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东北出生广府地区生活多年,缅怀一下浪费时间学“白话”

【本文来自《驳乌鸦校尉:关于广府文化和香港粤语等问题》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身为广府地区生活多年且少时(出生到11岁都生活在黑龙江垦区)的人,应该能在观网所谓的“粤普”之间的争论发表一些言论吧?

1.本人由于从小大(0-11岁)都生活在北大荒的农垦区,垦区的人口结构(全国各地人口的聚集地)决定了垦区的语言,就是标普,或者向标普靠拢!所以导致本人的初始母语为“普通话”,阅读文字、理解文字、思考问题等都是“普通话”。

2.本人有段时间(大约6-10岁的时候吧),某段时间忽然会讲“山东话(大概率是受小伙伴儿的影响)”、“天津话”、“四川话”等,因为我所处的环境都是各种方言夹杂的地区,而我学会了“山东话(梁山地区的,我老爸特地和我说,因为我的小伙伴儿是山东梁山地区的人)”、“天津话”、“四川话”等。而我本应该掌握的母语“白话(广府话或者是粤语好像观网都不大欢迎)”却处于能听,却不能表达的阶段!所以经过11年的语言熏陶,我就养成了说普通话或者是按普通话思维阅读的习惯。

3.上世界80年代左右,我到了广府地区、白话的起源地之一的城市!那时候我仅能够听懂白话,却不能用白话交流,所以每天搭乘公交车上学,售票员总是会说“捞松仔,又嚟搭车啦。”。哎!一言难尽啊!当时感觉就是尽快摆脱“捞松仔”的身份!否则不但售票员会说,其他人也会说“你個捞松仔,点点……!”歧视无处不在!其实就和楼里某些人的心态一样歧视不说“白话”或者是“白话不标准”的人(我这里的城市属于“广府片区”和“沟漏片区”的交接处)!在我们当地不说“标准白话(暗指勾漏片区)”的都是乡下人!所以我很努力的融入学习,用了大概一年多时间,才改变了自己的大部分普通话发音以及思维逻辑上的某些口音,又用了二三十年的时间,才把自己的普通话口音改变成了本地的口音,可以做为“本地人”吧!

4.见过很多很努力融入本地语言环境所谓的“外地人”的挣扎与努力!的确,我们这里身为“白话”和“西南官话”的交接处,很多人都不得不学习“白话”。我的很多朋友,都是“西南官话”的第二代,但在当时的环境下,也只能够学习“白话”。也见证过“某些勾漏片白话”的苦苦改变口音的苦恼(母语的发音不是你要改就改的)。

5.到了本世纪的00年代的中期,情况有所改变,随着外来人员的涌入,再加上周围县市“勾漏片区”人员的涌入,其本质就是“不能在一起好好的说话了”再加上“互联网”的普及(我觉得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全中国人都在学普通话)!所以“白话”就变成了少众语言!因为无论小孩子还是大人都在“互联网”时代所接受所了解的内容无一不是普通话!你听不懂普通话或者不了解普通话的视频内容,那就是你落后了!

6.全国推广“普通话”N年,所产生的效应不及“互联网”普及的几年!这效率也太高了!

7.我现在做为一个满嘴“白话”的人,居然又要再“摸”回普通话!太神奇了!

8.也诚如文章内各种回复:说坚持“白话”都啥啥!也的确,可能坚守“白话”阵地的也就只有“农村”了。

9.能够坚持下去的时间还长吗?我们这个国家居然以“互联网”的方式,实现了“推普”!

10.说一下我个人的一些见闻:上世纪90年代末期,我还可以用“白话”训斥学生,学生知道老师不满意了,要安静下来了!今天的课程中,我说了我们城市的某个地点(当然是白话说的!)然后学生们大部分满脸懵逼,我艹,老师你说了啥?我又不得不用普通话说了一遍……这……

11.最终的结论:随着中国的发展,各种物资、人员、资源的调配,最终只有一个结果:说普通话!交流的密度也大也就越容易受到影响!仅此而已!

12.缅怀一下浪费N多时间学习过的“白话”的我,不到二十年“白话”就退居二线了乃至于……哎!

13.无论如何,历史的车轮依然再滚!缅怀、悼念、XX啥的!仔细想想:未来的语言还有没有方言的存在条件?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当然我很喜欢“白话”,但是当“白话”成为沟通的障碍,那么人们会采取什么行动去搬开“这块儿砖”呢?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