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终于忍不住给习近平打电话了

911二十周年纪念日的两天前,拜登终于打通了电话,与习近平进行了90分钟的电话会谈。上一次还是在春节期间。据报道通话时间是两小时。节日电话少不了问候语,这一次就不会有那么多客套了。习近平请拜登转达对“艾达”飓风中受灾的美国人民的慰问,接下来估计就该直奔主题了。

但主题是什么?这电话是在什么情况下打成的?中美双方都语焉不详。

先看新华社通稿的官方用语。

“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10日上午应约同美国总统拜登通电话,就中美关系和双方关心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坦诚、深入、广泛的战略性沟通和交流。”

这是美国主动发起的对话,白宫方面也确认了。“坦诚、深入、广泛”是指免了客套话,“战略性沟通和交流”则是各自表述、没有共识。这不意外,干货在于:拜登指出“两国没有理由由于竞争而陷入冲突。美方从无意改变一个中国政策。……避免误解误判和意外冲突,推动美中关系重回正轨。”

重点在于避免冲突。

在拜登的三管齐下对华政策里,有对抗(confrontation)、竞争(competition)、合作(collaboration),但在白宫发言里,用的是冲突(conflict)。原话是“the two leaders discussed the responsibility of both nations to ensure competition does not veer into conflict”,这与新华社通稿里“两国没有理由由于竞争而陷入冲突”是一致的。在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外交用语中,冲突(conflict)一般是军事冲突的保留词,贸易战什么的都不能用冲突这样的说法。

在美国的恶意冲撞下,美中之间合作的单子越来越短,对抗的单子越来越长,竞争的单子越来越滑向对抗,但冲突的单子倒是很短,而且只有可能的冲突,没有现实的冲突。美国没有准备好打仗。中国也没有准备好打仗。不管强硬势力如何叫嚣,谁都不想打仗,尤其是在中美之间。但美国不断制造“不惜打仗”的压力,中国别无选择,只有迎战。

中美之间只有两个地方可能打起来,一个是台海,一个是南海。两者有关联,但又不一样。南海可能引爆冲突,但不大可能升级为大战。台海则不同,反而是在“只冒烟、不见火”和大爆炸之间两极震荡,很少灰色区间。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海分裂现状不能永远持续下去,台湾纳入外国反华势力范围、成为反华基地更是中国决不接受的。解放军再走向全球,台湾永远是第一重点。解放军的实力也做到了“最后一根导线”,只要台独跨过红线,在第一时间就能以雷霆万钧之势粉碎台独,统一祖国。这不会是轻而易举的,但结局是迅速而且确定的。

美国是否军事介入不改变中国的决心,只改变中国的战术和部署。但对美国就影响大了。美国是否愿意为台独破釜沉舟,这是只有美国人才能决定的事情,中国网友就不必去帮美国人“决定”了。中国能做的,就是进一步强化粉碎台独的能力,进一步完善战争准备。只有确保在任何情况下战而胜之,才可能赢得和平统一。近年来,解放军大量的作战飞机大量进出台海。进行实战训练。2020年月380架次,2021年前九个月已经超过420架次了。这是切实的、可见的作战准备,而不是什么威嚇姿态。在中越自卫反击战前,解放军也是在前沿的战争准备动作频频的。这一点,台湾看得见,美国也看得见。

在南海,美国海军战舰频频以“航行自由”为名,冲撞中国岛礁的12海里线。新闻报导说的多为中国抗议,不提的则是中国海军的各种“围观”。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急于与中国谈,一部分原因就是要中国“节制”,避免意外事故。这当然是虚伪的,美国军舰不到中国门口来蹭门框,就不会有意外事故。

美国想多擦枪,但不想走火。在特朗普时代,美国不断摆出“我就是擦枪,而且不怕走火”的架势。不管是真不怕,还是说说而已的不怕,当中国也回敬以“我也不怕走火”的架势的时候,美国犹豫了,要“管控意外冲突”了。挺好,中国不怕冲突,但也不想冲突。

拜登电话的另一个重点就是恢复美中之间工作层面的对华和谈判。避免冲突当然是一部分,降低经贸对抗是另一部分。美商给美国政府很大的压力,国会和媒体是另一方面的压力。问题是,美国的经贸实在太需要中国帮忙了。

500

在不久前彭博社对中国美国商会125家美国公司的调查中发现,38%认为尽快举行美中峰会至关重要,47%认为取消贸易战中的双边新增关税最重要,54%认为恢复政府间对话最重要,62%认为恢复商务签证和旅行最重要。图中没有揭示的是,80%认为双边的新增关税有害于他们的生意,以前的调查中,至少40%认为新增关税对他们的生意没有影响。

在中国问题上,美国商界和民间-媒体的分裂很有意思。民意是美国政策的政治基础,经贸是美国政策的经济基础。这两个基础一致的时候,一切都好办;对立的话,美国政策就要错乱了。现在正是在这样的错乱中。

拜登的如意算盘是拖,一方面延续特朗普的强硬对华政策以博取民意,出问题可以直接甩锅给特朗普,另一方面伺机调整以换取经贸上的好处,为自己捞取政治稻草。但实在等不下去了。在气候问题上,拜登本来以为能稳赚不赔,中国会合作,但中国明确表示:中国有自己的气候政策和时间表,在美中对抗的大气氛下,任何气候合作都只能是偶然的、不经意的。中国将不理睬美国的计划和压力。美国最怕而且感觉到中国已经在做的是,中国有可能把气候上的做法延伸到经贸上。中国鼓励经贸,但与美国的任何同步都是偶然的、不经意的。这是美国不能承受的,美国需要中国在美债、人民币币值、进出口等方面合作。

中国的不合作或者消极合作不只是有近期的底气,更有长期的底气。世界最大投行之一瑞银发表报告,预期到2030年,中国可达美国现在的消费水平,也就是超过17万亿美元的水平。这意味着未来10年里,中国家庭消费(不包括政府开支)的增长就可达6万亿。中国将在未来10年里为全球消费增长贡献27%,于2030年达到全球消费的17%,2019年是12%。报告是基于女性消费和家庭小型化的趋势推算的,房租、奢侈品、宠物、健康食品和旅行、住宿、休闲开支显著上升,人均消费开支显著上升,更多资金配置于投资,有利于资产管理和保险板块,财务上更精明的女性和“国潮”将有利于中国化妆品和运动服装。算下来,如果中国有6亿家庭,每个家庭年增长1000美元(6000多人民币)的消费,似乎并不是那么离谱的预期。

这对美国商界既是机会,更是挑战。挑战不仅来自于受到美中大环境毒化而下降的直接营销,更在于降低的市场份额。商界是不进则退的世界,哪怕自己的实际营销不变,竞争对手更加壮大就是对自己竞争地位的侵蚀,这关系到进一步的产品和市场开发的能力。

消费者是所有生产的最终市场。中国市场已经是世界第二,未来10年里新增的6万亿相当于现在的中国消费者市场增加一半,这是经济世界里的惊天大变化。这正是双循环的威力所在。即使这在美中欧里三边均分,也是一块大到砸死人的蛋糕,美国商界绝对无法坐视,不能接受只有“看吃”的局面。

这是拜登当选后第二次与习近平通话,上一次是在近7个月前的春节期间。那一次,电话后的白宫声明里,除了一开头的春节问候,紧接着就是严词厉句,强调要保护美国人民的安全、繁荣、健康与生活方式,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然后把美方关注点一个一个数出来,包括胁迫性与不公平的经济行为、香港、新疆、台湾、区域,虽也提到要联手抗疫、应对气候变化和防止武器扩散等。最后表明对华接触将以务实、结果为导向,力求促进美国人民和盟友的利益。

在人们还在疑惑这是不是供“内部消费”的政治辞令的时候,美中之间的阿拉斯加会谈、天津会谈、两次气候特使会谈都是火花四溅。现在轮到中国出牌了,两份清单,三条底线,加上王毅对克里说的“不要旧账未了,又添新账”。而且中国用实际行动亮明态度,这不是供“内部消费”的政治辞令。

在第二次电话里,习近平引用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人们对当前“疑无路”的局面已经很熟悉了,但对是不是“又一村”还是雾里看花。有意思的是,电话后,白宫照例再次发表声明,只有简短的五句话,承认美中双方在利益、价值观、观点上有分歧,并指美国一直在致力于负责任地管控与中国的竞争,两位元首今天的通话就是有关努力的一部分,讨论重点是对双边竞争的负责任管控,确保竞争不会滑向冲突。

即使算上习近平和拜登一人一半的说话时间和算上翻译的时间,90分钟的对话里,拜登也不可能只有这五句话。公布的内容越少,说明对话的内容越敏感,越“过于先进,不便展示”。

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新华社通稿与白宫声明的“一话两表”。新华社提到习近平在气候议题上的大段论述,白宫只字未提;新华社也提到拜登表示无意改变一个中国政策,白宫声明也没有提到。这肯定不是新华社自说自话的发挥,但也说明了双方对于通话的不同立场:中国的重点在于在划出禁区的同时扩大合作单子,美国的重点在于缩小对抗单子、管控竞争单子。双方都没有提到的是贸易战、香港、新疆,是否在这些领域休战甚至转入某种合作,只能看日后的发展了。

哪怕是电话,这样的最高层对话也不可能是提起电话就开侃的,而是事先都预先通报底线的。达不到底线的话,那是“线路不通、无人接”的。拜登上台后,就不断急于与中国在各个方面首先展开部长级对话,同时推动最高级对话。中国一直不接茬,美国不展示足够的诚意,中国可没有兴趣给美国施压的机会。事实上,美国高层已经在私下抱怨,中国一味要求美国让步才肯实质性对话。当然,从中国角度来看,美国也在一味要求中国让步。正是双方的这种互不让步导致了如今的僵局,而且连对话渠道也几乎堵塞。

如今,按照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说法,“美国总统拜登今天终于忍不住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打电话了。”

但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吗?中国轻信美国说辞的时代过去了,三个公报后转身就出台《台湾关系法》而中国无可奈何的时代过去了。拜登付了话费后,得拿干货出来,才有又一村。该合作的地方合作,该竞争的地方竞争,该对抗的地方对抗,但避免冲突,这不仅是拜登的策略,也是中国的策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