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失去竹鼠后,“华农兄弟们”现在怎么样了?

500

文丨阿蒙

三天前,华农兄弟在B站上传了一条名为“华农兄弟:场地到期了,把能用的东西收拾一下,搬老家去”的视频。以此告别了他们居住三年的竹鼠基地,同时也宣告着“华农×竹鼠”这一爆火IP的无限期停摆。

500

“这只竹鼠打架受了重伤,没办法,我们把它烤了吧。”

“这只竹鼠好像中暑了,没办法,只好拿到河边煮了。”

2018年,华农兄弟靠着一系列对自家养殖竹鼠“望闻问切”后百分百拿去吃掉的淳朴乡村视频火遍了全网,其中最热的一条在B站创造了接近1700W的播放量。

500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长得如此丑萌的小动物居然也能吃,甚至吃法十分多样,从火烤到黄焖,视频里的香气飘到了所有观众的鼻尖。

一时之间,B站出现了很多类似华农兄弟的硬核美食UP主,例如美食作家王刚、滇西小哥、野居青年等。他们纷涌而上霸占了全站排行榜的前列,普通人根本不敢在半夜点开B站,否则一不小心又要多一顿宵夜。

500

华农兄弟与王刚的梦幻联动

跟随他们人气一起暴涨的,还有竹鼠作为食材的购买量。华农兄弟中的刘苏良在一次参访中说,他们走红后整个县的竹鼠养殖户都再没操心过销路。

500

然而当我们把时间拨到2020年初,一切都不一样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给所有兴致勃勃准备春节的中国人泼了一盆冷水。

随着有关部门对确诊患者活动轨迹的调查,人们将目标锁定在了华南海鲜市场里的“野味”上。我们都太过熟悉2003年几只果子狸引发全国性灾难的悲剧,所以这次决定要严查所有的野生动物,势要从里面揪出罪魁祸首。

500

后来的故事你我也都清楚,从武汉到冰岛,这个星球几乎所有的角落都出现了新冠病毒的影子。国内的疫情在严苛的管理下渐渐平息,人们从惶惶不可终日到把戴口罩刻在了DNA里也不过用了1年时间。

就在大家的生活逐渐恢复平静时,我们却忘了至今仍处于谜团之中的“罪魁祸首”们。2020年1月起,华农兄弟就停止了所有的竹鼠交易。不仅仅是他,整个县城的养殖户都收到了相同的禁令。

500

刘苏良的哥哥在接受采访时说,县里专门有人每天到养殖厂统计竹鼠的数量,一只也不让少。这意味着养殖户不能贩卖也不能吃竹鼠,然而养殖所需的饲料、人力等花费是一点也少不了的。

就这样从1月耗到了6月中旬,他们才终于等来了和竹鼠彻底告别的通知。

500

BV1dt4y1i7sk 竹鼠放生现场

竹鼠最后一次出现在华农兄弟的视频中,是2020年1月的“第一届‘鼠来宝’赛跑大赛”,没想到这第一届竟也成了最后一届。

500

BV1T7411q7i4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对食用陆生野生动物行为下达了严格的禁令,竹鼠赫然在列。

华农兄弟没有因此沉寂或是断更,他们在官方号继续更新着自己淳朴欢乐的小日子;刘苏良自己也在个人小号下用文字回应着每一个失落的观众,就算在谩骂声最喧嚣的去年年初,也不曾抱怨过。仿佛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没改变似的。

500

星辰竹鼠为刘苏良个人账号

村东挖瓜,村西偷鸡,华农兄弟就这样吵吵闹闹又过了一年。现在他们的视频里没有了竹鼠,但是我们熟知的傻乐乡土味没变,华农也就不会变。

“红烧肉又跑出去拱菜,没办法,只好把它宰了包粽子。”

“最近天气好,抓几只鸡来腊,腊起来很漂亮哦。”

500

只是这一次,看着他一件一件地,把老旧的桌柜、沉重的锅灶,乱飞的母鸡搬到货车里,露出空荡荡的房间,我们终于明白有些东西还是回不来了。

最后刘苏良指着回归一片空地的竹鼠棚说,“看,这里清得多干净。”终于还是露出了一丝落寞的神情。是啊,当年信誓旦旦要带全县致富,最后三年租约一到还是只能安静退场。要是没有这场该死的疫情该多好?

500

同样作为养殖类UP主的小魏在去年2月15日熬了个通宵,只为尽快杀了自己养的300多只鸡。

从1月开始,他的活鸡就已经卖不出去了,县城里没人敢买活禽。高速路被封闭后,去不了外地小魏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等消息。

500

UP主:小魏的奋斗人生路

等着等着第二个问题来了——断粮。高速封闭导致物资不流通,饲料厂停工、县里饲料售空之后,1万多只鸡从一天三喂被迫缩减到一天一喂。好不容易饲料生产恢复了,他却已经耗光了所有的钱,只能套网贷。

2月初,他想了个办法,找来了对县城更加熟悉的外卖员帮忙送货,终于卖出去400只,又遇上了当地禽流感爆发,所以之后的每次售卖只能通宵杀完之后再找人带去城里。

500

2月18日,终于传来了道路解封的好消息,小魏也终于能坐下来算算这次的总账。这其实是他第一次养鸡,为了偿还贷款才想到了养殖这条路。没想到这第一次就遇上了新冠加禽流感,最后他反倒还亏了将近4万元。

到今天,小魏已经搬离了老旧的场地也扩大了养殖规模,虽然鸡还是经常死但日子也算好起来了。老家莆田拆迁的赔偿款帮他还清了贷款还买了辆二手小货车,孩子上学了老婆也偶尔能抽时间做顿黄焖鸡给他吃。

500

镜头里的小魏不再愁眉苦脸,弹幕也不再替他揪心,视频播放量从最高60万跌到了现在不足1000。尽管如此小魏也再不担忧,熬过了那段黑暗低沉的日子,未来再怎么难也能看得见光。

华农兄弟和小魏视频的变化是国内动物养殖受疫情影响的一个缩影。然而被改变的,远不仅仅是养殖业。

峰哥曾经是B站更新最快的印度街头美食博主,以日更挑战各种看起来“干净又卫生”的黑暗料理闻名于美食区。

500

UP主:峰哥亡命天涯

疫情在国内刚刚冒苗头时,印度还是一片风平浪静,峰哥也照旧每天在印度街头闲逛。今天来点纯手工色素冰棍,明天整点古法烹饪的手味油炸小球,时不时还去恒河泡个澡,除了日常喷射以外好像没啥不好。

500

直到去年4月新冠在国外悄悄冒头,他才终于回了国。有人在直播时问他,下一次旅行准备去哪个国家,他却坦言,很难有下一次了,“也许是三年五年或是十年,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存在出国旅游或出国留学这种事了,在国外和疫情一起生活会成为常态。”

这句话放在当时或许太过于危言耸听,但一年时间过去了,疫情却正如他所说的那样遍布全球,没人再觉得那是天方夜谭,峰哥也再没去过印度。

他在国内找到了新的财富密码,从测评三和美食到COS《对马岛之魂》里的镜井仁,什么活都整,还整的有模有样。

500

现在的峰哥不再日更,但视频的平均时长从一分钟涨到10分钟,播放量也翻了个10倍。眼看着他的粉丝越来越多,吃的也越来越正常,不知道他会不会怀念恒河水的味道,会不会想念赌上性命的那么多次尝试。

500BV1q64y1F7fx

印度在“失去”峰哥后立马就沦陷了,今年5月一度单日新增确诊超过40万人。日子同样不好过的,还有大洋彼岸的美国。

UP主“洛杉矶嬴政W”人如其名生活在美国洛杉矶,疫情期间没有回国。今年6月份,一位租客打电话让他来帮忙修理下后花园的围栏。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吐槽外国租客邋遢的搞笑视频,但故事后面的展开却让我大吃一惊。

500

刚开始,W生气地面对着大面积倒塌的围栏和堆积的垃圾,租客解释到,这是自己母亲生前遗留的物品,他会马上处理掉。

一年前,他的母亲因为感染新冠去世了,围栏是后来被隔壁邻居的树给压倒的,邻居的狗还从倒塌处跑过来咬死了他的狗。

而当W又一次怒气冲冲地去找邻居理论时,邻居却说自己也是今年才继承的房子,一家三口在去年感染了新冠,父母双双去世后只剩她一个人独居。此时此刻她也一直在新冠的折磨中度日,只能用吸氧维持生命,甚至无法待在户外。

500

是啊,这才是疫情最可怕的地方。它让亲人死去,迫使活着的人也在痛苦中无法脱身。还能在这里记录故事,只是因为我们是幸存者罢了。

但病毒也不能改变的,是华农对简单生活的多重演绎,是小魏屡败屡战的奋斗摸索,是峰哥从未停下的脚步,是W最终选择无偿修理围栏的友善。

500

活下来的人要承担着前人的勇气和光,继续前进。曾经有记者问刘苏良,“你们现在做网红,会不会担心以后热度没了怎么办?”他回答到,“我们是做养殖的,没流量了本业还在啊。”

当时的他们不缺少对本业的底气,现在也一样,竹鼠没了还可以养香猪、养鸡。相同的路再走一遍就不会害怕了,这次搬家不是放弃,只是房租到期回老家重新开始。

在昨天的更新里,华农去了兄弟的加工厂参观学习(外加蹭吃蹭喝),我想他们早已决定好了下一步。

500

-END-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