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最燃彩蛋——钢七连

  有的连因为某位战斗英雄而骄傲,有的连因为出了将军而骄傲,钢七连的骄傲是军人中最神圣的一种!钢七连因为上百次战役中战死沙场的英烈而骄傲!

  ——钢七连入连誓词

  抗美援朝题材的电影不算太多,但经典不少,中国电影工业发展到今天,不能再错过《长津湖》这样的题材,敢把这场战役搬上银幕,确实需要勇气。

  之前听过《长津湖》的主题曲《最可爱的人》,里面有句歌词:

  听那年风雪回响

  传来冲锋号角 多么地嘹亮

  有人用生命捍卫 他心底的光

  那是信仰

  看完电影,我为电影里志愿军战士的义无反顾落泪,这是一种传承了半个多世纪、永远不灭的信仰。

500

  穿插

  伍千里回家了,带着他哥哥伍百里的骨灰。

  伍百里是第七穿插连的连长,七连的第一百六十一个兵,他牺牲于陈官庄歼灭战,淮海战役的收官之战,七连付出了巨大伤亡,以超越连建制的战役性作用荣获集体一等功。

  1948年12月,杜聿明的3个兵团被华东野战军11个纵队包围在河南永城最东边的陈官庄。为了搜集木材建碉堡,国民党军把陈官庄的树都砍光了,老百姓家里的门板、床板也没放过,甚至坟里的棺木也被挖出来用作掩体。

  被围了十几天,杜聿明的二十多万人只能靠时有时无的空投补充给养,很多一天没有一顿饱饭的士兵纷纷投降,七连的新兵牛腾云就趁势俘虏了国军的一个少校团长。

  那天,国军的一个美械团尝试突围,他们的团长站在坦克上鼓舞士气,“你们他妈的不码个上百人不敢进有十个共军的村子,这仗怎么打?我们是精锐团,美械的战车比打小日本时的一个师都多!不要找什么等援兵等大炮的借口,只要我们不怕死,就冲得出去!”

  这位团长刚慷慨激昂完,华野的炮弹就打过来了,他的传令兵撒腿就跑,不是往他的方向跑,而是溃逃,气愤的少校举起枪瞄着逃兵的脑袋打了一个连发,但没人在意。

  远方传来了号声,是解放军的冲锋号,听到号声的少校也开着车加入了溃逃的队伍,他反而冲在了最前头,回头一望,几百个身穿黄棉袄的人已经压了上来。

  拐过一个急弯时,埋伏在黄土岗后面的牛腾云冲了出来,无所畏惧地面对着疾驰过来的吉普,端着枪大喊,“缴枪不杀!”

  少校愣住了,他看出拦住他的是个新兵,但没想到这个新兵居然不躲他的车,就在最后关头猛打方向盘撞在了土丘上。牛腾云冲上来,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自己的俘虏,然后把身上的黄棉袄脱下扔了过去,“换上吧。”

  换上棉袄前,少校看了一眼自己制服上整整两排的经历章。脱了棉袄的牛腾云穿着单衣打了个喷嚏,看着俘虏换好衣服,马上一脸郑重地宣布,“从现在起,你就是光荣的人民解放军了!”

  说完,牛腾云跳上吉普副驾驶的位置,指着前方大喊,“追!”很快,他们这辆美国威利斯吉普就撵上了逃兵们的屁股,晚上赶回七连营地的时候,吉普后面跟着三百多个缴械的老兵。

  战友们瞪大眼睛看着牛腾云,“这家伙不得了,一个人抓了三百多个,腾云驾雾的,你今天是不是抓了个大官?”

  “没多大,不是将军,是个会开车的少校。”说到这儿,牛腾云才想起问自己的俘虏,“我叫牛腾云,外号是全连最长的,叫又腾云又驾雾,你叫啥?”

  “孟烦了。”

  牛腾云拿了块石头在地上写起了字,“梅指导员教我识字的。”虽然费了点儿时间,他还是写对了那三个字,然后笑着说,“你的外号就叫烦啦。”

  给烦啦递上窝头和热水之后,牛腾云找来了连长伍百里,伍百里对烦啦说,“我是你连长,咱这连排行老七,是七连。”

  牛腾云在旁边补充说,“你穿了我们衣服,就是自己人了,记住,七连落了婆娘都不落人。你是七连第六百号兵,我是四百零四号。”

500

  浴血

  1949年1月6日,华东野战军对陈官庄之敌发起总攻,其中有宋时轮、刘培善指挥的三个纵队。

  作为先锋部队,第七穿插连当仁不让地冲在最前面,遇上了敌人倾全力搭建的永备式碉堡群。七连在连长伍百里的带领下化整为零,错开跃进,交纵合击,敌人的重机枪准得要命,再加上战防炮和散兵工事里的火焰喷射器,一夜鏖战,习惯穿插于敌前的七连愣是没有攻下一个炮楼,他们知道,这是场硬仗。

  在又一次冲锋中,牛腾云的一只袖子被火焰喷射器撩了一下,疼得他直哭,胳膊保住了,但他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连长死了,很多兄弟都死了。”

  伍百里牺牲了,他的弟弟伍千里,七连的第一百六十二个兵,火线升为连长。七连经历过很多场硬仗,1947年打孟良崮的时候,全连打没了五十七个人,换来了一面写有“浴血先锋钢七连”的红旗。

  伍千里明白这面旗子的重量,他更知道拿下眼前碉堡群对整场战役的重量,抱着哥哥只剩半截的遗体,他下令了,“穿插、再穿插,以全连之力,誓死切断敌人防御工事间的联系,拿下碉堡群!”

  号声响起,敌人苦心经营,作好坚守一个月觉悟的碉堡群,被七连瓦解,全连阵亡将近三分之一。

  1月10日拂晓,华野攻下了杜聿明在陈官庄的指挥所,乔装逃跑的杜聿明被我军活捉,国民党军三个兵团被解放军歼灭,其中俘虏17.7万人,投诚2.4万人,毙伤6万人,淮海战役至此胜利结束。

  短暂休整后,七连随大部队渡江南下,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

  建国一周年的时候,征战多年的伍千里终于有了回家探亲的时间,他见到了分别已久的爹娘,他要用自己的津贴给家里盖上几间瓦房,来年再给弟弟伍万里说个媳妇,他和老大已经把仗都打完了,弟弟不用再扛枪了。

  但是,美国人打到了鸭绿江,伍千里和七连又要出发了。临走前,弟弟拦住他,说要参军,被他打了回去,“在家陪着爹娘等我。”

  穿着黄棉袄的士兵都回来了,七连整装待发地在站台待命,登车的最后一刻,指导员梅生骑车赶到,伍千里精神抖擞地报数,“七连应到151人,实到151人!”

  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弟伍万里也来了,成了七连的第六百七十七个兵。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在东线的长津湖战斗中,美军历史悠久的北极熊团被歼灭,志愿军第七穿插连执行任务坚决,他们游击攻坚穿插在敌军要害,付出了连史上最惨重的伤亡,全连151人只活下来3个人,这三个年轻人都还没学会七连连歌的旋律,只记住了歌词。

  一声霹雳一把剑,一群猛虎钢七连。

  钢铁的意志钢铁汉,铁血卫国保家园。

  杀声吓破敌人胆,百战百胜美名传。

  攻必克,守必坚,踏敌尸骨唱凯旋。

  回到祖国的伍万里,就像当年一样,带回了自己的哥哥,还有七连不灭的精神。

500

  钢七连

  后来,第七穿插连变成了第七装甲侦察连,每个班都配有最新式的步战车,全连的重装备等于一个炮连加一个反坦克导弹连,再加一个重火力连。

  最重要的是,七连还是那个荣获三次一等功的尖刀连。

  建连五十七年后,钢七连迎来了自己连史的最后一天。

  七连最后一任连长高城站在连队宿舍前面,他想起了七连在孟良崮、陈官庄和长津湖牺牲的一千一百零四名先烈,他想起了那些从尸山血海里爬起来,抱着战友残缺不全的尸体,举着支离破碎连旗的前辈们,他们没有喊胜利喊万岁,他们只是埋好战友包上伤口,跟自己说我又活下来了,还得打下去!

  前辈跟他说,七连落了婆娘都不落人,他对自己的兵说,七连不抛弃也不放弃。

  历经五十七年,七连变成了一个人,就站在这儿,比操场上的房子还高,比那棵白杨树还高,伤痕累累,却从不倒下。

  《士兵突击》《长津湖》的编剧兰晓龙说,没有兵不想家,每走远一步,都心如刀绞,但为了保家卫国,只能一往无前,七连没有胜利,因为还得接着打下去。

  钢七连的原型不是某一支连队,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七个字所代表的信念,因此我们的军队才会不断涌现伍千里、高城这样的连长,雷睢生、史今这样的班长,牛腾云、许三多这样的士兵。

  七连被整编了,但七连的基因传承到了无数个连队,七连的精神永远不灭,就像它的第四千九百五十六个兵许三多说的那样,“七连队列还没有解散!”

500

  END

  本文作者:东木褚,血钻故事高级主笔。

  部分参考资料:

​1、纪录片:长津湖战役

2、廖正国军长谈长津湖战役,朱锦辉

3、冰雪中的英雄儿女,刘波

4、历史的细节:大变局下的生与死,张玮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血钻故事”(ID:xuezuangushi),专注于硬派历史故事,伴你立足中华,勇闯世界。转载授权请联系“血钻故事”公众号。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