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聚在一起聊什么?还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500

  作者|顾    韩

  编辑|李春晖

  随着女性意识逐渐觉醒,女性议题成为长期热点。相关的影剧综接连上档,并不可避免地走向内卷——或者在阵容上加码,或者在内容上“抓马”,以求破壁出圈。

  然而,真的只有下猛料这一条路吗?下了猛料就能催生出好的女性内容吗?当然不,近期便有一档女性综艺提供了完全不同的思路。

500

  《姐妹们的奇幻沙龙》是一档新时代女性互助真人秀,由景甜、林允等明星主理人打造经营一所女性沙龙,从外在造型、情绪疗愈、社交娱乐等多维度入手,助力女性在人生重要时刻突破自我,展现更好的自己。

  按硬糖君的理解,可以算是女性版、综艺版的《甲方乙方》吧。自9月9日播出以来,《姐妹们的奇幻沙龙》在前七期已接待近百位顾客。而在今晚(10月25日)更新的第八期、也是最后一期中,主理人们决定举办一档限时共创的女性影像展,不再坐等顾客上门,而是主动发出邀约,为女性提供一个发声与交流的场所。

500

  2021年最火的概念莫过于“元宇宙”,“共创”是其基本价值观之一。当然了,它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在文创领域,共创模式引发关注还要更早。简单来说,共创就是区别于传统的个人创作、改由多人协同完成一个内容产品的新型创作模式。

  《姐妹们的奇幻沙龙》选择了星素共创的玩法,可以说颇得共创之精神趣旨——明星主理人经营沙龙为框架,素人顾客们的经历、节目播出后的舆论反馈则为其填补上血肉,多方共同造就了这档节目。

  而故事最后的影像展,既是对全季的一个总结回顾,也将女性互助与内容共创双双提到了一个新高度。

  一百位女性的一百个关键时刻

  内容领域内卷难免会出现盲目跟风爆款的情况,具体来看,最近这轮女性综艺热潮遇到最多的质疑就是:堆砌明星,脱离现实。

  诚然,女明星也是女性的一员。不过,明星的特殊工作难以令普罗大众代入。而一旦想要拉近距离、激发共情,又只能在婚恋家庭等私人生活场景上做文章,终究与现实世界联系不深、不广。

  2019年《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统计监测报告显示,在我国,高等教育女生占比超过一半,女性在全社会就业人员比重持续保持在四成以上,这才是真正的现实。

  毋庸置疑,女性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生存的面貌是越来越多元化的。而《姐妹们的奇幻沙龙》,顶着一个貌似梦幻泡泡满溢的名字,实则在选题上努力去覆盖了各种各样的当代女性,以及不同女性不同的重要时刻。

  沙龙累积接待顾客近百位,每期详细展开讲述的有三四位。年龄上来看,有些青春正好,有些已华发渐生。所处的人生阶段也是多种多样,有些正徘徊在婚姻殿堂门前,有些突破观众对95后的认知、早早组建了家庭,也有些打破常规的人生路径,大胆辞职看世界,活出了不一样的人生。

500

  当年流行语的主人公在节目上分享了后续经历

  事业上,她们各自攀登到不同的高度。有的刚刚走出象牙塔,面临择业问题;有的三十而立,正在考虑转行或者开辟新技能,主动突破瓶颈;还有的选择了离开大都市到农村创业。

  给硬糖君留下印象最深的是第五期到来的“马姐”。现年59岁的她一身黑衣短发干练,气场惊人。三四年前,她因为女儿分享到朋友圈的照片意外被发掘成为了一名平面模特,如今又希望参与一次试镜,重拾演员梦想。无惧年龄、勇敢追梦的态度打动了在场所有人。

500

  而更为难得的是,节目选择的素人千姿百态,却并没有恶意消费对方博热度,也没有区别对待、预设褒贬。乘风破浪的职场女强人也好,上门是为了求解婆媳相处问题的年轻女孩也好,甚至于四孩家庭的全职妈妈,在这里得到的都是同等的尊重与倾听。

  明星、素人谁帮谁,还真说不清

  《姐妹们的奇幻沙龙》调性之所以如此love & peace,与其节目设置有关。或者说,一早就写在了节目名里:姐妹们、沙龙。不是像棚内综艺一样隔空观察,而是让明星作为沙龙经营者直面素人,开动脑筋为其解决问题。

  景甜、林允都是我们熟悉的演员。前者不算综艺常客,在节目中卸下了司藤的女王范儿,凭演员的共情能力当起了知心大姐。后者作为半个美妆博主,在主理团中担当美丽顾问,还能上手为顾客改妆。

  两人非专业的身份让节目少了一份居高临下,多了一份平等亲和。林允会和顾客聊起护肤话题,景甜提及被长辈催婚或者自己对结婚生子的憧憬,也与生活中的女孩无异。相比理性的剖析指点,或者提纲挈领的上价值,她们给顾客的反馈更像姐妹之间的“夸夸”——可是,谁又能否认“夸夸”的价值呢?

  节目既见证了素人们的自我和解、重要时刻,也见证了明星主理人们的变化。第一期中,几人不仅彼此之间还不熟悉,对于如何接待顾客也没有头绪,出现了一些冷场尬聊的“名场面”。而越到后来,大家业务越加熟练、配合越加默契,也时而心生感悟。

500

  可以说,星素双方不仅共同创造了节目内容,也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共同成长。

  特别是最后一期中,最感人的部分莫过于之前几期的素人顾客回到沙龙,带来故事的后续。比如第二期在沙龙成员的帮助下举办求婚仪式、让景甜当场感动破防的情侣,本期再次贡献了朴实真挚的告白。

  事实上,这一期不仅举办了影像展,晚上的party还有这样一个环节,即以开放匿名的形式分享之前在线上以及当天征集到的女性心事,由在座所有人群策群力,互助答疑。

500

  面对“因普通而不自信”的困扰,义肢女孩李俊漩主动分享了自己直面缺陷、笑对人生的经历,给屏幕那头的陌生女孩以鼓励。面对是否要因为父母的“不放心”而加快人生步伐的困惑,创业妈妈周小溪也从母亲、女儿的双重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告诉对方母亲的最终目的是希望女儿幸福,而不是表面上的脱单。

  长久以来,女性都面临着在家庭与工作、家庭与个人之间进行权衡的问题,但现代社会给了人们更多选择,结婚生子不再是必选项,而新一代女性正兴奋又忐忑地适应着这一切。有“姐妹”匿名提问道,“别人的人生排序都是父母、孩子、恋人甚至工作都在自己前面,而我只想把自己放在第一,这有错吗?”

  一位曾参与2020年抗疫活动的护士邱爽分享了她的故事,她将自己作为医护工作者与党员的职责放在了最前面,瞒着家人朋友奔赴前线。在她看来,把完成个人追求放在第一位并不是自私,“只有把自己照顾好、爱自己多,才会帮助到大家爱更多的人。”

  《姐妹们的奇幻沙龙》致力于讲述女性故事、挖掘女性力量,提供给女性一个为自己发声的平台。最后一期让出更多话语权、将麦克风彻底交给素人,可以说是一个与节目调性十分相符的梦幻收尾了。

  向现实开放,与社会共创

  共创精神不仅体现在节目内的星素交流共创,更体现在节目之外。正如之前所说,从选题上,《姐妹们的奇幻沙龙》便积极反映社会现实与时下热点,而每一期节目播出后,根据不同的主题与主人公,都会提炼并向广大网友抛出一些互动话题,并由艺人在社交媒体上跟进表达,加以引导,邀请更多网友参与到讨论中来。

  比方说,在近年的脱口秀热潮中,有许多女性脱口秀演员大方走到台前毒舌吐槽,一反传统规训,展现出女性的别样面貌。节目第三期也有一名脱口秀演员王苹果做客奇幻沙龙。

  遵从职业属性、谈吐大方有趣的她很快赢得了主理人们的好感,不过她也直言,这份幽默感也让她在相亲恋爱市场屡遭滑铁卢。“发现他们(男生)不是不喜欢我,他们只是喜欢和我做兄弟。”相关话题在当晚登上微博热搜,许多情感博主或者普通网友参与进来发表观点,话题阅读量高达1.6亿。

  有些话题更加普世,如第二期抛出的#对父母报喜不报忧正确吗#,令许多在外打拼的年轻人深深共情,也有一些博主是从父母角度出发看问题,或者以更加理性的态度提出了不一样的答案。

500

  也有一些话题相对温和,如第七期的#童年的农村记忆有多难忘#,一下勾起了许多网友的分享欲望,甚至有一些蓝V参与进来,晒出当地金秋时节的美图。

  可以说,网友在讨论中自发贡献的观点经历、所见所闻也都是共创的一部分。更为难得的是,节目某些片段的辐射范围已经超越了娱乐节目的观众,而是引发非娱乐媒体的跟进报道,起到一定的社会效益。

  今年3月18日,人社部会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了18个新职业。互联网营销师、电子竞技员、调饮师等越来越多的新兴职业开始受到社会的关注和认可。《姐妹们的奇幻沙龙》第四期便是95后新兴职业者特辑,包括密室NPC、职业收纳师与殡葬管理员。

  她们向主理人们吐露了这些职业背后的苦与乐。比方说,密室NPC胡诗涵一个月要演出150场。长期沉浸在角色里,她感觉“自己”在生活工作中占据的空间被挤压得越来越小,困扰于如何抽离。殡葬管理员吕朋欣一方面衷心喜爱这个“能感受生命温暖”的行业,另一方面也要面对旁人的有色眼光,甚至亲朋好友的不解。

  与她们的接触让景甜发出了“没有人规定人人都要长成玫瑰才算成功”的金句,而更重要的是,节目让更多人了解到了这些新兴职业,让这些职业的从业者也倍感暖心。

500

  总而言之,女性的问题绝不只影响到女性,也绝不应当仅有女性去关注,而是值得全社会的重视。相应的,女性题材也是看似垂直,实则大众的不能再大众的选题。《姐妹们的奇幻沙龙》便做出了一个良好示范,它不尖刻、不封闭,而是以开放包容的姿态去展现女性的美好与烦恼,最终以共创的方式实现了与现实的强联系。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