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性刷分,能不能别这么搞?

​作者|   甜茶

来源|  影探

  去给《抗日奇侠》豆瓣刷五星!

  一夜之间,评分从3.7涨到6.3。

500

500

  十年前,这还是因手撕鬼子遭吐槽的抗日神剧。

  十年后,这成了发泄对东京奥运怒气的吐槽地。

  “撕!给我对半撕!鬼子就是要被撕!”

  “手撕鬼子有什么不合理的,我也要去撕碎。”

  “抗日神剧就该这么拍!下次我们不仅对半撕,该给他撕成烟花。”

500

500

  “五星运动”不知自哪里发动,又将在何时结束。

  打分人数激增2万。

  情绪愈演愈烈,言辞愈来愈毒:

  “打一星的就是二鬼子!”

  “二鬼子滚出中国!”

  影片讨论区互骂开战

500

  给好评者达成统一战线。

  一星五星区分敌我阵营。

  扣上帽子,拉起大旗,输出情绪,言辞互殴。

  迷惑。傻眼。

  打分本是观众的权利与自由。

  如今打分却成了攻伐的武器。

  当爆点引燃,燎原之火烧向八方,四望而去,竟皆是食人的火焰。

  >>>>神剧

  不打五星就是二鬼子?

  早年《抗日奇侠》遭骂,是因剧情与现实历史严重脱节。

  甚至可以说是“雷人”。

  除了手撕鬼子,还有轻功点穴,太极神功......摩托车撞翻火车,隔着头盔一招制敌。

500

500

500

  当时抗日神剧乱象频出,一众官媒也发声批评,并特别点名了《抗日奇侠》。

  批内核替换:

  “抗日”逐渐简化为一种故事背景,其内核被悄悄替换成武侠剧、偶像剧。血肉之躯筑就的抗战精神在“神剧”中被空洞化和游戏化,变作掩护暴力刺激的一张虎皮。

  批理性丧失

  尽管没有谁规定抗日题材文艺作品只能用现实主义手法来讲述,但毕竟那段切肤之痛的历史相去不远......我们的胜利是用巨大牺牲换来的,这是我们认识那段历史的基本理性。

  批目的不纯:

  在“民族大义”的包裹下,“神剧”们实则是精明的商业算计。

500

500

  如果你看过《亮剑》看过《我的团长我的团》,更能体悟抗日神剧是意淫式儿戏。

  所谓“高下立判”。

  《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有段台词:

  “我们有了伤亡,因为我们有几百个你不喊趴下就不会趴下的大哥,我的大部分同袍擅长的是耕地而非打仗。"

  抗日战争时期,中日军人伤亡比例高达5:1,若加上普通民众,比例又会拉大。

  没有什么能侠异士,哪会什么神功巧力。

  好的剧必须要有直面历史的胆魄。

500

  可以说,抗日战争,我们输了太多,却赢到了最后。

  所以国歌里才有一句:“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新的长城。”

  《亮剑》里最悲壮的一场戏,骑兵连被日军包围那场。

  子弹打光,便拔出刀。

  连长孙德胜喊了三次:

  “骑兵连,听我的命令,向敌人进攻”,此时他们只有十一人。

500

  以死相拼,以命相搏。

  “骑兵连,继续进攻”,这时还剩五人。

500

  “骑兵连,进攻”,只剩被砍断一支胳膊的自己。

  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500

  这些人,因为是凡人所以是伟人。

  但在“五星运动”中,网友对这两部剧甩都不甩。

  或许因为剧不够爽,或许因为剧太悲情,或许仅是因为剧名不带"抗日"二字。

  我试图去理解。

  第一个去给《抗日奇侠》打五星只是为了发泄对奥运会的怒气,这没什么;第二个去打五星是为了看手撕鬼子爽一下,也没什么;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越来越多五星涌入形成统一阵营,那非五星者就该被骂被喷被开除国籍。

  刀已抽出,刃却向内。

  正如《我的团长我的团》中一段:

  “你说咱仗打不了,国治不好,至少还有逼国人玉碎的本事吧,这么容易到手的正义,不要白不要,正义啊,伸手就能拿到。”

500

  毕竟这样的正义太有诱惑力。

  因为它足够确定,所以让人自信。

  因为它足够简单,所以让人省心。

  无人警惕:

  极度夸张的语言是虚伪社会的反应。

  极端暴力的语言是社会暴行的前驱。

  失控无处不在。

  骂战一触即发。

  >>>>网暴

  这段时间,亲眼见证舆论自由落体式的恶化。

  以正义之名行不义之事。

  从河南灾情,鸿星尔克捐款5000万,到被质疑“诈捐”,到澄清“诈捐”。

  网友“野性消费”支持。

  本是件有爱互助的事。

  事情却走到另一极端,不少人开始对其它品牌进行倾轧讨伐。

  乃至上升到人身攻击,逼得主播流泪道歉。

500

500

  还有。

  7月初,清华大学随录取通知书赠送新生《老人与海》。

  骂声四起:

  “个人主义,仰美鼻息,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就挑不出一本励志的书。”

  字字如韧。

  尽管海明威还是一位国际主义战士,尽管《老人与海》讲述的是人与自然搏斗之精神,尽管2020年清华大学赠送的是费孝通的《乡土中国》,2019年赠送的是许倬云的《万古江河》,并非只送外国名著。

  罢了。

  骂你就骂你,还用瞻前顾后吗?!

500

500

  网暴没停。

  7月24日,杨倩在十米气步枪比赛中为中国拿下东京奥运会首金。

  网友纷纷涌入其微博祝贺留言。

  接着她在2018年发的一条微博引发众怒,只因配图是耐克鞋。

  “奥运冠军”立刻成了“跪族女孩”。

500

  杨倩删除该微博后,有人觉得她“姿势”不对。

  怒其不争:

  “她明明可以把耐克鞋烧了然后表明爱国心,可她没有,真的很让人失望。”

500

  而无缘十米气步枪决赛的王璐瑶也因一条微博被网暴。

  因为她发了一张自拍,并说“怂了”。

  “你就是这个态度跟祖国人民说话的?”

  “你是史上第一个输了比赛还有脸发自拍的运动员。”

  然后便是王璐瑶删博道歉。

500

500

  有人辩称:

  只是玩梗,只是上头,只是随口一批,只是缺德一乐,何必上纲上线,装什么众人皆醉你独醒。

  道理如此简单:

  为什么加柴?只因为火在烧。

  那谁来掌握火势?谁能准确把握边界?

  别忘了,火只会越烧越旺,直至化为灰烬。

  >>>>脱缰

  2008年,一部德国电影《浪潮》,改编自真实事件。

  老师在课堂上提出“独裁统治”实验。

  学生从排斥到狂热,仅用了五天。

  视老师为唯一领袖,以手势穿着区分同类。

  他们归属于集体,被集体安抚,借由集体的力量向外界开炮。

  他们创建网页、四处宣传,并将集体的标志印在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上。

500

500

  集体的狂热带来手握权力的快感。

  像极了今天:

  立场区分同胞,屁股决定脑袋。

  “滚出中国!”“不配做中国人!”“你这个慕洋犬!”凡此种种。

  为铲除异己,便一步步降低作为人的底线。

500

  《浪潮》的最后。

  老师让学生把异见者架上讲台,让集体用暴力、用语言尽情羞辱他。

  当老师发号施令说:“再杀了他。”

  学生们迟疑了。

  直到那一刻,集体才警觉是不是越界了。

  老师借此敲醒学生:“从开始,集体的所作所为便是错误的。”

  但,狂热的信徒冲出来,他不愿承认集体的虚无,也不愿承认信仰只是假象。

  最后只能掏出一把枪。

  想用极端,求一个答案。

  而这把枪,不仅打向别人,也打向自己。

500

500

  被裹挟,被吞噬,被熔铸。

  搞对立,搞煽动,搞网暴。

  当陷入极端情绪中,已经难以脱身。

  结果吞没了原因,目的吞没了手段。

  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时候,当若要自证清白只能剖腹取粉的时候。

  被情绪包装过的正义或许比不义更加可怕。

  而谁又能保证这把枪将来不会朝向自己呢?

  人人自危。

  无人不危。

点击「影探」阅读原文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