丰富体验感。然而有数据显示,超过5成的受访用户认为玩恐怖主题密室逃脱游戏会留下阴影。在密室逃脱行业的下一步发展中,或许应该针对主题元素设置、适用人群、年龄分级等多方面要素进行明确划分。

在对话过程中,厉羽嘉也提出了自己的希望,“密室逃脱这个行业说到底还是门槛太低了,所以从业人员鱼龙混杂,造成行业乱象太多,场馆之间互相抄袭主题、机关的情况数不胜数,这其实也是一种严重伤害行业的行为。”

随着“规定”的落地,也许密室逃脱行业也能够在大风吹去之后,留下真正发展机遇。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