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诸国绷紧了神经!『恐攻』?挪威「37岁丹麦弓箭手」无差别杀人事件,5死

挪威首都奥斯陆西南方70公里的小镇孔斯贝格(Kongsberg),13日晚间发生一起重大攻击事件。此一案件,也是自2011年挪威「布雷维克事件」的恐怖攻击后,死伤数最高的单一刑事案件。

​「凶手持长弓、大刀四处砍杀,是37岁的丹麦籍男性居民...其余案情无可奉告。」挪威首都奥斯陆西南方70公里的小镇孔斯贝格(Kongsberg),13日晚间发生一起重大攻击事件。

一名动机不明的凶徒,突持长刀与弓箭,衝入镇上的超市无差别杀人。儘管在挪威警方的紧急动员下,犯案凶手在半小时内就被制伏活逮,但整起事件却造成至少5人死亡,包括警察在内的2人重伤——此一案件,也是自2011年挪威「布雷维克事件」的恐怖攻击后,死伤数最高的单一刑事案件。

截至10月14日清晨为止,挪威警方都仍以「调查行动仍待釐清为由」,拒绝进一步对外说明包括凶手身分、死难者名单、攻击嫌疑动机...等案情细节,仅透露歹徒是一名37岁在地的丹麦籍男子,并强调「不能排除『恐怖攻击』」的可能性。

由于挪威政府即将于本周四政党轮替,在内阁变天的前夕突逢重大刑案,对挪威政坛与社会舆论也造成了莫大衝击。特别是过去20年来,挪威本地屡屡遭遇「伊斯兰激进主义者」与「极右白人新纳粹」的多重恐攻威胁。因此,本回莫名其妙却又极为骇人的小镇杀戮事件,也再一次唤起了欧洲不安的政治情绪。500

案发现场射在墙上的箭。 图/欧新社

事发的孔斯贝格是位于南部、居民只有2万4,000多人的宁静小镇。长期以来,孔斯贝格就以大学城与大型国防工业「孔斯贝格集团」 (Kongsberg Gruppen)的企业总部闻名。

但除此之外,地方一直颇为平静,在弓箭手袭击事件发生前,也没有侦测到任何特殊的威胁警报。

孔斯贝格攻击事件,大约发生在13日晚间18点13分,一名手持弓箭与大刀的不明男子,突然攻入地方的Co-Op连锁超市,接着就在市场裡大开杀戒。

根据挪威警方的说法,持弓的凶手似乎是在超市货架中「狩猎杀人」,所幸超市内刚好有一名休班警察出面与歹徒对抗,报案电话才能迅速引发警方的缉凶动员。不过由于凶案发生的现场,是狭窄的室内空间,凶手的行为又令人难以想像。因此不仅超市内的休假警察遭到凶手持械重伤,整起案件更至少5人当场死亡。

凶手在超市内施暴后,随即与大批挪威警力展开城镇追捕战,过程中警方不仅急令全区警察「配枪出勤」,追捕时更一度开火。最后,在同日18点47分左右,挪威警方才成功「活逮」凶手——但谜团至此,案情仍因挪威警方的「案情保密」而更为不明。

警方表示:被捕的凶嫌是一名37岁、长年定居在孔斯贝格的丹麦籍公民,但除了国籍、年龄与性别之外,挪威警方却拒绝进一步说明凶手身分。同时,根据《挪威第2台》的实况报导,这名37岁的凶手遭警方「鸣枪逮捕」后,对案情交代极不配合,目前该员已被扭送德拉门看守所等待进一步调查。

500

右翼保守派领袖瑟尔贝克(Erna Solberg,右)和司法部长在攻击事件后召开记者会说明。 

图/法新社

不过挪威发生的攻击事件,却很快地引发了北欧诸国的「高度紧张」与同步追查。

这一方面是因为凶手的据称是丹麦籍,身份背景与可能涉及的共谋调查都让各国高度警觉。

二方面则是在孔斯贝格事件过后5小时,瑞典与丹麦交界的赫尔辛堡,也发生了一起「事件不明」的爆炸案与枪击事件,目前已知一名30岁的枪手被警方开火重伤,事发经过与动机不详但有生命危险,因此两起事件是否有所连动?在各方混乱的状态下,也让北欧诸国绷紧了神经。

由于孔斯贝格事件来得极其突然,除了事前全无风险预警之外,事发时机点也正好发生在「挪威政党轮替」的政府交接前夕——在挪威9月中旬的国会大选中,由反对党筹组的中左翼联盟,即将于周四被挪威国王接见筹组新联合政府,而从2013年担任首相至今的右翼保守派领袖瑟尔贝克(Erna Solberg)也将于同日交接下台——因此政权交接的敏感时刻突传重大攻击事件,在混乱不清的同时,亦引发了诸多困惑与疑虑。

「挪威警方并不排除全案可能为『恐怖攻击』...但就现有资讯而论,此事目前还需调查,尚不足以对公众发出定论。」负责指挥缉凶行动的挪威西南警署署长奥斯(Øyvind Aas),13日深夜如此保留地表示。但事实上,挪威警方之所以拒绝「即时公布」案情进展,除了调查掌握度不足的现实压力之外,最可能的原因也是因为「目前尚无法排除其他『共谋者』的可能」。

500

「挪威警方并不排除全案可能为『恐怖攻击』...但就现有资讯而论,此事目前还需调查,尚不足已对公众发出定论。」负责指挥缉凶行动的挪威西南警署署长奥斯(Øyvind Aas)表示。 图/美联社

挪威警方对于「恐怖攻击」与案情进度的语带保留,虽与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的办案风格有着明显差异。但其中所反应的疑点与问题,却也因为挪威近20年来,曾多次同步遭遇「极端伊斯兰激进主义」与「白人至上法西斯主义」的多重恐攻威胁——其中,来自前者的压力主要是ISIS同情者的攻击威胁,但大多数的案子都被警方预先破获,没能造成公众死伤;但来自后者的新纳粹与种族主义攻击行动,却是屡屡得逞,甚至在挪威现代歷史上造成极为痛苦的社会伤痕。

像是本回的孔斯贝格案,目前已是近10年来挪威死伤最严重的单一攻击事件。但前一伤痕,其实就是2011年挪威「布雷维克事件」、共计77人无辜死亡的惨痛记忆。

2011年的挪威炸弹枪击事件,是由白人极端种族主者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所策动的连环恐怖攻击。

当时意图挑起种族战争的布雷维克,先是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政府总部引爆汽车炸弹,杀死8人。一个半小时后,他又伪装成武装警察,趁虚登上了奥斯陆郊区的乌托亚岛,并以「首都遇袭」为由,要求岛上参加工党夏令营的青年男女「集结排队配合调查」,接着再伺机掏枪一一猎杀配合群聚的大批学生。

虽然犯下滔天大罪的布雷维克随后被警方逮捕,并遭判无期徒刑终身监禁,但极端扭曲的种族仇杀不仅震撼了国际社会,其所反映的挪威极化威胁,在此之后也成为难以根除的重大国安危机之一。

在布雷维克事件后,挪威近10年来也屡屡破获「ISIS相关恐怖阴谋」,但类似的白人种族主义者恐攻事件却仍在造成1死两伤的2019年挪威贝鲁姆清真寺枪击案中重现——由于连续几起事件都发生在奥斯陆西南地区,孔斯贝克是单一无关个案?还是与过往阴谋有所关联的孤狼袭击?在不安灰暗的攻击黑夜裡,也让北欧各国惊惧存疑。

500

2011年的挪威炸弹枪击事件,是由白人极端种族主者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所策动的连环恐怖攻击,图为他在法院上以纳粹手势敬礼。 图/美联社500

布雷维克伪装成武装警察,趁虚登上了奥斯陆郊区的乌托亚岛,并以「首都遇袭」为由,要求岛上参加工党夏令营的青年男女「集结排队配合调查」,接着再伺机掏枪一一猎杀配合群聚的大批学生,图为当时混乱的案犯现场。 图/法新社

转角国际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