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台湾地区防疫,为何会搞成这副样子?

各位好,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这期节目我们来聊一聊台湾省疫情,以及疫苗接种问题。台湾省累计病例已经超过15000,死亡超过700例。今年5月初,台湾防疫局势突然恶化,日增最高达到600例以上。民众抢着打疫苗,尤其是抢打安全的疫苗。现在,最大的困难是疫苗的供给不足,接种速度缓慢。

台湾的防疫局势发展成这样,有很多原因,我们先讲一下它是怎么失守的。

去年年初,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台湾地区的防控做得还行。台湾在地理位置上有很大优势,一个海岛,入境口岸有限,易于控制。另一个是民众比较配合,到2020年中,台湾只有零星病例出现。

这种大环境下,台当局飘了,关注重点就不是防疫了,而是如何把疫情政治化。这种政治操作,还分对内和对外。台湾对外宣传自己的防疫成绩,出口防疫物资,拉取美日好感。在国际上攻击WHO,以种族主义言论,攻击世卫总干事谭德塞。

对于祖国的疫情,台当局丧心病狂地抹黑大陆防疫政策,炮制多个谣言,比如“方舱医院上千人共用一个厕所”。公然歧视病人,嘲笑死者,大吃人血馒头。衣冠禽兽之嘴脸,暴露无遗。借疫情推销自己,还喊出了“Taiwan Can Help”的口号。在这种扭曲的大环境下,鲜有的理智媒体、团体的声音,也被淹没,或者扼杀了。

对内的政治化是什么样呢?首先是疫情爆发初期,争论戴不戴口罩。这个在我们大陆看来,是完全不需要争论的。从科学依据上看,戴口罩能极大概率降低传染风险,即便概率不是百分之百。这就被人拿来做文章了,说戴口罩不一定有效,但一定侵犯自由。当然,绳命和滋油的争论,在全球很多地区都发生了,台湾不是特例。

能不能控制住疫情,首先要看核酸检测能力。即便是在全美疫情爆发期间,酷爱整活的川宝,也在强调扩增检测能力。但台湾地区在检测上,一直犹犹豫豫,一直在争论要不要普遍筛查。

在台湾,支持核酸检测的,以台大公共卫生学院的教授为代表,还有国民党。反对者以台大医院感染科专家为核心,还有民进党,主要是卫生主管官员是陈时中。台湾就是这样的特点,任何事情,最先要做的,就是站队,二元对立,针锋相对。先对立起来再说,无端地消耗全社会的成本。就这样的社会组织模式,还有人把它列为“亚洲之光”,呼吁我们要学习,你说奇怪不奇怪。

支持派的逻辑是符合科学的。他们认为:民间肯定有隐性传播的案例,必须通过普遍筛查的方式,来控制这些潜在的风险。但反对派觉得这么做是浪费资源,而且会出现很多假阳性,引发对医疗系统的冲击。这个说法看似有道理,其实并非国际惯例。即便出现了假阳性,复查一下就好了。而且以台湾地区的医疗资源来看,复查并不困难。

所以对民进党来说,检测派就是“在对抗大陆的大是大非前,跟我讲科学?”科学问题上纲上线,就成了政治问题后,争论旷日持久,浪费了来之不易的抗疫红利。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台湾地区的检测能力始终提不上去。甚至还推出了一系列反筛查政策。比如说,提升核酸检测价格,测一次4500到7000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000到1800元。

台湾地区的医保,他们叫“全民健保”,一直是台当局的骄傲。以价格低、覆盖广出名。《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克鲁格曼还专门表扬过,说给美国提供了很好的样板。当然它的代价也是很高的,常年入不敷出,一直在透支运转。结果在刻意阻挠下,台湾健保居然不涵盖新冠病毒检测,要收这么高的费用。

我有一次去做检测,在上海,没带医保卡,全自费的,收了我80多块钱。我还觉得挺肉疼的。台湾检测一次要1000多人民币,这个我想想,换我我也不想去。

所以在检测方面,台湾地区执行力不行。入境隔离也过于宽松,在酒店隔离,或者居家隔离就行,不强制做核酸。隔离的管理也不够严格,有些人不到七天就放出去了。只能说,台湾地区今年五月才出现大规模传播,真的是运气好,并非是政策合理。

现在台湾已经出现社区感染,而且新冠病毒,y已经出现多种变异。台湾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尽快接种疫苗了。现在接种多少疫苗了呢?近270万剂次。这个数字看着很多,但台湾有近2400万人口,目前接种率仅有11%。这个数字和很多欠发达地区相同,比如尼泊尔,也是11%左右。更要命的是,第二针接种率,仅有0.2%。

形成群体免疫需要75%左右的接种率,按现在的速度看,台湾要6年多才能完成,而大陆地区只需要几个月。

接种速度慢也就罢了,台湾疫苗推行还有另外两个问题,疫苗的质和量。先说质,台湾地区主要使用两种疫苗:一种是日本打剩下,不想要的阿斯利康,120多万剂;另一种是美国的莫德纳,250万剂,正陆续运抵台湾。

台湾地区六月以来,主要使用阿斯利康。注意这是日本自己都嫌弃的疫苗,甚至都未将其纳入接种范围。为什么呢?因为这种疫苗有可能引起血栓,欧洲已经有很多国家暂停使用。目前,台湾地区新冠死亡病例在700左右,接种死亡案例就有300例。说它是毒疫苗有点过分,但这个疫苗致死率也的确有些惊人。我不关注台湾难驳万,我只在乎小民尊严。

这也就导致了,美国的莫德纳疫苗运抵台湾时,民众都是抢着打的,抢到什么地步呢?疫苗残剂都成了抢手货。什么是残剂呢?就是每一剂打完了,会剩下那么一点点,大概10瓶能凑出来1剂。打残剂甚至都可以在网上预约,网站很快就不堪重负。台湾民众只能早起排长队。接种点一开门,就要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向残剂。

看到这里我真有些心酸。我们想想,就在前几年,大陆人还吃不起茶叶蛋,台湾人在深圳火车站吃个方便面,都会有几十名大陆人围观。如今台湾人为了打上一针残剂挤破了头……我简直不知道,台湾的“小民生活”,“小确幸”,是怎样一种生活状态。帮帮小确幸,凤梨滞销。

有些总往返大陆和台湾的人群,像台商、留学生、明星,他们比较方便,就在大陆接种了疫苗。甚至还有人跑到东南亚国家,找我国的使馆接种疫苗。台媒给这些群体起了个很让人难受的名字:疫苗难民。

说完质的问题,我们来说说量。为什么台湾地区这么缺疫苗呢?因为蔡英文心里就没台湾人民,想的都是自个。疫情爆发后,民进党政府意识到了疫苗的重要性,但他们想要本土产的。再加上防疫压力不大,就没有积极寻求疫苗。反而是盼着本土药企,早日研发出疫苗,赚取经济利益和政治资本。

这小算盘打得不错,但台湾的药物研发能力有限,各类疫苗长期依赖进口。在新冠疫苗的研发上,实力也不够。台湾的几家药企从去年1、2月份,就开始研发了。当时国光生技牛皮吹得震天响,说最快5月份就能出炉了,结果连一期实验都没过。高端疫苗,公司名称叫就高端疫苗啊,今年年初才到二期实验,联亚现在处于三期。

对于大陆产疫苗,台湾一直就看不上,极尽所能去抹黑。德国企业BNT有一款疫苗,上海的复兴从它那里代理了大中华区的销售。台湾地区要买,就只能从大陆的复兴这里买。但台湾就不想这样买,就想要绕过复兴,直接和BNT签。那德国的企业就不同意,因为从程序、法律、商业规则上,都说不过去。蔡英文就受不了了,指责这是大陆从中作梗。这种巨婴行为实在让人无法理解,我们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请大家把巨婴二字打在公屏上。

其实大陆一直在释放善意,可谓是仁至义尽。只要台当局松口,随时可以提供疫苗。但他们就算去打阿斯利康,打死几百人,也不要大陆疫苗。宁要草不要苗,台湾活学活用,直接用在了疫苗上。

防疫和疫苗,本来就不该政治化。人民的生命健康,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在大灾大疫面前,谁是真心为人民服务,谁是想借机上位的弄臣,一看便知。民进党政府为了自我美化,还发明了很多热词,比如超前部署,大概就是提早准备,实际上蹉跎一年的意思。以及“校正回归”,意思是今日确诊人数太多,数据不好看,让不准确的数据,回归到前几天。

对于岛内种种疫情政治化乱象,歌手郑智化看不下去了。他写了一幅毛笔字,希望台湾民众能够觉醒。给大家看一下:当你是非判断都被意识形态蒙蔽,你不自觉地成了冷血贪婪阴谋者,最大的帮凶。郑智化隐退以后,一直在批评台当局和社会风气。最近他沉迷书法,给民进党写了很多阴阳怪气的贺词。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