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美国官员自杀,他在调查药企

11月1日,美国卫生部发布了一条公告,称该部门的官员贝斯特(Daniel Best)在首都华盛顿家中死亡。

11月16日,华盛顿警方宣布Daniel死于自杀。

500

▲贝斯特

美国卫生部长阿扎(Alex Azar)11月1日表示:

我非常悲伤地得知我们的朋友和同事去世了。

我有幸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认识了贝斯特。他为了让美国人民获得更廉价的药品而参加了卫生部。

他为这项工作投入了极大的热情,而且他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我们所有卫生部的同事都对他的去世感到悲痛,我们也在这个困难的时刻向他的妻子和他的家庭表达我们的哀悼。

500

▲美国卫生部

贝斯特今年49岁,他生于宾夕法尼亚州,毕业于戴顿大学。他是一名政坛新人,今年3月才进入政府工作,出任阿扎的高级顾问。在此前,他曾经是美国大药企CVS辉瑞制药的高管。大家可以记住这个名字。

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调查药企要价高昂的问题。

今年9月的时候,,贝斯特曾经参加了一个有卫生部主办的论坛,并在论坛上大谈打击药价的重要性。他在论坛上说,要降低药企成本,并且让仿制药更加容易进入美国市场。

他强调:

今天医药市场的现实就是,除了患者之外,谁都是大赢家。

500

▲论坛上的贝斯特(右)

11月1日凌晨5点25分,他在自家公寓楼的车库门口被发现不省人事,之后被医护人员宣布死亡。

警方对外公布贝斯特身体造多处钝器伤害,并最终判定它属于自杀死亡,并以此结案不会再公布更多的信息。

对于这个警方结论,美国网民评论:

你自杀怎么会有“多处钝器创伤”呢?如果是谋杀,那么就让恶魔在地狱里腐烂吧。

现实是,我们想要更合理的医保系统,而不是什么大药企的破烂,那我们就得用点旁门左道。目前的医疗体系并没有创建更廉价高效的药品的动力,而且永远都不会有。

500

可见大家都认为这个结论很没有说服力。

500


就在一个礼拜前,特朗普总统宣布了全新的医药定价计划,该计划授权“联邦医疗保险”计划可以根据其他国家的药品定价来给美国国内的药品进行定价。特朗普表示,美国药品价格过于昂贵。

当时特朗普说:

最终,制药公司和外国政府将为他们操纵医药价格体系对抗美国消费者的行为承担责任。

的确,目前“药价过高”是少数共和、民主两党可以取得共识的社会问题。特朗普希望药价更低,服务他的低收入选民。民主党希望药价更低,这样他们的全民医保计划成本可以大幅下降。

早在7月份的时候,特朗普就在推特上抨击以辉瑞制药为首的美国药商们定价过高,利用弱势群体牟利,同时又给欧洲和其他国家出口低价药。他会带领美国政府反击。

500

恰好,这次自杀死亡的贝斯特正是辉瑞制药的前高管。至于他为什么要做出被认定为自杀的事情,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有华盛顿人士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死亡了。

在2016年大选期间,民主党党工Seth Rich被怀疑向维基解密提供希拉里邮件门的内部资料,后来他在华盛顿被枪杀。华盛顿警方给出的解释是Rich被抢劫谋杀,但是有趣的是他身上的财物一点没少。

和希拉里基金会有关的5名知情人士都在竞选期间神秘死亡,而且调查全部都无疾而终。

500

这一次,美国网民批判的目标集中到了药企身上。

美国药企开价真的很疯。

美国企业虽然非常注重研发,但是美国的商业环境和中国类似,都是销售主导型。许多公司的高管几乎都是销售出身,他们最注重的还是把东西卖出去,完成销售目标。

美国制药行业非常普遍的现象是通过提高药价来实现公司的销售目标,特别是当畅销药品的专利保护结束,这种涨价现象就尤为突出。

比如当年有个华尔街的投机家,名叫Martin Shkreli,他曾被评选为美国人最痛恨的人之一。他做过什么呢?

500

2015年,Shkreli创办的图灵制药(Turing Pharmaceuticals)花了5500万美元买入了达拉匹林(Daraprim)的市场发行权。

达拉匹林是治疗艾滋病、癌症等免疫系统受损的靶向药,是救命药。

Shkreli获得发行权之后,把每粒药从13.50美元涨到每粒750美元。

500

还有一个药企,名叫威朗制药(Valeant),也是一个狠角色。

他们不搞研发,核心理念就是收购然后涨价。时任公司CEO的Michael Pearson专门找具有垄断地位的药品,然后从华尔街融资收购药企,并立刻提价。

比如有一种叫做盐酸曲斯汀的药,专门针对冷门的“威尔森症”。这种药本来一粒只卖1美元,但是威朗制药买下该药企之后,涨价到每粒200美元。

威朗通过该商业模式复制了110次的“成功案例”,并且将股价从2008年的不到15美元,一路拉抬到2015年的262美元。

500

威朗制药股价图

后来威朗的行为被媒体曝光炒的沸沸扬扬,导致股价下跌。但是有趣的是,威朗管理层的行为没有违法美国的任何法律,他的老板下台并不是法律原因,而是因为股价下跌……

这个不是某几家美国药企的问题,针对糖尿病的胰岛素价格10年内翻了三倍,十五种癌症新药给患者带来的每月花费超过1万美金,肾上腺素10年涨了4倍……

500

威朗老板Pearson

不管贝斯特到底是“自杀”还是“被自杀”,我们可以知道,这场美国政府和药企之间的“战争”已经出现牺牲品了。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