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高乐为何能令毛主席另眼相看?

  法国这两天被“盟友”连续在背后插刀,先是澳大利亚撕毁了与法国价值660亿美元的潜艇合作项目,转而与美国合作;接着瑞士也放弃了价值60亿美元的采购法国“阵风”战机项目,转而选择美国的F-35战机。

  法国媒体称之为屈辱,法国总统马克龙则立刻下令召回驻澳大利亚大使和驻美国大使,接着,马克龙推迟了原定于11月份对瑞士的国事访问计划。

  美英澳成立AUKUS联盟后,摆明是针对中国,但却先捅了毫无防备的法国两刀,法国的愤怒可想而知。

500

  许多法国媒体和网友现在都频频提及一个名字--夏尔.戴高乐将军。

  戴高乐将军不但创建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而且坚定地捍卫了法国主权和独立,使得法国成为全球举足轻重的一个国家。

  他已经成为法兰西民族精神的一种像征,法国人每天都要提到这个名字,比如,戴高乐机场、戴高乐广场、戴高乐大桥,包括法国的航空母舰也叫“戴高乐号”。

  在目前情势下,法国自然会将马克龙与戴高乐作比较。

  当年,在美苏两强称霸全球时,戴高乐没有选择做美国的小弟,而是与两个超级大国周旋到底。

  戴高乐身上所体现出来的“自力更生、不畏强权、独立自主、维护国家主权荣誉高于一切”等特质,更是得到了毛主席的欣赏。

  毛主席对当时西方领导人的评价一般都不高,但戴高乐却能令主席另眼相看。

500

  毛主席曾委托英籍作家韩素英带话给“我的老朋友戴高乐”,邀请他来中国,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

  虽说是老朋友,但两位巨人从未谋面,1970年9月9日,戴高乐对即将前往中国的侄女戴高碧(玛丽·科尔比)表示自己很想去中国:自然,我需要接到中国政府和毛主席的邀请……当然,我必须同毛主席交谈。

500

  遗憾的是,1970年11月戴高乐因病去世,直到1973年,法国总统蓬皮杜才替他了却了这个心愿。

500

  1973年,周恩来总理在雨中送别蓬皮杜总统的场景。蓬皮杜是西欧第一位正式访问中国的国家元首,意义非凡。

  法国是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但这一切离不开戴高乐总统和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和政治魄力。

  戴高乐为什么能得到毛泽东的肯定和欣赏?

  50多年前,中法建交就像一枚“外交原子弹”,震撼了整个世界,并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

  然而中法建交之路并不平坦,从1958年互相试探到1964年正式建交,耗时六年,曲折颇多。随着外交档案陆续解密,更能令人体会到当年中法各自承受的压力,尤其是法国方面。

  1958年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建立后,戴高乐的许多做法得到了中国认可:

  一、独立发展核武器

  为了阻止中法研发核武器,美苏英大搞核裁军把戏,要禁止其它国家核试验。法国不干,美国指责法国拥核想法是“危险的”,因为西方阵营里有美英核保护就够了,而苏联则认为社会主义阵营有苏联核保护就可以了。

  所以中国对法国拒绝参加核裁军会议的立场高度赞赏。

  二、法国要求在北约得到与美国平等地位,被美国拒绝,因此法国收回了地中海舰队、大西洋舰队、空军中队指挥权,赶走美军在法国战略轰炸机。

  三、法国反对将自己的防空系统交给北约管理。

  四、戴高乐一票否决了英国加入欧共体(欧盟)的申请。

  原先法兰西第四共和国在1949年10月1日之后就打算承认新中国,但在议会投票时该提案被否决。

  当时法国政府极不稳定,甚至有内阁两天就垮台,跟他们讨论建交纯属浪费精力。所以,直到1958年戴高乐执政,法国政府趋于稳定后,中国才开始调整对法政策。

  从拓展外交空间方面来说,非洲有一大批的法语系国家,如尼日尔、中非共和国、乍得、喀麦隆、贝宁、科特迪瓦、吉布提等。它们虽然陆续独立,但在政治、军事、经济、外交上仍受到法国操控,这些小国是不敢先于法国与中国建交的。

  从扩大对外贸易方面来说,新中国在美国的全面封锁下,很难进行正常的国际贸易。而法国企业界有与中国贸易的意愿,我们急需的材料和设备可以从法国获得,这对中国推进工业化进程非常有利。

  从政治意义上来说,法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欧洲领导者,是西方阵营中重要成员,中国要打破美国的围堵,法国是一个重要突破口。

  而法国也面临着被美国压制的问题。

  戴高乐想恢复法国的大国地位,但要做到这一点,法国首先要摆脱被美国钳制的局面。

  戴高乐将法国定位为“东西方沟通桥梁”,跳出意识形态的束缚,做一个独立自主国家。

  中国对法国恢复大国地位非常重要,因为只要涉及到亚洲事务,没有中国的参与,就不要谈什么战争与和平。如果能与中国建立合作关系,那么,法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将得到大大提升。

  要建立中法合作关系,双方就必须先建立外交关系。但对于法国来说,主要障碍并不是来自国内,而是来自美国。

  中法建交跟美国有什么关系?美国认为跟它关系大了,作为西方阵营领导者,美国不允许任何一个“盟友”单独跟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对于戴高乐更是严防死守。美国认为:

  一、中法建交将破坏美国遏制中国的全盘战略。

  二、中法建交损害了美国在东南亚利益。

  三、中法建交将推动其它西方国家与中国建交。

  那么美国要扮演的角色就非常明确了:破坏者。

  北京、巴黎、华盛顿三者之间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特别是巴黎与华盛顿的斗智斗勇。

  CIA一直盯着戴高乐,1962年之前,美国认为中法建交可能性极低,因为中法之间有阿尔及利亚问题(中国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而法国不愿放弃这块殖民地)。

  关于这个问题,1961年2月8日,毛主席在杭州南屏接见法国社会党(在野)一位参议员时,曾经说过:“阿巴斯总理(阿临时政府)说法国将军们也在学习毛泽东的游击理论,想以此扑灭阿尔及利亚游击队,但这是徒劳的。”

  毛主席向法国传递了一个信息:殖民主义者必将失败,法国应当认清这一点。

  这位参议员就是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

  戴高乐希望中国放弃对阿尔及利亚的支持,以作为中法建交的前提,被中国拒绝。因为反对殖民主义是我们的原则,绝不能用来做交易。

  事情进展如毛泽东所料,殖民主义者必将失败。1962年3月18日,法国政府与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签订《埃维昂协议》,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

  这样,阿尔及利亚问题不再是中法建交的障碍。

  美国发现事情不妙,又找到了破坏中法接触的第二件武器--台湾问题。同时,CIA密切注视着戴高乐政府的一举一动。

  1963年10月23日,法国前总理富尔前往东南亚旅游,他在东南亚绕了一圈,以避开CIA耳目。

  富尔此行真正目的地就是北京,他肩负着特殊使命,除了拜见毛泽东主席之外,还要与周恩来总理举行关于中法建交的前期谈判。

  富尔身上携带着戴高乐总统写给他的亲笔信(作为来北京的身份证明材料)。戴高乐在信中写道:我重申我对你会见中国领导人的重视,我相信你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一切。

  富尔真实身份就是戴高乐的总统特使,中国接待规格也是照此办理。

  富尔来华是公开的,但使命是绝密的。CIA从柬埔寨探听到一个信息,富尔在出发前曾与戴高乐共进午餐,到了北京还住在钓鱼台国宾馆,而不是旅游饭店。

  所以,CIA判断富尔绝不是旅游观光,而是在为戴高乐执行特别任务。

  尽管法国外长在此前向肯尼迪政府表示,法国无意在近期与中国建交。但美国还是决定采取行动进行干预,要对戴高乐、法国内阁、法国议会全面施压,把这只出头鸟打下来。

  人算不如天算,11月22日肯尼迪总统在达拉斯被人暗杀身亡。美国家里出大事,乱成一团,忙着权力交接,法国这头就暂时顾不上了。

  约翰逊继任总统后,CIA提醒他中法在靠拢。12月5日,美国驻巴黎大使波伦求见戴高乐,直接询问法国与中国的关系进展。

  戴高乐面无表情地说目前没打算跟中国建交,但早晚会有这一天。波伦只是一位大使,他居然敢当面向法国总统询问法国与它国的外交事务,戴高乐脸色很不好看。

  12月16日,北约高层会议在巴黎举行,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再次戴高乐直接询问,戴高乐告诉美国人,孤立中国没有好处,如果西方愿意跟中国建立关系,则有助于改变中国人的好战性格。

  腊斯克把话挑明,“根据总统的意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法国准备跟中国建交?”

  戴高乐表示无意谈论将来的事情,但保证在行动之前会通知白宫。

  接着,美国就对他进行了舆论绑架。

  12月17日,美国国务院立刻发明声明称戴高乐将军已向美国保证:法国没有承认红色中国的计划。

  美国的做法非常阴险,它给戴高乐设下了话语陷阱。

  12月18日,法新社发布声明称,法国在承认中国问题上拥有完全的行动自由。表明法国不认同美国的声明,并强调法国是独立的。

  这等于将美法矛盾公开化,除了戴高乐,西方阵营当时没有哪个领导人敢这么干。

  1964年1月9日,中法两国在瑞士达成建交协议。富尔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公开阐述了中法建交理由和逻辑。

  1月15日下午14点,法国驻美大使阿尔法正式通知美国,法国已决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美国方面当场表示反对,说法国的行为除了给法国带来所谓的独立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在美国眼里,法国的独立居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约翰逊在白宫也不得不承认美国无法操纵戴高乐。

  戴高乐在关键时刻没有被美国吓倒,而是以硬对硬,这是他的历史闪光点,也证明了美国的确是只纸老虎。

  中法建交,西德也想跟进,但在1964年6月,西德总理哈罗德访问美国时,约翰逊当着他的面大骂戴高乐“背叛”西方阵营,哈罗德立刻表态,西德不会寻求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日本也坐不住了,池田首相先是试探美国对中日建交态度,结果碰了个硬钉子。池田马上表态,哪怕全世界都跟中国建交,日本会是最后一个建交者。美国摸摸日本的狗头表示很满意。

  戴高乐在美国压力之下表现出来的勇气和魄力,别的不说,从日本同行的衬托就可以看出,他确实是值得法国人民铭记的人物。

  另外,戴高乐在1966年3月10日宣布法国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体系,并要求所有美国士兵,必须在1967年4月1日前撤离法国,不管美国同意或不同意。法美两国是平等合作关系,而非“主仆“关系。

  而萨科奇上来后,主动把女仆装穿在身上,重回北约,接受美国领导。法国这时已放弃了”戴高乐主义,这也是法国衰落的一个象征。

  今天,美国对法国怎么样?你越是唯唯诺诺,逆来顺受,美国就没完没了地薅你羊毛,到最后,高卢鸡的鸡毛都会被拔光。

  戴高乐的子孙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马克龙应当将女仆装脱下来,甩在莫里森脸上。

500

  北约问题,马克龙可以考虑考虑了,那不是保护伞,而是美国套在法国身上的枷锁。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