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僵而不死,谁在给它们续命?

  全球最残暴的恐怖组织-ISIS,曾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横行一时,2013年甚至在叙利亚历史名城拉卡市建立了自己的“首都”。如果阿萨德政权垮台,那么ISIS将会把首都迁至大马士革。

  也许是巧合,ISIS和美国都非常急于摧毁叙利亚政权。

  美国与ISIS之间还有另一种巧合:美军在哪里作战,ISIS就会在哪里活跃。

  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巧合?抑或是志同道合。

  按理说,ISIS在两年前就应当已经被彻底消灭。

  2018年,伊拉克总理在巴格达宣布打败了ISIS,对ISIS的战争经结束。

500

  2019年3月,特朗普就曾大声告诉全世界:ISIS已从地图上消失!还拿着地图对记者说“恭喜,恭喜!”

  10月26日,特朗普在推特在神秘兮兮地说“刚刚出了一件大事!”,他所说的大事就是指ISIS最高头目巴格达迪在美军特种部队一次突袭中丧生,伊拉克方面证实了此事。

500

  巴格达迪曾试图与家人逃离他在叙利亚最后一个据点--伊德利卜省,前往土耳其边境,但行踪被暴露。美军在土叙边境的布里沙村对他发起攻击。

  巴格达迪两名妻子被打死,他本人则引爆了炸弹背心。

  当时,西方媒体称美国在中东反恐行动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但是直到今天,人们仍然可以看到ISIS极为活跃。最近一次令全球震惊的袭击事件是它们在由美军掌控的喀布尔机场连续引爆炸弹,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包括十几名美军。

  美国仿佛忘了特朗普说的话,“ISIS已从地图上消失!”,又发誓要坚决打击ISIS。

  遇难者的生命和鲜血证明,ISIS并没有从地图上消失,它们只是从地图的一端转移到了另一端。

  它们转移到阿富汗之后,干的何止是袭击机场一件事?之前因为炸死的是阿富汗、巴基斯坦平民,所以,西方觉得不值一提。

  2015年,它们刚刚进入阿富汗,4月份就对阿富汗贾拉拉巴德一家银行进行自杀性爆炸袭击,共造成30多人死亡,ISIS宣告它们来了。

  5月,它们在巴基斯坦卡拉奇袭击了一辆公共汽车,造成45人死亡。

500

  2018年,它们在喀布尔一座什叶派清真寺制造袭击事件,造成40多名平民死亡。

  死亡人数在个位数的其它袭击事件频频发生。

  美国却直到喀布尔机场美军遇袭造成重大伤亡后才“突然”发现了它们的存在。美国与ISIS这对冤家的关系,可以说是“剪不断,理还乱”。

  魔鬼从何而来?

  在萨达姆铁腕统治之下,ISIS这类恐怖组织在伊拉克根本没有生存土壤。然而,小布什政府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在2003年发动了伊拉克战争,接着,2010年奥巴马政府在中东策动了“阿拉伯之春”,造成阿拉伯地区强人政府连续垮台。

  美国嘴里总是说为了“捍卫人权”,然而,美国给中东带来的结局,除了动荡还是动荡。

  而一个长期动荡的社会,正是ISIS“成长”最为需要的外部环境,当美国帮它们把“封印”解除之后,这些魔鬼必然趁势而出。

  ISIS(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前身是90年代初约旦人扎卡维建立的“一神圣战组织”,不过,影响力和实力远不如本.拉登的基地组织。

  2003年萨达姆垮台,伊拉克出现权力真空,扎卡维等人趁机打着基地组织“伊拉克分公司”的名义招聘人手,待遇优渥、做四休三、先到先得。于是,伊拉克及中东地区的一些失业、失学和一些社会败类、犯罪分子纷纷加入了这家“新公司”。

  2006年,扎卡维和伊拉克北部逊尼派武装组合为一家新公司--“圣战者联合委员会”。12月成立“伊拉克伊斯兰国”,但这五年来公司业绩乏善可陈,不得不调整了领导层,2010年5月16日,董事会推选1971年出生的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为新总裁。

  2011年“阿拉伯之春”全面爆发,美国将中东战略重心转向叙利亚,同年叙利亚内战爆发。

  巴格达迪抓住时机扩展业务,他尤其重视对广告的投入,改变了公司死气沉沉旧模样。“伊拉克伊斯兰国”于2012年1月,在叙利亚协助中东“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建立一家跨国恐怖主义新公司--“支持阵线”。

  2013年4月,巴格达迪宣布兼并“支持阵线”,正式打出了ISIS(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旗号。

  扎瓦希里则反对被兼并,他以基地组织宗教领袖身份裁定:ISIS只限于伊拉克活动,不得捞过界,否则,这是违反真主旨意的行动。

  2014年1月,巴格达迪与扎瓦希里翻脸,在叙利亚发起了代尔祖尔和拉卡两大战役,将成立只有两年时间的“支持阵线”打败,并将扎瓦赫里手下的80%员工招入ISIS。

  扎瓦赫里一怒之下宣布“基地”组织与ISIS恩断义绝,划清界线。而恐怖组织之间的火并和重组,都是在美国眼皮底下发生的。

  美国对这两个恐怖组织采取了双标态度,打一个,拉一个;打旧的(基地),帮新的(ISIS)。

  巴格达迪厉害之处在于他的政治敏感度,他敢捞过界,把公司业务发展到叙利亚北部,就是因为得到了美国的默许。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当时成立了美国国务院“叙利亚之友”平台,目的就是让各路反阿萨德武装在政治上联合起来。

  因此,ISIS在叙利亚的存在只要能打击阿萨德政权,它们也可以是美国国务院的“叙利亚之友”。

  喊“民主自由人权”的于是跟喊“安拉胡阿巴克”站在了一起。

  美国不能公开与ISIS有接触,因为它是恐怖组织。但美国可以通过“叙利亚自由军”、“叙利亚民主军”等五花八门武装组织间接支持ISIS,只要能推翻阿萨德政权,任何力量都可以支持。

  在获得拉卡大胜后,巴格达迪一下步计划就是要打通伊拉克与叙利亚的通道,将ISIS势力范围连成一片。

  2014年6月,ISIS在叙利亚稳住了地盘,巴格迪达马上抽调半数兵力,回头攻打伊拉克的摩苏尔、提克里特、费卢杰等重镇,并控制尼尼微、萨拉赫丁等省份的大部分地区。

  伊拉克政府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ISIS只在库尔德人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遭到了失败。

  6月29日,巴格达迪在摩苏尔宣布成立“伊斯兰哈里发帝国”,自称疆域包括中东地区,还有意大利和西班牙的领土,甚至中国西部。

  巴格达迪自封“哈里发”,要求全球穆斯林服从于他的统治。

  一个魔鬼般的怪胎就此诞生,而美国则是这个怪胎的接生婆兼奶妈。

  ISIS的残忍程度是历史罕见的,巴格达迪还把大量虐杀、斩首、火刑、肢解过程等拍成视频在网上传播,以扩大影响,同时将极端思想通过网络向全球传播,ISIS能在欧洲收获追随者,推特,脸书等“自由媒体平台”功不可没。

500

  ISIS临时首都定在拉卡,兵力十万左右(叙利亚六万,伊拉克四万),控制区域达到了26万平方公里,走私石油和经营毒品是其主要生财之道。

  在军事装备上,ISIS拥有坦克、装甲车、大口径火炮、防空武器,甚至还有十几架“黑鹰”直升机,以及从叙利亚政府军机场夺取的米格战机。

  ISIS成员非常复杂,除了有中东的逊尼派极端分子,还有西欧,东欧,俄罗斯车臣地区,中亚地区,包括不少“东突”分子也投奔ISIS,这是ISIS最为猖厥的时期。

  俄车臣恐怖分子早在2013年便宣布效忠ISIS,当他们被俄罗斯追捕时,却能得到欧洲人权法院的庇护。他们对平民干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可以证明俄罗斯在侵犯“人权”。

  接着尼日利亚、利比亚、菲律宾、印尼等国境内的极端宗教势力也纷纷与ISIS建立联系。

  2013年--1016年,是全球恐怖活动最高峰时期,也是西方舆论对恐怖分子最具有同情心的时期,CNN、BBC甚至称他们为“持冷兵器的呐喊者”!

  如果不是中国和俄罗斯多次联手粉碎美国阴谋,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早已不保,ISIS将首都迁往大马士革只是早晚的事。

  ISIS俨然成为了一个国家,它们有领导机构、情报机构、宣传机构、税收机构、贸易机构、教育机构、军事机构…… 西方媒体和“白头盔”却将矛头对准了阿德萨,仿佛只要叙利亚被“民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2016年12月阿勒颇之战,ISIS溃败,政府军夺回拉卡,叙利亚战局逆转。ISIS失去了“首都”拉卡,这帮乌合之众面临着被全歼的下场。

  巴格达迪虽然死有余辜,但他的手下骨干,却在美国的帮助下纷纷逃离了叙利亚,成功转进到阿富汗。

  ISIS与阿塔

  ISIS在阿富汗的分公司自称为IS-Khorasan省(呼罗珊省)或IS-KP,2015年1月宣布开张。

  IS-KP成员主要来自阿富汗、巴基斯坦、中亚等国一些极端分子,随着中东地区的ISIS骨干逃往阿富汗,IS-KP迅速壮大。

  问题仍然是老问题,阿富汗是谁在控制的?美军。

  很多人以为IS-KP能够生存并发展是因为它们得到了阿富汗塔利班的支持。

  恰恰相反,当IS-KP从一家“分公司”变成ISIS的主公司时,它们在阿富汗与阿塔便成为了敌人,而庇护IS-KP的恰恰是美军、阿富汗政府。

  IS呼罗珊省的存在挑战了塔利班的权威。当ISIS在霍拉桑地区扩张时,阿塔作出了强烈反应,与ISIS武装展开激战,并将与IS-KP有联系的地方首领斩首示众。

  IS-KP在阿富汗根本不打过塔利班,不要命的遇到了一个比它更不要命。

  于是,ISIS对塔利班进行分化瓦解,拉拢塔利班成员加入ISIS,挑起阿塔各派系内部矛盾。因此,阿塔对“叛徒”的惩罚极其残酷。

  ISIS转移到阿富汗,除了跟阿塔争地盘,还有一个目标是伊朗。

  伊朗是帮助叙利亚和伊拉克什叶派武装抗击ISIS最主要的国家。ISIS于2017年6月首次袭击了伊朗国家议会和霍梅尼陵墓,破坏伊朗稳定,并向中亚渗透,矛头直指俄罗斯。

  同时,ISIS躲在阿富汗与阿塔地盘交错在一起,如果伊朗跨境报复ISIS,阿塔将如何应对?幸好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然而,伊朗打击ISIS的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却在2020年初被CIA和美军暗杀,这难道又是一个巧合?

  IS-KP将巴基斯坦也列入了袭击目标,通过恐怖事件破坏巴基斯坦稳定,并刺激俾路支省的分裂势力和恐怖组织变得更加活跃。

  巴基斯坦是阿塔的主要支持者,最不希望阿塔掌权的是美国、阿富汗傀儡政府、ISIS、还有印度。

  曾经衰落又重新开张的恐怖组织“巴基斯坦塔利班”(Tehrik-e-Taliban-Pakistan,TTP)就与ISIS有关联(它们许多成员是重叠的),印度情报机构(RAW)和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DS)则是他们的支持者,而幕后最大的支持者却在华盛顿。否则,如何解释美国在阿富汗反恐反了20年,IS-KP却有机会“茁壮成长”?

  现在,阿富汗傀儡政权垮台,阿塔执政已成定局,美军撤离速度非常快,被抛弃在阿塔面前的IS-KP恼羞成怒,咬了美国一口。

  IS-KP剩下的支持者或许只有印度情报机构(RAW),但印度支持这种恐怖组织,也必将遭到反噬。IS-KP正在孟买、喀拉拉邦、西孟加邦等招募印度年轻人,而袭击对象就是印度。

  据印度《论坛报》在8月28日爆料称,IS-KP的目标是要在印度“建国”,得到一个邦或两个邦。印度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而阿塔反而在打击ISIS,他们不是信仰之争,而是地盘之争。ISIS从中东转移到阿富汗,对阿塔来说,同样是外来入侵者。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说过,IS-KP这个恐怖组织是在美国占领阿富汗时期出现的,这期间美国控制着阿富汗的政治、军事、情报。

  他就差没有直接说明是美国将ISIS带入了阿富汗。

  ISIS僵而不死,是谁在给它们续命?谁在给它们喂奶?就是那个灯塔,哪里需要搬哪里。

  ISIS等恐怖组织兴起是美国倒行逆施的产物,而欧洲那些捍卫恐怖分子“人权”的白左政客则是帮凶。

500

  美国用双标反恐,注定会越反越恐,结局只能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