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松鼠员工卖公司废纸箱获刑:或卖了300吨,家庭贫困,母亲打工洗碗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DorAemon

将家中弃用的饮料瓶、易拉罐以及废纸箱等通过卖废品的方式处理,几乎是每家每户日常操作。笔者小时候就经常和家中长辈一起,拉着攒下很久的各种“破烂”前往废品回收站卖钱,每次都能换点零食雪糕也是儿时快乐的记忆之一。

可能很少有人会想通过卖纸箱大发横财。然而,近期还真发生了一起公司高管利用废旧纸箱谋取不正之财的事。

三只松鼠高管“卖废品”获利近70万

这件事发生在网红食品公司三只松鼠身上。

近日,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原参谋部总监蒋某和员工童某分别涉嫌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职务侵占罪被判刑。

经法院调查,2016年7月至2020年3月,时任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华北DC高级经理兼天津配送仓经理及华北大区总监兼天津2C发货仓运营经理的蒋某,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北京龙金亿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某赠送的现金279041元和价值429000元的宝马汽车一辆。

除了收受贿赂外,蒋某还于2018年10月至2020年4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伙同童某采取销售不入账或者调整过磅表等方式,将三只松鼠公司出售的价值684000元废旧纸箱占为己有。其中,蒋某分得344000元,而童某分得340000元。

蒋某于2013年7月22日入职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担任物流仓管;2016年7月1日担任华北DC高级经理兼天津配送仓经理;2019年9月12日担任华北大区总监兼天津2C发货仓运营经理;2020年3月8日与华北大区新负责人进行工作交接,交接结束后至案发前任物流参谋部总参谋。

法院认为,本案蒋某身为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和索取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708042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已触犯刑律,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同时,蒋某利用职务便利,伙同童某将公司财务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构成职务侵占罪,属共同犯罪。

最终,蒋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50000元;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5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十个月,并处罚金100000元;

童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50000元。

价值近70万元的废纸箱到底有多少?

2年间陆续通过售卖废纸箱获利近70万元,这件事被报道后,大量网友感到“震惊”:

500

500

500

500

很多网友都表示无法想象能把废纸箱卖到70万元,并且感叹称这得卖了多少纸箱子;也有网友表示,虽然废纸箱不算什么高价值物品,但是其仍然属于公司财产。非法占有就应当收到严惩,不能姑息。

那么,价值近70万的废纸箱到底有多少呢?

抱着同样的好奇心,笔者咨询了北京及周边地区的废旧纸箱回收价格,根据纸箱种类、品相等区别,回收价格也不尽相同。一般情况下,纸箱回收价格多为0.6元每斤,最高不超过1元每斤。

若以0.6元每斤回收价格计算,价值684000元的废旧纸箱等于:

684000/0.6=1140000斤,即570000公斤,相当于570吨;

若以1元每斤回收价格计算,价值684000元的废旧纸箱则等于:

684000/1=684000斤,即342000公斤,相当于342吨。

蒋某售卖的这价值近70万元废旧纸箱重量区间则为342吨至580吨之间。而根据判决书,蒋某是于2018年10月至2020年4月这19个月期间实施的犯罪行为。

据此计算,平均每个月蒋某要卖18吨至31吨左右的废纸箱;平均每天要处理约0.6吨至1吨的废旧纸箱。

家境贫寒,母亲靠洗碗养家

令人唏嘘的是,从判决书中透露的信息显示,蒋某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坏人”,而且原本可以大有所为。

首先,判决书中指出,蒋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收受他人财物的犯罪事实;而且还主动提供了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职务侵占事实,属于自首。这说明其对自己所作所为有明确认知。

其次,从判决书上公布的蒋某履历中可以看出,自2013年入职三只松鼠至2020年七年间,蒋某职位一直在不断上升。案发前身兼数职,而且还升任至物流参谋部总参谋。

这充分说明蒋某的工作能力十分强大,在不算长的一段时间内实现连续高升。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蒋某未来事业理应会更加向好。

一位自称是前三只松鼠产品策划的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评价此事时,公布了一张疑似是三只松鼠创始人章燎原对蒋某的评价。

500

三言财经注:蒋某在公司花名为“鼠卫青”

章燎原写到,自己见证了蒋某在公司的成长,并对其抱以厚望。然而当出现廉洁问题时,章燎原感到惋惜,公司的文化和价值观建设的很好,但是管理和内控体系却没能匹配这种价值观,导致让一个年轻人走上这样的道路。

章燎原还透露,蒋某家庭很贫困,其父亲常年生病;母亲依靠2000元的洗碗工资养家糊口。章燎原表示希望法庭可以轻判,但法律是公平的,公司会给予蒋某家庭物质和精神关怀。

薪酬不高,近期增加激励

从章燎原对蒋某的评价中可知,蒋某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可谓家境贫寒。所以对于蒋某来说,赚钱养家就是他肩膀上的重担。而且一路从基层升任中高层管理,蒋某的工资应越赚越多。

那么,蒋某的薪酬大概有多少呢?

500

根据三只松鼠递交的招股书中数据显示,公司2018年高职级员工平均年薪54.3万元;中职级14.56万元;低职级4.08万元。

500

根据岗位类别,2018年三只松鼠销售类人员年薪6.89万元;管理类人员年薪13.22万元;生产类人员年薪6.57万元;研发类人员年薪14.79万元。

根据这些信息,蒋某大致属于中职级管理类人员。并且考虑到公司每年员工薪酬会有所上涨,如今蒋某年薪至少在15万元以上。

当然,从招股书中透露的信息显示,三只松鼠公司的员工薪酬并不算非常高。但这绝不意味着要通过非法手段获取不义之财。

那么从公司角度讲,一方面要对这种“薅羊毛”行为令行禁止,保持零容忍态度;另一方面,也要从公司制度、员工管理等角度加强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6月18日,三只松鼠发布2021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摘要。公告称,本激励计划首次授予涉及的激励对象共计208人,股票来源为公司向激励对象定向发行的本公司人民币A股普通股股票;拟授予激励对象的限制性股票数量为111.58万股,占本激励计划草案公告日公司股本总额的0.278%。

6月20日,三只松鼠发布2021年事业合伙人持股计划(草案),建立和完善员工、股东的利益共享机制。

该持股计划持股规模不超过385.1575万股,约占草案公告日公司股本总额的0.96%。该持股计划受让公司回购股票的价格为0元/股,无需持有人出资。

持续优化和完善公司激励制度,也是从系统上避免职务犯罪的一种有效手段。“卖废纸箱”事件对于所有公司来说都有一定的警示意义。而对于蒋某本人,相信这段经历能够让其认识到无论何种情况,法律法规底线不能触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