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息表“逼疯”互联网人

500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李秋涵 唐亚华 邹帅 宛其 王敏

  编辑 | 邹帅

  最近,一张覆盖1300余家互联网公司作息的表格在网上疯传,不仅给出了上下班时间和一周上班天数,还细致到午饭/晚饭时间、周三周五是否特殊、是否要写周报/日报,上线仅3天,该文档的浏览量已破10万。

  这份表格由大厂员工自行填写,根据表格里的信息,他们基本很难按时下班,早10晚9是常态,就连周五都有可能是加班最严重的一天。具体到各家公司,腾讯、阿里、字节、美团、百度等大多是早10晚9,京东、华为还要多出一小时,早9晚9,工作12小时。拼多多虽然只有寥寥几条记录,但也是晚上9点到11点才能下班。

  这份表格只是一个缩影,事实上拥有不规律作息的互联网打工人不在少数,上下班时间背后,还有无数说不出来的情绪、病痛和自我怀疑。

  我们找到几位互联网打工人,掀开他们极端的时间表,和他们聊聊那些很少提及的无奈。变得憔悴和情绪化自不必说,还有的人一天只吃一顿饭,有的人生理期一直不正常,有的人心脏发出报警信号,有的人甚至无奈地说:已经做好了猝死的准备。

  在互联网大厂打工,一定要牺牲正常的作息吗?

500

  一个月每天只吃1顿饭,

  半夜12点还在汇报工作

  叶枫 | 36岁 互联网行业

  我之前在某垂直赛道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那段经历让我意识到不规律的作息有多磨人,更何况这种作息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

  那家公司每天要开很多无意义的会,再加上手里的工作,根本忙不过来。有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我基本上每天只能吃一顿饭

  午饭时间经常被占用来开会,工作时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有一次领导还因为约中午12点开会被怼了,技术负责人直接在邮件里回:你觉得这个会议时间合适吗?

  让我直接决定离职的原因,就跟作息有关。

  有次晚上10点半,老板跟我们开会对需求,突然一拍脑袋,让我负责找一些用户先聊聊需求,再推荐产品。其实那本不是我该负责的工作,时间也到了用户群体在集中休息的时间,他没说什么时候要结果,但当时说完我还是立刻去执行了。我找活跃用户挨个私信,一直私信到APP已经判定我在“骚扰”用户了。

  结果晚上12点多,老板突然在群里艾特我,情况怎么样了?给我汇报一下。我一五一十汇报完,他才满意。他完全不考虑你的工作时间,也不考虑这个任务到底归谁,也不考虑会不会打扰用户,说完了就要你马上做。

500

  来源 / Unsplash

  当时那个项目,定了3个月要达到DAU(日活跃用户数量)30万的KPI,最开始我们评估这个项目不能接,客户的需求我们平台远远达不到,但老板还是执意接了。整整三个月,有个部门每天晚上1、2点开始开会,一直开到大早上。老板年纪大一点,他会说,“都这么晚了,我去睡觉了,7点你们叫我,看你们开到怎么样了。”然后其他人就接着开。

  3个月到了,DAU完成到28万,离KPI只差了2万,但老板不满意,说砍掉就砍掉。

  很多项目,老板其实都没想明白,开始得莫名其妙,结束得莫名其妙。到了员工头上,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意义的消耗。

  其实我对“加班”和“作息不规律”并不完全持否定的态度,但前提是要“合理且有效”。

  我的再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传媒公司,算上周末、中秋、国庆、圣诞、元旦,6个月一天都没休息,天天加班。当时朋友们约我玩三国杀,我一直放鸽子。终于有一天挤出一点时间去了,玩完一圈下来,再轮到我出牌时,我居然睡着了。但我不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辛苦。

  我朋友看我这么忙,都问我:“你图什么啊?”其实很简单,如果工作有明确的目标,付出的时间成本最终有价值,这样的加班我觉得就是有意义的。

500

  连续上大夜班,

  凌晨3点还得找人做直播

  杨帆 | 26岁 某大厂新闻编辑

  我做过两年某大型门户网站的新闻值班编辑,这其实是一个古老的互联网职业,现在也叫运营。这个岗位一天三班倒,其中的通宵班我们叫大夜,上班时间是晚上10点-11点到第二天早上7-8点

  我们当时是全部门人轮流,每个每月上几天。上大夜的工作主要是推送一些晚上发生的国内新闻和海外新闻,也需要抓取一些文章。大夜班每个班会有100多块钱的补贴。

  晚上遇到突发是最痛苦的,除了推稿子,有时候甚至还要做直播。有可能凌晨3点突发新闻,我们就得立刻打电话把同事叫起来,大家临时去找人做直播。

  这个工作长期做,身体就会出问题。后来有一些女同事陆续反馈自己内分泌失调、经期紊乱等,领导就批准女生不值夜班,我们男生上大夜班的次数就越来越多。

  最多的时候我连续上过三个大夜。上完之后,头晕晕乎乎的,心脏不舒服,有一点喘不上气来,甚至感觉到恐慌。而且,作息乱了之后,白天也最多只能补4-5个小时觉就醒了。

500

  来源 / Unsplash

  这个岗位薪资也就1万元出头,对健康损害又很大,所以它是一个性价比很低的工种。我们这个部门人员流失率非常高,有时候因为招不到人,组长都得值大夜,“白加黑”上班。

  后来我也扛不住要求调岗了。我现在是弹性工作制,工作节奏大概是早11点到晚11点。我下班晚的原因是,有时候觉得回家也是一个人,待着很孤独,在公司还有一些人气。

  我当前公司的加班工时不是系统自动计算的,需要给领导打申请,领导通过后才给算加班费。公司最近在节约开支,要求压缩加班费支出,从部门到小组一级一级往下压。所以我们都不太敢提加班,担心给领导添麻烦,耽误个人绩效考核

  这样的作息倒是也有个好处,错峰上下班能节省点通勤时间。现在我就把个人时间调到早上,7点起床10点出门,中间有三个小时我可以做早饭、浇花、看书、看剧。

  我能接受有价值或工资给到位的加班,但性价比低的岗位不值得留恋。

500

  提离职时,领导说

  “以后早点走呀,十点半就可以下班”

  Stella | 24岁 MCN公司

  我在一家MCN公司做短视频后期,作息时间10:00-02:00,一个月工作日30天,我坚持了6个月。

  那时候我还是实习生,只有日薪一百多块,但是要和正职一样背着恐怖的KPI,一天产出一支视频,一个月加起来的播放量还有要求。我们收到完整的素材已经下午三四点了,成熟的老员工加班到12点是常态,我一般凌晨2点左右下班,但也不一定做得完,如果第二天上午发布的话,还要早起。

  正常的工作时间是早10晚7,之前也有同事八九点就走了,领导看见了之后就会问:人呢?后来大家也不走了,因为KPI是永远完不成的。

  那时候我还没正式毕业,学校里有很多事,群里的消息我都看不见,同学打电话催我,我才赶快让男朋友帮我填,在极限时刻之前交上去。

500

  来源 / Pexels

  那几个月我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连吃饭都觉得是浪费时间,都是挑个快速餐带到工位上,扒拉两口就干活,像做贼一样。有一次,我家小狗生病了,我提前到晚上12点下班带它去宠物医院,凌晨4点才回家,然后还是照常起床10点到公司打卡

  当时选择这家公司是看中了大平台,抱着年轻人就是应该在职场磨练自己的心态,咬牙坚持下来了。而且转正后这家公司的薪酬算不错的,比同类公司要高50%,周末加班还有双倍工资。

  萌生辞职的想法是因为身体出了问题,连续三个月没来生理期。我去医院拿了药,医生说正常吃一个星期就差不多了,但是我吃完了又继续开,好一段时间才恢复。

  除了明显的身体问题之外,我那时候的情绪也不稳定,工作之余基本不说话,经常发呆,或者无缘无故就哭了,如果不是及时离职,说不定心理真的要出问题。

  跟领导提辞职的时候,我坦陈是因为加班连轴转熬不下去,她跟我说:以后早点走呀,10:30就可以下班。我当时想,10:30下班,已经是一种恩赐了吗?

  刚进这家公司的时候我干劲十足,想着一定要做出一些好内容来,结果磨了半年下来,我只有一个想法:活着不好吗?

  休整了一段时间我入职了一家作息正常的公司,早10晚7,周末双休。以前我特别讨厌上海,觉得上海就是冷冰冰的高楼大厦,现在下班的时候我慢悠悠地往地铁站走,天刚刚擦黑,看着夜幕下的老洋房、小弄堂、单车道,我还跟朋友感叹,原来上海这么美。

500

  我的工作7点前就做完了,

  但要留下“陪开会”到10点

  阿汴 | 24岁 数据分析师

  我曾在一家一线互联网公司做策略运营。因为公司不打卡,没有明确的上班、午休和下班时间,而且最开始的半年因为我是应届生,给我的工作量不多,难度也没有很大,那段时间晚上6-7点就能下班。

  无序的生活是从下半年开始,我被转到公司的一个新业务部门。初期,整个部门数据体系不完善,加上领导的策略执行和规划能力也不强,以至于像我一样的一线员工工作时间被拉长。

  那段时间的工作节奏基本是早上11点到晚上22点,但其实到晚上7点前所有工作都可以结束了,但又会因为很多无效会议放在晚上8点半之后,我的职位又需要随时待命提供一些会议所需要的数据,就常常被要求留下来。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划水摸鱼。

500

  来源 / Unsplash

  很多人觉得,我们加班有加班费,但实际上,付出和得到是不成正比的。我就是不愿意牺牲个人时间多赚那点钱的人,在我看来,大多数同事也不是为了钱在坚持,都是因为相信了“精神上的饼”。

  长期待命的工作,导致我整个人的生活逐渐紊乱,脾气也变差了,甚至会怀疑自我的价值。我和同事们交流了我的不适,才发现大家都是一样,有的人比我更紊乱。

  我也尝试过调整,比如按时上下班、平衡工作和生活等,为了改善皮肤还一度买过很贵的护肤品,但领导们还是会在极限时间里要求产出量,作为下属,都是生活被工作牵着走,加班熬夜的生活并没有改善。

  目前,我转去了一家二线互联网公司做数据分析师,但离朝九晚六还有双休日的节奏还很远。最近,我已经在考虑是否要考公务员了。

500

  除了入职当天就没准时下班过,

  做好了猝死的心理准备

  林陆 | 27岁 某大厂运营

  从事互联网行业四五年,我的作息就从来没有规律过。待过的几家公司工作强度一家比一家高,今年6月刚刚进入的这家大厂工作强度尤其高。

  本身我自己的工作量也不小,加上要和各部门沟通配合有时会遇到效率低的问题,总之,过去三个多月,我除了入职第一天就没有按时下班过,经常加班到晚上12点

  就在两三周之前,我还熬夜写材料到凌晨五点,睡了四五个小时又起来接着去上班。国庆七天假,因为要和业务侧对方案,我不得不到公司加班三天。

  有时我也会跟公司同事吐槽一两句,“我太累了”“我好痛苦”,原本我以为同事们会说,“你这么累,要好好照顾自己”,给我一些关心和安慰,但事实上,同事们的回应往往是,“你这才哪到哪儿”“你还不够融入我们公司”

500

  来源 / Unsplash

  确实我身边很多同事工作非常拼命。今年中秋节,有位同事原本打算回老家好好陪陪家人,但领导突然通知有一个工作着急推进需要出差,这位同事只好赶赴外地,在中秋节的晚上才赶晚班机匆匆回家和家人见了一面。

  由于多年加班导致不规律作息,我的身体早就出现了问题。两年前我就经常感觉到自己脊柱不太舒服,还引起了一些并发症。去看医生,医生建议,“要尽量少熬夜、少用电脑”,但我知道,在当前的工作状态下,我很难做到这几点,所以我已经做好了可能会猝死的心理准备

  很多人觉得,在大厂加班多但也收入高。但于我而言,所谓收入高,也不过是跟上一份工作比多了一些而已,而一想到自己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了在工作上,就会感觉收入其实不算高。

  有的人建议我选择一家工作相对轻松,加班不那么严重的公司,但我很坚定自己一定要留在北京,内心深处还是想在大厂坚持下去。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是年轻人,还有时间和精力继续奋斗,而且在大厂,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加班,我都能在物质、能力、视野等方面得到提升。

  大厂需要螺丝钉,但是大厂可能不差你这一颗螺丝钉。既然还没有想过要离开大厂,那我就只能接受大厂的规则了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