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前我对人口问题的认识

现在因特网上每天跑出来的新的新闻90%是英文的,所以西方这个Media的力量,也叫话语权的力量,甚至超过它物质性的力量。

这是一个方面,就是它很强大很强大,但是另一个方面它确实又很危险很弱,因为它人少,而且正在迅速地变老。

就是欧洲,欧盟27国它的平均社会年龄是多少?已经到44岁了,日本的社会平均年龄已经接近46岁了。

美国当然非常年轻,美国的国家因为它移民多,美国平均年龄32岁,比我们中国年轻,我们中国已经接近36岁了。

如果我们中国不改变一胎化政策,马上改变,大概10年以后,我们就会面临新的人口危机,完全是一种劳动力短缺的危机。

所以我是走到哪都呼吁马上改变,趁着还有一部分年轻女孩子愿意生孩子,你赶紧改变啊,10年以后你给她多少钱人家不生了。

这是题外话,我们已经接近36岁,这是什么概念呢?多年以前美国哈佛大学有个教授叫萨缪尔·亨廷顿,这个人非常优秀,但是他也提很多有争议的观点。

亨廷顿他提了一个文明冲突论,在冲突论里面他有一个论断,就是说对于一个国家来讲,社会平均年龄如果超过了36岁,这个国家就不会打仗了,你可能很有钱买很好的武器,但是没有家庭父母愿意把孩子送到军队去打仗去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