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只豹子离我们而去,事情就是“捡的”这么简单?

  又有一只豹子离我们而去了,又是在山西。

  三天前,山西吕梁市中阳县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交警在现场处理事故时,发现被追尾的前车后备箱内竟躺着一只金钱豹。

  随后的检查显示,这只豹子已经死亡,相关部门正在寻找鉴定机构以便进行后续的调查和取证。

500

  中阳县豹子事件,爆出当天上了微博热搜 图源网络

  事情一出,不少人的反应都是“这是偷猎!”,并且感叹苍天有眼,让不法分子所作之事无所遁形……

  然而到了昨天,传出了有关这起事故的后续消息:当地县林业局声称,这只豹子是前车在中阳-孝义公路的孝义段捡到的。

  我就手动黑人问号脸……

500

  相关报道下的网友评论,黑人脸的不只是我们

  还记得上次中阳的新闻吗?今年2月,这里就披露过若干只狗围攻金钱豹的报道,后来有围观群众报警,在民警的指示下,狗的主人牵走了狗群,豹子得以获救。

  当时新闻上看当地警方也没有定性为盗猎。对比一下杭州用猎狗“搜救”豹子,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能看明白咋回事吧?

  如果说一次是偶然,那么两次还能这么凑巧,我只能说中阳这地方充满奇迹。合着只要没有在打猎现场人赃俱获,永远都可以说是捡的?

500

  山里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围攻群狗

  在这里,我们姑且认为捡到豹子的陈述是事实。

  但关于这只豹子,我们依然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持续地披露消息细节,让每一个关注当地生态、关注野生动物的人心有慰藉。

  当然,“捡到”豹子估计也就是定论,不会再有后续了,就像杭州的第三只豹子,谁还能看到有任何后续消息么?COP15大会当前,谁也不会给自己带个“有盗猎金钱豹”的标签。

  但是,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总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总有一天是化不了的。

500

  “捡”到豹子违法吗?违法。

  刨去各种疑点,我们先来评估一下“捡豹子”的行为:违法,妥妥的。

  根据事发地点、司机的叙述和当地的野生动物资源状况,后备箱中的是一只华北豹,是我国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要在路边“捡”到豹子,一种情况是确实恰有一只豹子自然死在路边,被涉事司机捡到;另一种情况是豹子是被其它车辆路杀后被捡到;又或者,是涉事车辆路杀后,被放入后备箱……

500

  豹子被放在后备箱 图源网络

  自然状态下,豹子会选择隐蔽之所赴死,不会出现于暴露之处。

  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把豹子“捡”回家显然是不对的。

  重要的是,《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三条写明:“运输、携带、寄递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本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出县境的,应当持有或者附有本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或者第二十八条规定的许可证、批准文件的副本或者专用标识,以及检疫证明。运输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出县境的,应当持有狩猎、进出口等合法来源证明,以及检疫证明。 ”

500

  成年豹体重过百,成年人移动它恐怕要费一大番力气

  而在第三十四条中,也强调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其他有关部门,理应对辖区内野生动物及制品的运输进行监督和检查。

  至于“捡豹子”是否构成犯罪,我国刑法中与野生动物运输相关的法律是第341条: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

  如果犯罪,将被处以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500

  林业局称豹子系司机路边捡的 图源网络

  事实上,事件中的当事司机已经客观上进行了运输涉保野生动物的事实,也具备刑事责任能力。

  但是以这一罪责定罪需要当事人的行为具有明确故意性,“如果行为人实施了非法收购、运输、出售自己认为不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而事实上确实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亦不宜以本罪论处”。

  打个比方说,某地某人运输了一只野生金钱豹,但坚称自己不知道金钱豹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且没有其它证据,那么这种情况很可能不构成犯罪。

  所以“捡豹子”一事亟需更多的后续调查,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豹子来自哪里?

  有关心豹子来源的朋友留言道:死去的豹子是否在猫盟的记录范围内?

  实事求是地说,我们无法确定,但可能性很低。

  去年我们在山西和顺一共识别出至少38只华北豹成年个体,遗憾的是视频中这只豹子的花纹并不清晰,不足以供我们进行个体识别。

500

  在和顺基地的志愿者晗光正在做豹的个体识别工作

  另外,豹子的家域很大,而我们在山西和顺的监测范围还很有限——在中性林地、雨林或稀树草原地区,豹的家域面积为9~136平方公里,生活在干旱地区的豹家域面积更大,甚至可达2321.5平方公里。

  我们持续监测时间最长的一只公豹M2,鼎盛时其家域面积达到283平方公里,差不多可以抵得上北京四环内的面积。

500

  山西和顺,太行山脉的华北豹M2

  但尽管如此,中阳与和顺两地仍相距遥遥。

  两地直线距离大约是300公里,中阳县地处吕梁山脉,和顺县地处太行山与太岳山交汇之处,山地并不直接相连。

  即使两边都有不错的山和林子,二者之间仍然隔着平遥、汾阳、介休等一片人口相对密集的低地,这片区域占据着大量的农田、城镇和道路。

  因此,两地的豹子是否真的会通过并利用这些地方,进行交流,还是未知之数。

500

  沿着山脉是华北豹更为可能的扩散路线,从和顺县到中阳县,路途遥远。制图:蓓蓓

  但是从更大的尺度上来看,整个山西乃至华北的豹子都是一个紧密联系的整体。

  历史上,包括河南、山西、河北、北京、陕西、宁夏、甘肃、内蒙古中部等地区都曾有华北豹的分布,但目前它们却仅在太行山、吕梁山、子午岭、秦岭和六盘山等山脉还存在少量孤立种群。

500

  华北豹分布区 ©刘大牛

  根据我们与北大李晟课题组的模拟,位于和顺种群西部的吕梁山中阳县一带,恰恰就是当前为数不多的华北豹确认分布区之一。再往西走,只有陕西的子午岭和宁夏的六盘山才有过确凿的华北豹记录。

  无论后备箱里的豹子是来自哪片山林,都是华北山地的巨大损失。

500

  华北豹扩散廊道和瓶颈点 ©曹越

  保护不可画地为牢

  中阳有林子,森林覆盖面积41.2%,有看似还算稳定的豹种群。

  但面积超过1400平方公里的县域内并没有保护区,保护的实际投入来源仅限于县林业局及公安部门。

500

  中阳县的位置

  如今,山西省共有保护区46处,包括7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39处省级自然保护区。就中阳县的地理位置来看,东北有交城县的庞泉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西南有石楼县的团圆山省级自然保护区,这样看来,周边的保护区也不少。

  唯一的问题是,野生动物不会按照保护区的区划来活动。

  正如我们观察到的,豹的通过能力尚可,家域范围广大,并且喜欢独居,出于觅食繁衍和种群扩散的需要,它们是不可能集中在某一地区的保护区内集体生活的。

  至于给保护区边界增设铁栅栏之类的规制方法,不仅不符合动物们的习性,也极其耗费人力和成本。

500

  豹子活动范围极广,喜欢独居

  让我们再把目光放得更广阔一些。

  今年的1月,山西晋城市陵川县一只金钱豹被猎套套牢,被解救后送往当地救助中心,至今未再有新消息传出。

  路杀、人兽冲突、偷猎盗猎等等,这些问题最后都指向了野生动物们适宜栖息地的丧失。

  在野生动物栖息地被人类活动一点一点蚕食的今天,设立几个保护区不过是“以一杯水救一车薪之火”。

500

  山西陵川受伤的金钱豹被救助 图源网络

  戳:一只华北豹被套住,背后有多少动物悄悄死亡?

  有意识、有计划固然是好的,但这不意味着我们能够抱着几个保护区的林子一劳永逸。

  我们要保护的,从来就不只是一个物种,一个保护区——那样无异于画地为牢。

  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关注一整片荒野,修复地区生态,修复人们对自然的敬畏之心。

500

  M2的回眸,每只豹子需要的,都是广阔自由的荒野

  回顾近两年来山西华北豹的相关新闻,除去上文已经提到的中阳县两起、陵川县的盗猎,以及在沁源的手拍金钱豹,毫无疑问,坐拥太行、太岳、吕梁、中条山的山西是中国华北豹最关键的分布区,也是最重要的保护堡垒。但是,它所要面临应对的保护压力也很大。

  常有人问:和顺的豹子保护好了以后还要做什么?我们想说的是,这件事情应该能让人明白:山西华北豹保护既不能停,也非常非常有加码的必要!

  

500

  戳:他离野生华北豹只有20米!两只!

  希望和压力同在

  最后,如果在野外真的遇到野生动物尸体怎么办?

  不要捡,以及在合适的条件下选择报警。

  毕竟现在大多数人也不会把倒在马路上的人直接捡走,或者至少遇上别人的钱包,还会拾金不昧。这对野生动物而言,理应也是一样的。

  法律之上,是道德和文明的问题。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