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思义:美国反对新冷战的觉醒力量渐长,但中国不应心存幻想

中国自身强大,才能反击美国

反对美国挑起新冷战的斗争,在世界各地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上演,但它显现一种清晰且合乎逻辑的发展模式。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中国要自强。中国是反对美国侵略的最强大的力量,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的力量都无法弥补中国自身发展不足的弱点。

其次,是发展中国家中有许多国家和政治势力反对美国侵略中国。联合国就涉港、涉疆的投票和最近召开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均有力地印证了这一点。在本次峰会上,包括南非、哈萨克斯坦、俄罗斯、阿根廷、越南、古巴、菲律宾、津巴布韦、巴勒斯坦、巴基斯坦、莫桑比克、纳米比亚、斯里兰卡、玻利维亚和摩洛哥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和政党的领导人,与习近平进行了对话。

即便走亲美路线的发展中国家,目前也有大量的政治势力反对美国侵略中国。享誉世界的“拒绝新冷战”组织在这一方面表现尤为突出,它今年在拉美举行了两场反对美国挑起对华新冷战的活动,其中第二场活动的主旨发言人是巴西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值得一提的是,占豪是“拒绝新冷战”倡议的中国发起人之一。目前领跑巴西下届大选民调的巴西前总统卢拉,接受《观察者网》专访时表示强烈反对新冷战。“拒绝新冷战”组织还举行了主题为“为了太平洋的和平”的会议,以期引起人们对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霸权的关注。

反对新冷战的觉醒始于一些有正义感、有原则的个人

美国及其最亲密的政治盟友,在反对新冷战的斗争中受影响最深。在美国,反华最起劲、最具侵略性的就是统治阶级。毫无疑问,美国相当一部分企业反对挑起对华新冷战,因为这会削弱它们在华企业的盈利能力。不过,尽管这些企业的私下游说很重要,但它们通常不会参与公共政治活动——主要包括担心会引起美国政府反感,从而导致企业遭受财务损失。因此,就影响美国舆论而言,近来抵制新冷战的美国主流政治群体主要局限于少数有正义感、有原则的个人和出版物。比如:

· 荣获三次奥斯卡奖项的奥利佛·斯通(Oliver Stone),强烈反对英国禁播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这是“拒绝新冷战”组织在英国发起的一次倡议活动。

· 曾在海湾战争期间担任美国驻沙特阿拉伯大使,也是美国总统尼克松1972年访华期间的首席翻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查斯·弗里曼(Chas Freeman),多次表示反对针对中国的新冷战。

·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公开反对针对中国的新冷战和“中国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的错误说法。

· 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e Sanders)在美国著名杂志《外交事务》上,发表了题为《危险的对华“华盛顿新共识”——别开打另一场新冷战》的文章。

· 美国《国家》杂志刊登了一篇题为《我们没有时间浪费在新冷战上》的分析文章。

美国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和暴力案件激增

尽管一开始只有少数政治人物参与,但反对新冷战的觉醒力量渐渐扩散至美国政治团体。今年5月首次出现这种情况,当时美国国会的一些进步议员警告称,新冷战正在导致美国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和暴力案件激增。美国《政治报》网站则在题为《美国国会中的一些进步派议员向拜登政府发出警告,要求停止煽动对中国的仇恨言论》的头条文章中指出:“美国总统拜登和国会领导人都很想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但是,一些左倾民主党人和活动人士正在进行游说,要求软化对华立场。他们担心,新的反华政策会激起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并导致与北京无休止的冲突,就像新冷战一样。

在美国参议院上周推进得到两党议员和白宫支持的一揽子反华法案之际,60多个活动团体和至少4名知名议员加大了批评力度。”

该文特别指出,不少国会议员对反华法案的合理性表示怀疑,其中与其他议员结成一个团体,试图说服拜登和美国国会领导人采取更倾向于合作的策略处理对华关系的明尼苏达州民主党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就表示:“美国受到新冷战思维影响的一些人正假借‘人权问题’妖魔化中国和华裔美国人,将中国作为美国国内问题的替罪羊。”

该文还指出,拜登的反华政策有其局限性,如果他继续推出反华法案,那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反对他:“目前许多国会议员不愿意公开挑战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也没有人打算反对与中国相关的法案,比如‘舒默法案’。但如果这些法案继续点名中国进行惩罚,导致军费开支增加,并忽视合作的机会,那么议员们的态度就会有所改变。

甚至一些支持‘舒默法案’的议员也发声反对国会领导人和拜登政府的反华言论。

‘我强烈反对任何与该法案有关的反华言论,在仇恨犯罪增加的时候,我们必须警惕这种言论对亚裔社区的影响。’众议院提案人之一、民主党众议员贾马尔·鲍曼(Jamal Bowman)表示,‘除非我们拥有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伙伴关系,我们将无法解决诸如气候危机、全球健康等来自21世纪的挑战。’

一些立法者对为应对中国而猛增军费开支感到担忧——他们认为,与北京威胁美国的实际能力相比,美国军费开支过高。

‘美国的国防预算已经是中国的3.5倍,’去年与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芭芭拉·李 (Barbara Lee)共同成立了国防开支削减核心小组的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克·波坎(Mark Pocan)指出, ‘我们不需要花更多的钱在国外建立军事力量——我们需要在对外战略中优先考虑外交。’

议员们认为,若美国同中国的紧张关系进一步加剧,拜登原本提出的应对气候变化与全球新冠疫情的外交政策目标也会更难实现。而且,尽管本周通过了立法,但对中国的猛烈抨击,也会令美国国内对亚裔的歧视现象更加严重,这与拜登政府试图解决特朗普时期遗留的‘种族冲突问题’而作出的努力背道而驰。

‘进步派警告不要落入把与中国的冲突当作建立两党团结方式的陷阱,’佛蒙特州独立参议员桑德斯的外交政策顾问马特·杜斯(Matt Duss)称,‘我们现在应该听听美中新冷战的潜在影响。’”

反对新冷战的觉醒力量开始触及美国政治主流群体

7月份出现新进展——美国48家组织发表了一封题为《进步人士警告称,拜登对华发动新冷战将导致气候崩溃》的联名公开信。除了支持和平和反对战争的组织外,它还吸引了一些美国主流环保组织。这些组织包括美国地球之友、国际地球之友美国分会、日出运动,以及拥有20多万成员的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

虽然事态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不能夸大其词。牢牢控制着美国舆论的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的中央领导层,仍然抱着新冷战思维不放。但这封联名信以及刚刚所提到的各种发展态势都表明,反对新冷战的觉醒力量已经从纯粹的个体延伸到一小部分美国主流政治群体。这也很重要,因为它表明,民主党选民关心的重要问题——气候变化与反对新冷战息息相关。为便于大家对此有进一步的认识,末尾将会为大家呈现这封联名公开信的全文内容。

《政治报》网站点出这一事件的重要性:“美中之间的新冷战,令进步人士担心其结果将导致地球急剧变暖。

星期三,美国40多个进步团体联名致信总统拜登和国会议员,敦促他们优先考虑与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并约束其在诸如香港和维吾尔族穆斯林等问题上的对抗性做法。

这是持续数月的民主党进步派和温和派之间的最新交锋。前者认为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合作应优先于与中国的竞争,后者则认为政府可以同时做到这两件事。随着拜登政府对华政策逐渐清晰,美国国会不时推出反华法案,这种民主党内部的角力可能会决定未来数年的美中关系。

包括‘日出运动’和‘忧思科学家联盟’在内的进步组织呼吁拜登政府和所有国会议员在处理中美关系时摈弃对华敌对态度,优先推动多边主义、外交及与中国的合作,以应对生死攸关的气候危机威胁……

‘拜登必须迅速扭转这一趋势,否则就有可能在他的另一个优先事项——结束气候变化上遭受失败,’联名信参与团体之一、‘公正外交政策’执行主任斯珀林(Erik Sperlin)表示,‘如果他的反华运动继续发展,政府的整个气候变化议程都可能面临风险。’

这并非美国进步派人士第一次抨击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

该网站指出,5月份反对拜登政策的声明与上周近30个组织发表的声明是两码事:“上周,近30个组织敦促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支持一项对抗性较低的反华法案在国会通过。

‘压力并没有减轻。我们需要对中国采取一种战略方针,将我们的国家安全和经济竞争力置于优先地位,同时为气候变化和其他全球问题上的合作创造空间。我会采取竞争合作的方式。现在说(拜登)政府的做法将如何发展还为时过早。’ 美国国会重要的进步派人士——民主党众议员罗·康纳(Ro Khanna)说道。

‘这封最新的信件是另一个进步的信号,这些进步团体想让拜登总统知道,他的对华策略正在毁灭世界。’美国政策研究所气候正义政策主任巴萨夫·森(Basav Sen)说道,‘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拜登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声称,它可以将与中国的气候合作和地缘政治竞争分开处理……

但进步人士对此并不信服,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中美争吵的范围越来越大 ,甚至累及中美气候变化合作。比如,今年6月,美国以‘强迫劳动’为由禁止从一家中国公司进口太阳能电池板材料。”

因此,正如本文开头所述,反对美国挑起新冷战的斗争有着清晰的模式。反对新冷战最强大的力量是中国,其次是掌握大规模政治力量的发展中国家,美国居尾。

但如上述分析所示,美国反对新冷战的觉醒力量,正逐渐开始从个人扩散到美国政治主流群体。

结论

但中国不应心存幻想。这些进步势力目前在美国只占少数。要使美国的多数意见坚定地反对针对中国的新冷战,还需要进行长期的斗争。美国反对新冷战的觉醒力量正开始从有原则、有正义感的个人扩散到少数群体。而且这种趋势还在继续。

中国自身的实力,加上反对新冷战的发展中国家控制的大规模政治势力,构成了反对美国新冷战的多方面斗争的主力军之一。美国48个组织致拜登和美国国会议员的联名公开信,标志着这场斗争迈出了积极的一步。有鉴于此,笔者将其全文翻译如下,以飨读者:

尊敬的拜登总统和美国国会所有议员:气候变化是一场全球危机,需要全球合作应对

尽管我们对美国和中国承诺携手与其他国家一道制定应急气候政策感到鼓舞,但美国政府对华态度日渐受“新冷战思维”影响令我们深感不安,这种对抗姿态很可能损害气候合作。

我们这些签署联名信的组织,呼吁拜登政府和所有国会议员在处理中美关系时摈弃对华敌对态度,优先推动多边主义、外交及与中国的合作,以应对生死攸关的气候危机威胁。

美国国会和白宫不断升级的反华言论不仅损害了应合作向前发展的美中关系,还助长了美国内种族主义和右翼运动,以及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为美国增加军费开支铺平道路,这些完全不利于两国人民的福祉。

就像这次新冠疫情和我们面临的许多最亟待解决的危机一样,民族主义并非应对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法。为了应对气候危机,建立一个为美国和中国的普通劳动人民服务的全球经济,我们必须从竞争转向合作。

比中国富裕得多的美国是历史上最大的碳排放国,占自工业革命以来总排放量的四分之一。与此同时,中国的历史排放量只有美国的一半,人均排放量还不到美国一半。

应对气候变化危机,需要依赖化石燃料经济的工人、社区和国家有计划地减少全球范围化石燃料产量。每个国家采取的步骤应当与其历史责任以及发展状况相称。换言之,如果要公平实现全球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的目标,美国能够并且必须比中国做得更多。

解决气候危机需要美国真正以身作则兑现其应承担的公平份额,包括立即减少国内排放、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融资等。但遗憾的是,长期以来,美国政客一直把中国作为替罪羊,以此作为逃避全球气候承诺的借口。从拒绝加入《京都议定书》到一度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美国妖魔化中国一直是全球气候谈判取得进展的主要障碍。

美国和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有互补优势,可以共同推动全球向清洁能源经济转型。比如,美国在清洁技术研究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控制着巨大的财政资源;中国在许多清洁能源行业的工业生产能力位于世界前列,也是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融资的主要来源。中美合作可以加速推动肮脏能源经济体的转型。它还可以确保开采清洁能源供应链所需的原材料生产国和地区从中获益。

中美不仅应共同推动全球环境保护实践、人权、社会和治理标准,还应确保清洁能源生产国和地区能够获得可负担的清洁能源以及缓解能源短缺所需的资源。

美国应与中国在财政帮扶较贫穷国家、绿色技术的开放共享、 改写贸易规则、终结监管探底竞赛等方面进行合作,共同推动这些变革。这不仅关乎全球正义,而且也是对我们共同安全和集体生存的投资。

目前全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世界的未来需要植根于全球合作、资源共享和团结的新国际主义。我们星球的未来取决于美国和中国之间新冷战的结束。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