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有一种有别于西方的表达,亚洲东方的历史,不能成为他者的风景

这是我在东盟论坛上的讲话的部分内容,呼吁中国和东盟十国离开西方视角,独立于西方话语体系建立自己的“东方叙事”。

………………

面向世界还是面向西方

我们要有一种有别于好莱坞的表达,有别于西方的表达。

最近加拿大的上千具儿童的尸体被发现,骇人听闻的种族灭绝的事实,真相是什么样的?西方叙述的历史,主流叙事,有没有被害者的视角?很长一段时间,原住民的叙事被消灭了,叙事被消灭,比肉体被消灭更可怕。

我们亚洲的历史,东方的历史,不能成为他者的风景,我们要把叙事权夺回来

我们很多中国导演去好莱坞学习,学习类型片的叙事技巧

我们本来以为类型片叙事是一个技术,跟电脑技术、或者是制造汽车的技术一样,跟意识形态无关,但其实,你研究类型片叙事,会发现叙事技巧不仅仅是技巧,它也是意识形态,他的公式,类型片叙事是有公式的,公式往往蕴含意识形态。

比如英雄,好莱坞不强调为了某种理念献身,都需要找到具体的情感载体,比如拯救家人,拯救朋友。而东方叙事里,比如忠,义,都是相对抽象的概念,东方很多英雄是为捍卫理念而献身,这个,在好莱坞的叙事逻辑里不成立。

比较典型的就是中国《赵氏孤儿》的故事,程婴出于忠,献出自己的儿子,替主公的儿子去死,那么,按照好莱坞的叙事逻辑,这个人物难以成立,更谈不上是英雄,因为好莱坞必须是为自己的孩子去做某事才是英雄。

所以,这不仅仅是叙事技巧,而是意识形态了。赵氏孤儿中有个人物叫韩厥,他是将军,要追查赵氏孤儿下落,他知道赵氏是忠良,发现孤儿后,他把他放了,出于良知他这么做,出于职责他不能这么做,那么他就自杀了,获得一个两全,这就是典型的东方价值。

我这么一说,日本有武士文化,韩国也有儒教的影响,泰国、越南都看三国,知道关云长,知道忠义是什么含义,东盟这些国家,我相信都能理解,要把这样的故事拍好,用西方视角西方的叙事技巧,是难以实现的。

中国与东盟十国,都是种植水稻的民族。日本学者杉原熏说过,种植水稻的民族是这个星球上最勤奋最能吃苦的民族,水稻一年几熟,必须兴修水利进行灌溉,需要集体主义,需要团结合作。

整个东亚地区的崛起,杉原熏命名为勤劳革命。勒紧裤腰带的忍耐意识,原本薄弱的资本、资源在勤劳意识下快速积累,分配过程中不是按西方的生产要素进行分配,而是东方的所谓公正的原则进行分配,寻求家族的共同富裕。

这是属于我们共同的文化特质。我们的文化内容,应该建立在这种文化基础上进行表达,而不是在西方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基础上进行思考,造成内容和文化的割裂,内容和思想的对立。

2019年中国有部电影《流浪地球》,46.86亿。有人说是中国的科幻元年,这部影片在电影工业方面的进步当然可圈可点,但最重要的是影片里价值观的表达是东方的,围绕世界末日,西方有很多叙事,基本来自圣经里的方舟方案,带着家园去流浪,这是愚公移山的价值观,是三国演义里火烧新野后刘备带着老百姓一起走,是八路军带着老百姓一起转移的传统,我们的道统和法统是建立在这样一种文化价值之上的。这在西方是没有的。中国方案。

我们在力求融入世界的过程中,尤其要注意的是,来自我们自己文化的叙事,落到中国的作品上,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之外,就是中国立场中国表达的。

我们所谓走向世界,经常就是走向西方,其实,更广阔的世界是第三世界。对于故事的讲述者,我们对这个世界负有责任。我们要把眼光投向跟我们有着近似处境有着共同记忆的发展中国家,我们要从自身传统寻找自己的叙事方式,也要创造性地开发出新的东方叙事,以适应今天日新月异的世界,不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谢谢大家。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