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福奇和肮脏的美国政治

  从来没有人见过安东尼.福奇在公开场合里会如此怒不可遏,但在7月20日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人们见到了这一幕。

  81岁的福奇,在面对质询他的共和党籍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al Paul)时,双手颤抖,两眼通红,面部扭曲,高声怒斥对方:“如果说这里真的有什么人在撒谎,那也是你,参议员先生。”

  而兰德·保罗不依不饶,他称福奇在撒谎,还威胁要将福奇送进监狱,他说,“福奇博士,你应该明白,在国会上撒谎是犯罪行为,最高可判五年监禁”。

500

  双方辩论的主题是:我们之间有一个是骗子。

  自美国疫情爆发以来,兰德·保罗与安东尼.福奇已经就病毒起源进行过六次争论(争吵),20日听证会算是福奇的一次情绪大爆发,他不再保持风度,更不再保持优雅。他必须用强大火力将保罗压制下去,把自己从”病毒起源“的泥潭里摘出来。

  保罗的主要攻击点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武汉进行功能获得研究”。以配合美国反华政客炮制的谣言:造成去年疫情大爆发的新冠病毒,就是“功能获得研究”的产物(病毒来自实验室)

  这就是他们对中国泼脏水的主要“论据”,但要让“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泄露”这个谎言具有说服力,又必须得到福奇配合,因为福奇已被这些政客说成了是“知情者”,甚至是“参与者”。

  福奇负责的美国国家传染病研究所(NIAID)隶属于NIH,NIH对传染病领域研究的拨款,实际上需要NIAID的批准(福奇的同意)。

  保罗等共和党人给福奇设下了一个精心设计的政治圈套:

  一、福奇要么承认他知道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资助一事,并进行合作。这样,企图栽赃中国的美国政客就有了一位有力的“权威盟友”;

  二、福奇和NIH反驳保罗的指责,澄清相关研究并非“功能获得”,那么,他们就把福奇闹到身败名裂,彻底打碎他的权威光环,扫清栽赃中国阴谋的一道国内障碍

  福奇从去年至今在各种国会听证会上遭遇过许多话语陷阱,包括美国疫情失控的负责,他都能用圆滑,机警的回答应付过关。

  兰德·保罗却是个“滚刀肉”,他对福奇进行了死缠烂打的战术,尽管在表面上看,每一次国会辩论,兰德·保罗的流氓式表现都令人憎恶,福奇也赢得了美国网友的同情。

  但是,这种辩论越多,对福奇的威望越不利,因为他的立场始终与美国政坛的一个大共识相违背,那就是“病毒来自实验室泄露”。

  美国政客先把“病毒来自实验室泄露”声音传播到全球每一个角落,并将武汉病毒研究所与该话题捆绑起来,以达到栽赃中国的最终目的。

  福奇在“病毒来自实验室泄露”这个问题上,立场虽然倾向于否定,但并不鲜明,特别是在被拜登重新起用后,他便开始来回横跳。

  他的说法包括且不限于,“病毒不可能是人工制造”、“病毒来源于自然”、“不能排除任何可能”、“不相信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作为美国首席传染感防控专家,福奇三番五次改口,背后虽然存在着政治压力,但这也给他的威望造成了严重伤害。

  在与兰德·保罗较量中,福奇的怒斥尽管在客观上有利于中国粉碎这些谣言,但福奇的动机是要把自己摘出去,而不是要反驳谣言本身。

  美国一些同情福奇的网友对这次听证会的反应大多数是:

  “话题是关于医学的。一个是该领域顶尖医生,一个是公认不承认科学的人。当涉及到传染病时,我会选择相信福奇,谢谢。”

  “福奇正试图拯救和保护美国人,而兰德·保罗只想把福奇踢出局。这就是人们需要知道的一切。”

  “傻瓜的问题在于,即使你可以指出他的错误并直面他的愚蠢,但他们仍旧无法理解这些信息。”

  ……

  但兰德·保罗就没支持者吗?不但有,而且有很多。

  “病毒起源”问题在美国早已不是科学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否则,德特里堡为什么不敢让WHO专家去看一眼?

  福奇比许多政客更懂得政治,而被嘲笑为无知政客的兰德·保罗,却是医生出身。他在杜克大学医学院毕业后,1988年就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

  此后十几年时间内,他一直从事眼科医师的工作,并拥一家诊所,他专长于白内障和青光眼手术,LASIK手术和角膜移植,2009年还获得过美国医学界的奖项。

  因此,网上所说的兰德·保罗对医学一无所知,并非事实。

  但是,这位医学博士被肮脏的美国政治毁掉了,沦为了一个政治小丑,完全抛弃了自己的专业和良知,为了配合一个栽赃中国的阴谋,极力地在前台表演。

  换句话说,保罗跟福奇一样,他完全知道病毒根本与武汉实验室无关,美国NIH资助“功能获得研究”,更是无稽之谈。福奇发飚,也有对这位前医学界同行信口雌黄的愤怒因素在起作用。

  保罗是政治世家,他父亲是德州的美国众议员,曾三度参加党初选竞争美国总统候选人。父亲给他积累了雄厚的政治资源,他注定是要离开医学界,换一份更好的工作--参议员。

  他最初是加入了美国”茶党“,然后投靠共和党门下,2010年击败对手,成为来自肯塔基州的国会参议员。

  福奇则一直担任技术官员角色,他的政治欲望并不强烈。

  保罗则不一样,1963年出生的他,政治野心非常之大,一直想代表共和党参选美国总统大选,以实现他父亲没能实现的夙愿。2015年4月7日他就组建竞选班子角逐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资格,由于党内民调支持率远不如特朗普,只好作罢。

  保罗连续六次揪着福奇进行攻击,他是有私心在起作用,福奇是一个非常划算的政治攻击目标,既不用担心遭到报复,又能让自己家喻户晓,给民众留下深刻印象,可以为将来总统大选铺路。

  可见,美国政治已经堕落到何种程度?靠着他们炮制一个“中国试验室泄露病毒”的谣言,各路政客粉墨登场,各取所需。

  为了达到这个肮脏的目的,泼中国脏水时,福奇是可以牺牲掉的,福奇要么配合,要么消失。

  福奇不是不配合,而是不想把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白白成为了别人的政治垫脚石,而他和他的家人却一无所获。

  当福奇5月份在国会听证会上声明自己“从来没有、现在也不会资助所谓的‘功能获得研究’,保罗的言论完全错误”时,双方就注定要死磕到底。

  虽然这是美国内部矛盾的体现,但可以看出,以兰德·保罗为代表的美国政客对中国是何等的仇视。

  他们接受不了中国的发展,更无法面对中国对疫情的有效防控,并早早恢复了正常生活和工作。

  像保罗这些政客,本来应当关心的是:美国为什么病死60多万人?为什么会有2000多万感染?为什么基础设施建设无法翻新?为什么……

  但他们在关心什么?美国民众用选票选他们上来,他们每一分每一秒却都在关心中国。不觉得好笑吗?

  福奇现在是什么?是一个政治工具,美国反华势力对他的态度就是“得不到,便毁掉”。

  帝国末年,政治上皆是极其肮脏,当权者只注重小集团利益、视苍生为草芥。

  美国政客们在忙着把一桶一桶的脏水泼向中国,但这又能如何?东方太阳不是照样升起?

500

  美国政治现在不仅是肮脏的,更是疯狂的,疯狂到对病毒不屑一顾。

  或许这就是最后的疯狂……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