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宗蔚:影响人口达2亿的印度左翼力量究竟怎么样?

点击立即阅读全文:研究 | 宗蔚:影响人口达2亿的印度左翼力量究竟怎么样?

500

一、印度左翼势力的基本状况

印度左翼势力由信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议会政党组织、人民社会团体和独立人士等组成,目前印度有数十个共产主义政党。其中影响力较大的两个政党,分别是印共、印共(马克思主义)。《人民日报》驻印度的前首席记者任彦曾披露约有2亿印度百姓生活在印共控制、影响的范围内。印度左翼内部主要分为议会左翼和极端左翼两大派别。

 (一)议会左翼

议会左翼的力量主要包括印度共产党,印共(马克思主义),印共(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社会党,前进集团等。印度议会中的左翼政党是目前整个印度左翼势力的主要代表,被视为“主流印度左翼”。在中央议会中,印度左翼力量主要是印共、印共(马)。

两者实力逊于国大党和人民党,虽从未在中央政府独立执政,但始终是全国性政治力量,在议会中的存在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在地方议会中,印共(马)于2004年牵头组成全国性“左翼阵线”,包括印共、印共(马)、前进集团和革命社会党等。2009年,印共(马)组建了“不属于印度人民党和国大党”的“第三阵线”选举联盟(包括除上述4个政党外,还增加了6个左翼政党和地方性政党)。

印度左翼政党在地方议会中表现不俗,长期执政的地区有喀拉拉邦(至今)、西孟加拉邦(34年)和特里普拉邦(23年)等。此外,还在奥里萨邦、安德拉邦、阿萨姆邦和旁遮普邦等地区拥有较为坚实的民众支持基础。

 (二)极端左翼

极端左翼又称“革命左翼”,其力量主要包括“纳萨尔派”、印共(马列-解放)、印共(马列-人民战争集团)、印共(马列-新民主)等各印度共产党中的派别。这些极端左翼势力不被印度政府承认,是印度官方重点清剿、打击的目标。

印度极端左翼的主要代表组织是“纳萨尔派”。上世纪六十年代,因其领导者不满当时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的妥协政策,公开与其决裂,成立了“革命的反对派。”“纳萨尔派”一直声称要将“革命”极端运动从乡村蔓延到全国各地,主张对“阶级敌人”进行暗杀,开展学生运动并占领大学,对警察进行武力攻击。印度极端左翼曾被印度总理辛格称为印度国内的最大威胁,长期受到印度各主流政治团体的普遍反对和抵制。印度政府将其视为极端暴力组织,坚持对其进行清剿。2009年2月,印度政府在“纳萨尔派”活跃的8个省份曾发起全面清剿运动。

500

印度人民党和印共(马)发生暴力冲突。图片来源:环球时报

二、印度左翼势力的最新动向

 (一)中央议会左翼集体走下坡路

近年来,随着印度国内形势变化,印度议会左翼势力不断下滑。特别是在2019年印度大选中,莫迪及其所属的人民党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取得压倒性胜利,这对印度所有左翼势力(政党)今后的发展都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在中央层面,印度议会左翼在国会选举中的地位和排名直线下滑。印共(马)从2009年第8位(16席)、2014年第9位(9席)跌至2019年第11位(3席)。印共2004年从第17位(4席),暴跌至2014年倒数第一位(1席),2019年选情虽有所好转,仍处在第19位(2席)的不利境地。

 (二)国大党与议会左翼联盟短期难以复兴

国大党和印共、印共(马)等政党结成的左翼“团结进步联盟”(UPA)在中央议会中与莫迪所在人民党为首的右翼“全国民主联盟”(NDA)长期抗争。在2019年印度大选中,国大党只赢得52席,党主席拉胡尔·甘地辞职,党内出现塌方式溃败,诸多党内元老和议员脱单。由于印共、印共(马)近十年来一直执行与国大党结盟的竞选政策,受国大党2019年选情影响导致本党选情不佳。

目前,国大党内部有意推举拉胡尔·甘地胞妹普丽扬卡·甘地担任党主席,领导国大党竞争三年后印度大选。在国大党没有重新上台执政前,印度中央议会中的左翼联盟各党近五年内难以实现复兴。

 (三)地方议会左翼选情将呈现“V”型反弹

在地方议会中,印度议会左翼执政“基本盘”不稳。2011年丧失西孟加拉邦的执政地位,2019年又丧失特里普拉邦执政地位,目前只在喀拉拉邦继续执政。当前,议会左翼在喀拉拉邦的执政地位也不稳固,与国大党形成两党轮流执政的局面。2020年12月,由印共(马)领导的左翼民主阵线(LDF)在喀拉拉邦南部举行的地方治理机构选举中取得重大胜利,稍稍缓解了议会左翼在当地的执政危机。

当前,受莫迪政府抗击新冠疫情不利的影响,印度广大民众对莫迪政府满意度直线下降。反观印共(马)执政下的喀拉拉邦,自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爆发以来,喀拉拉邦整体应对疫情措施到位,疫情人数和疫情形势好于印度其他各邦,这对印共(马)和整个印度左翼政党选情有回暖效应。莫迪政府持续应对疫情不利,民意的改变将促成印度左翼今后在地方(乃至中央)议会选情呈现“V”型反弹上升趋势。若左翼政党(联盟)策略得当,不排除左翼政党会扩大地方邦执政机会,这就为三年后印度大选夯实民意基础。

 (四)印度左翼整体强化团结

在2019年印度大选中,印度左翼政党联盟各党派均惨遭失利。而以莫迪所在的人民党为首的右翼政党联盟得益于整体团结,取得选举压倒性胜利。有鉴于此,印度左翼各政党强化了彼此间的团结,在地方议会层面也注重合作选举、共同执政。

在中央议会中,印共(马)转变斗争策略和选举政策,以“温和的民主化方案”代替一贯的“暴力反对”,加强与印共合作的同时,把国大党视为中央和地方议会中合作的战略伙伴。2020年10月,印共(马)与国大党在内的各党就2021年西孟加拉邦议会选举达成合作协议,国大党与印共(马)等左翼政党结盟。

在地方议会中,印共与印共(马)加强合作,同时与地方性政党开展合作,相互配合、共同参选、共同执政,合力从人民党手中夺回地方议会执政权。2020年11月,印共、印共(马)与地方性政党“全国人民党”在比哈尔邦议会选举中结盟,获得110个席位,仅比人民党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少14席。对此,印共总书记K·纳拉亚纳(K·Narayana)表示,比哈尔邦选举表明左翼阵线在全国范围内的力量正在增强。

 (五)“纳萨尔派”影响范围有所回升

当前,“纳萨尔派”活动范围遍及印度近40%的国土,其中北起尼泊尔边境,南至印度安德拉邦南部山区的势力范围被称为“红色走廊”,并且一些地方已经具有“解放区”雏形。“纳萨尔派”控制印度领土面积接近92000平方公里,成员发展到五万余人,其中武装人员两万人。

本文转载自“白昃研究”微信公众号2021年11月15日文章

原标题为《宗蔚 | 印度左翼势力基本状况与新动向》

作者宗蔚,为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博士研究生,红河学院国别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作者王嘉嵘,西南政法大学白昃战略研究院研究人员;

作者李正,为西南政法大学白昃战略研究院研究人员

本期编辑:穆祎璠 郭欣雨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