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徐开骋:不把“霸总”当标签,在甜宠剧把握直男“分寸感”

作者:阿Po

徐开骋作为演员,最让人无法忽视的,就是他187cm的大高个和棱角分明的周正面貌,这是许多言情小说偶像剧的男主角标配,所以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甜宠剧在逃霸总,也时不时会被“抓”回去出演一下这项“老本行”角色。

500

几乎是在十年前,他本是以阳光大男孩角色出道,中间经历着几乎每个演员都的角色变换,只不过正好在甜宠剧最当道的年月里,以《奈何Boss要娶我》的“霸总”凌异洲成就了一次戳到观众“苏点”、令人印象深刻的个人代表作品。直到上月播完的古装甜宠剧《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下略《国子监》),外界都会直接以“霸总”的标签简单明了形容他在剧中的角色。

但徐开骋本人其实是并不排斥这类“标签”的,他反倒认为演员可以先凭标签获取一种认知度,人永恒地在运动,而后的每一步都可以靠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去打开新的局面、新的认知。

500

就像观众在看剧之前可以粗略地将一些剧和角色的类型贴上常见的标签,可是真正看进去了之后便能感知到角色间的不同。那么前提也必须是演员自己可以从表演的时候就能明确提取每个角色独有的魅力并将其放大,这便是真正考验功力的地方。

国子监堂上的晏司业晏云之,和大理寺卿青墨染、君武圣子君临渊,都不同,徐开骋逐渐在一次次“实战”中找到了自己的演员方法论。

“我在《国子监》里当捧哏”

出道将近十年的徐开骋,直到2019年秋天开拍《且听凤鸣》之前,都基本上算是没拍过什么很正式的古装剧。不过演员这个职业经常有一种近乎“玄学”的惯性,你拍了一种类型的剧,接下来就会一直有许多同类型的接连来敲门,《国子监》就是他去年夏天在横店拍摄《斛珠夫人》的时候遇上的。

演员与角色的缘分,总是从双箭头的选择开始。

比如《国子监》这么一部多是95后、00后演员的剧,找到了当时适逢而立之年的徐开骋,就是希望通过他年龄上的成熟和样貌气质方面的周正,出演晏云之晏司业这名老师,可以压一压年轻的学生们。

500

又比如徐开骋本人,难得地接触了加入更多喜剧成分在其中的轻松题材,加上对手戏演员是在轻喜剧方面已经很擅长的赵露思,于是平日里就是开开心心大男孩儿的他,自然不多犹豫。

有了想尝试的心,就要很快踏出那步做决定,不要错过机会,即便真正演起来的时候或许会发现自己和角色没那么相似,可这正是对于演员来说最具挑战的职业魅力。

“我和晏云之能有6分相似吧,也就是三观方面,对于教书育人的态度,对真相的追求这些,其它的都不太一样。”但在他看来,三观的契合是重点,是演员对角色最核心的认同。

认同之外的挑战诸多,先是要从《斛珠夫人》这样一个相对沉重的剧里,一名胸有城府心有格局的王的角色,立刻跳转到一名春风化雨的国子监老师的角色,短时间里尚且有些困难,举手投足之间的一些眼神甚至一个转身,都还不经意地保留了上一个角色里的王者气度,这便需要和导演共同去调正。

500

如何从《斛珠夫人》的帝旭一角跳出来?又如何与之前自己拍摄过的古装甜宠剧加以区别?他的方法论,是从人物背景和人物关系出发。他演过专注查案断案的官员大理寺卿,演过仙侠中的贵族圣子,演过气度非凡的一国之君,老师还是第一次,老师有老师的稳重和更多束缚,需要收起他自己性格里许多本源的东西。

“我平时就挺爱搞怪的性格,现场看到大家玩儿得那么轻松欢快,我有时候也会忍不住,花絮里也经常笑场,很难抑制。尽管司业有他自己比较专属的幽默,但相比其他人来说,他更多的还是要压抑自己,先把为人师表的样子做好,所以我从开机就会去看那些学堂里挂的夫子画像,学习他们的体态还有礼仪,刻意把晏云之往那个方向推。”

500

有些角色是可以融入自我的表演,晏云之则是徐开骋需要脱离自我的表演。变成老师,变成轻喜剧的主角团里要端着架子正经起来的人,然后和对手演员共同完成轻松气氛的表达。

“我在《国子监》里更像是一个捧哏,起到衬托大家的作用。”

幸好剧情走过三分之一,师生关系“变质”,晏云之与桑祈走到了另一层恋人的关系中,徐开骋也可以“趁机”与桑祈单独相处时逐渐放下老师的架子,融入故事基调里的轻松氛围,和对手演员们共同创造一些捧腹的情节。

500

“有一场我和卓文远闫小郎一起被桑祈塞进床底下躲起来的戏,那个我演起来就比较舒服,因为晏云之很怕被抓包,他的那种局促感,可以让我释放一些自己的东西出来,不用一直端着了。”

轻喜剧最好玩儿的地方无非是自然释放后达成笑料,有群策群力也有临场发挥。

500

有一场戏剧本里就写着“桑祈背起了晏云之”,但等到演员就位试戏,160cm的赵露思哪里背得起187cm的徐开骋?结果两个人一来二去就直接玩儿了个纯搞笑的方式。这些反而都是他自己特别喜欢的。

“除了Jim Carrey那种对面孔表情控制得非常厉害的喜剧,其他各种各样的喜剧我都绝对没问题,我知道的,只是因为大家现在看到的角色可能不适合喜剧,演员需要尊重角色。

500

接过了一次挑战,得到了一次体验,徐开骋依旧信心十足,“如果下次还可以遇到类似的这种角色或者题材,我一定会拿捏得更好。”

“我在表演过程中螺旋式上升”

“得心应手谈不上,但心理障碍是没有了。”三年时间,凭着贴脸霸总的外形竟然也拍了不少甜宠剧,有狗血梦幻,有轻松搞笑,当初在拍《奈何Boss要娶我》时看见剧本还直呼“害羞”的男人已经捋清了自己的一套做法。

观众总以为甜宠爽剧拍得应该是比更多严肃沉重题材来得简单,殊不知演员的专业知识反倒掣肘于他。

500

甜宠给人梦幻感,梦幻感一定程度地与现实有距离,他看见剧本时总想把每一个情节都贴着现实去思考,好像并不那么通顺,“大直男”为此迷惑过一段时间。后来也是实践得多了,终于理解那些甜宠里营造出梦幻感所需要用到“直给”的情节,有时候并不需要强逻辑的推动,反而拿捏好了如何将故事控制在一个适当悬浮的分寸感上,才是这类题材所独有的风格。

所以才有了像是从晏云之的夫子身份设定去追踪人物的逻辑依据,虽然他始终认为作为演员还是很难改掉对故事逻辑的严密思考,但根据不同的剧种题材去调整逻辑的松紧程度,也是一种专业的体现。

500

“演员还是得有些好的习惯去坚持。”或许说的是对剧本逻辑的执着,又或许说的是对不同故事题材和角色类型的尊重,当然还包括他所记得的刚入行时,进片场首先会向所有人问好打招呼的习惯。

他到现在还会记得,那个时候的徐开骋特别紧张,对着镜头不知道要表现什么,导演安排他的第一个镜头是以暖男的笑容为女生送花,他也只是完全照本宣科,甚至丢失自我、笑到僵硬。可是向全场所有工作人员虚心学习的谦恭态度不可以忘记。

“片场永远可以学到新的东西。”

500

去拍《深夜食堂》,即使是客串,也被黄磊老师饰演的食堂老板与每一位将要产生对手戏的演员讲戏所打动,就算当下很短的时间里没有办法立刻吸收再反馈在表演上,可是只要日常去琢磨,久而久之自然消化,以后的表演也能得意于此。

“我最近刚拍完的《警察荣耀》,丁黑导演,景春哥(王景春)、赵阳哥、宁理哥……那么多好演员好同事,他们没事就在聊戏,提前聊,拍摄聊,大家一起聊,这种氛围就是受益匪浅的。”

500

每一次的受益匪浅都是一次精进,还有如《斛珠夫人》里帝旭这样有很大心理缺口,带着极端、沉重、复杂东西在里面的角色,一旦沉浸进去,有压力,也非常舒爽。

也就是从去年5月拍《斛珠夫人》开始,再拍《国子监》,最后直到今年4月的《月昭记》杀青,徐开骋在横店整整呆了一年,每天都在超长时间待机工作,每个周期也很长,“当然是会非常累的,身心俱疲。”但能把喜欢的角色啃下来,做出自己满意的效果,也是一种痛快。

500

“我最享受的状态还是对自己刚拍完那场戏觉得很满意了,就能收获比较久的幸福,并且变得更加的自信,那个时候会我觉得整个状态包括演戏的也会有几个台阶的进步。如果说觉得自己演得不好了,从心态上来说又会退一两步,我大概在表演过程中一直都是这么进进退退在螺旋式上升的吧。

幸好,他始终都是个快乐打工人,只要给他一个月的休息时间,如何疲累,都会自然而然地治愈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