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法国为卢旺达大屠杀道歉:嘴上仁义,心里生意

各位好,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5月底,法国总统马克龙访问卢旺达,他承认,法国对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负有责任。他说,当时他们忽视了卢旺达即将发生屠杀的警告,并实际上站在了种族灭绝政权的一边。

屠杀发生后这三十年里,面对协助大屠杀的指控,法国政府不是装死,就是狡辩,有时候还会反咬一口。2006年的时候,法国法官说卢旺达总统卡加梅有罪,对卢旺达政府9名高官,发了国际逮捕令。卢旺达立即炸了,中断了两国的外交关系。

但铁狼偶尔也会精分。2010年,时任总统萨科齐说,他们对大屠杀的认识存在严重错误,还承诺要追责,让有责任的人受到惩罚。然后又没动静了。到了今年3月,马克龙委派的历史学家也秉笔直书,说政府对屠杀负有重大责任。

总之,在卢旺达大屠杀问题上,法国持续性素质低下,间歇性良心发现。那为什么时隔十一年,法国再次良心发现呢?本期懂点儿啥,我们就来聊聊。

卢旺达国家不大,法卢这个双边关系,处于法国的非洲政策体系下。要想解析法卢关系,得先从更宏观的角度入手。我们先来谈谈法国的非洲梦。

戴高乐曾经有一句话:“如果法国不再是世界性大国,它也就不再是法国了。”结合法国的殖民版图,这句话翻译一下就是,只要法兰西失去了非洲,就“国将不国”。法兰西的大国梦曾有很多含义,黎塞留的专制王权,太阳王的独霸欧陆,拿破仑的军事帝国,戴高乐的独立核力量。但这些昔日的荣光都已消散,最后只剩下一种含义:稳住非洲这最后的遮羞布。

这里面有不少梗。比如,法国是非洲兄弟抬进安理会的,法语是世界第五大语言全靠非洲,等等。请大家不要吝啬,把你珍藏的梗用弹幕发出来。

二战前,法国在非洲一共有21块殖民地,土地占非洲总面积的37%,人口占全非洲24.5%。人口稍显不足,但面积上比英国殖民地还大。四舍五入一下,法国脱欧入非,是非洲头号黄老爷,法军也是非洲第一陆军。

我们知道,二战后,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民族独立是大势所趋。同是殖民老大帝国,英国就比较通透,处理殖民地都有流水线式的程序:搞事藏雷,允许独立,纳入英联邦,卷款跑路。如果当初埋的炸弹爆了,韭菜们斯德哥尔摩一下,甚至会念“老爷的好”。英国就能回来再割一茬韭菜。

法国却没那么容易断舍离,非洲不仅是里子,更是面子。法国政策的总体调性是“同化”,具体手段则是武力镇压。可这种手段不仅会被“自由世界”同行嘲笑不体面,还有可能打不过。阿尔及利亚就是例子。

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经营了上百年,二战后走舍不得走。从1954年开始镇压独立。高峰期法军出动六十多万,让阿尔及利亚人死伤百万。但打了近10年,不仅法军被拖的够呛,第四共和国还直接垮了。虽然没在前殖民地举白旗,但也相当掉份子。

四共垮台了,戴高乐回归政坛组建了第五共和国,怎么办呢?法国官僚还是有智慧,戴高乐放弃了直接干涉非洲,建立起一套“法非特殊关系”。有多特殊?就是绕开正常外交职能部门,通过私人关系网处理对非事务。不是国对国,而是个人对个人,大家过去都是同校毕业,治国靠和小老弟的私交。这种政策下,法国外交部根本不顶事,真正有话语权的是总统府下属“非洲事务处”(cellule africaine),注意,外交部隶属总理,而事务处隶属于总统府。

初代核心人物叫雅克·福卡尔(Jacques Foccard),别号“非洲先生”。他搭建起了一张覆盖法语非洲的非正式关系网络,被称为“福卡尔网”。靠它,爱丽舍宫依然保持着对非洲的影响力,并和非洲各国领导人,也就是各地的小黄老爷联合起来,共同统治非洲。

军事层面,法国勤宣武德,得名“非洲宪兵”。军事基地、国防协议、军火合同一条龙服务,法国的军事影响力,覆盖了非洲四成面积。而且法军该出手时就出手,势力范围内的国家,出现了叛乱、革命,马上就A上去。今天某国首都骚乱,明天外籍军团就坐着直升机过来了。60年代到90年代,法国在非洲有13次军事干预行动。近30年,激增到50多次。翻译翻译,什么叫武德充沛?

经济层面上法国有三板斧,请客、砍头、收下当狗....哦不对,是援助,金融,垄断。1960年,14个法语非洲国家相继独立。阿尔及利亚快站不住了,这些新兴国家就成为了法国援助重点。这个已经标准化了,英国也是这样干的,就像《是!大臣》的主角吉姆·哈克,把国家财政资金划给过去的非洲同学。整个60年代,法国几乎所有双边援助资金,都用在了前殖民地国家。

金融这一块有个利器,就是非洲法郎。这个操作属于无心插柳。非洲法郎是金融工具,殖民地时期发明的。和法郎挂钩,后来又和欧元挂钩,交易中心在巴黎。分家后,新兴国家建构不彻底,搞不了新的金融体系,往往沿用旧货币,形成了非洲法郎区。客观来说,这事儿对非洲国家有利有弊。好处是一上来就有套成熟体系,保证国家不会金融崩溃,坏处是经济晴雨表得看巴黎脸色。实际上,就是青春版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法国建立起了法郎霸权,操纵货币政策、影响财政政策、控制外汇储备,占领市场,掠夺资源,有时候甚至直接拿来割羊毛。

垄断,这是低情商的说法。高情商的说法是:法国与非洲国家经济融合程度很高。殖民时代起,法国巨头就掌握了法语国家的金融、矿业、电信、能源等行业。上世纪90年代,私有化进程又让巨头们分食了供水、电力、农产品等重要行业。非洲市场,就是法国企业的“专属猎场”。

说几个最典型的。非洲法郎区,三家法国银行垄断了70%的银行营业额;世界第四大铀出口国,尼日尔,70%的铀出口被法国能源巨头控制。法国核电是很强大的,工业原料就是从这些国家来。法国医药集团赛诺菲(Sanofi),是非洲第一大药品供应商。

讲完了法非的特殊关系,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卢旺达大屠杀时,法国到底做了什么?简单说,其实法国知道屠杀会发生,他们也有能力阻止屠杀,但他们啥都不干,默许了。最后甚至协助行凶,以人道主义名义帮屠杀者逃跑。

先简单回顾一下惨剧的背景。殖民者来之前,图西族、胡图族就存在,但更多像是一种经济阶层,互相之间还有流动性。图西族是相对高等的,比如有了一些财产,10头牛,就能算作是图西族了。图西族也可以叫富人族,人口只有14%左右。殖民时期,德国和比利时的殖民者挑拨内斗。说富人族和穷人族体貌特征不一样,建构出了两个相互对立的共同体。扶持图西族当统治阶级。独立后两个族群长期互相仇视。


1990年,卢旺达爆发了内战,殖民时期的“穷人族”胡图族是政府军,“富人族”也组成了反政府武装。1994年4月,胡图族总统坠机身亡,于是胡图族精英就开始屠杀图西族,不仅杀图西族,还杀了很多温和派。七百万人口的卢旺达,三个月死亡近百万人。随后,被屠杀的图西族主导的“卢爱阵”控制了全国,建立起新的政府,全面清算屠杀罪行。

卢旺达不是前法国殖民地,但是独立后跟法国走得很近。1962年到1993年,这三十年,法国援助卢旺总共2.8亿美元。1990年内战爆发之后,法国总统密特朗认为卢旺达这个法语国家,受到了“英语势力”的入侵。他不仅派自己的儿子去social,还直接派兵参战,力挺胡图族政府。屠杀前,法军在卢旺达是有军事存在的。

屠杀开始后,根据此前的协议,2000名图西族的武装是可以开进他们族聚居区的,维持秩序。如果这样,就有可能遏制屠杀的蔓延。可是法国伞兵蓄意设置障碍,阻碍他们进入,导致屠杀扩散。

然后是臭名昭著的“绿松石行动”。屠杀持续几个月后,安理会终于授权法国开展人道主义援助。怎么援助的呢?法军在卢旺达西南部划定了“人道主义区域”,禁止任何武装进入,帮助难民逃亡刚果(金)和坦桑尼亚。

要注意的是,这些难民大部分不是受屠杀的图西族,而是胡图族。且他们中混入了大量参与屠杀的前政府军武装。这些手上沾满鲜血的罪犯,在法军的保护下,被当作难民安全撤离。而当这些“难民”到达刚果(金)的难民营时,甚至还全副武装。

还有更让人血压飙升的。法军拒绝图西族难民进入驻地避难,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屠杀。而图西族武装兵临城下时,法军将一批胡图族政府高官直接送到巴黎,理由是他们可能死于部族冲突,要实行人道主义援助。被屠杀的一方就死在眼前,根本不管。屠杀的一方,却要送到法国,这就是法国的“人道主义”逻辑。

事情到这里结束了吗?没有。法国这个时候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胡图族的“武装难民”被法军“护送”到刚果(金)后,把难民营就地当作兵营,频繁跨境搞破坏。难民涌入又激化了刚果(金)内部族群矛盾。两族本来是一波人,都住在东非大湖区这一圈,各自还有很多“亲戚部族”。现在矛盾集中爆发,刚果(金)、乌干达、布隆迪,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跑。

随后就更乱了,又爆发了两次刚果战争。第二次刚果战争又称非洲世界大战。最多时有八个国家同台竞技,差点把非洲大湖区的服务器打关服了。战争结束之后,各参战国靠掠夺资源赚得盆满钵满,唯有刚果(金)一跃成为奇葩小国中无冕之王,所有“失败国家”在它面前都显得成功。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为什么这次马克龙要认错?先说结论,这些年法国在非洲经济影响力与日俱减,现状逼迫马克龙,必须去做些什么。

法国对非出口的市场份额,2000年时是11%,2017年时只剩下了5.5%。绝对值也从2013年的730亿美元,下降到2019年的570亿。哪怕是法国最苦心经营的非洲法语区,市场份额也从2001年25%,下降到2017年15%。

与之相对的,中国的非洲的市场份额,从2001年的百分之三暴涨到百分之18。2017年,德国取代法国成为欧洲最大对非出口国。

所以2019年法国外交部文件,详细分析了法国在非经济现状,结论是要重振法国在非洲的经济存在,任务“非常紧迫”。

法国其实很清楚,你我本无缘,全靠我掏钱。非洲对法国而言很重要,但法国对非洲不一定那么重要。相反,没有法国,对非洲来说很重要。少了一个老大哥、寄生虫,多了一个像中国这样,认真共同发展的新伙伴,非洲国家其实非常乐意。

马克龙上台之后,着力挽救法国在非洲的影响力。这就有两个方面,结束法非特殊关系,重振法非经济关系。这两方面又是息息相关的。

法非特殊关系有极强的延续性,现在还带着鲜活的殖民主义烙印。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叫“爹味十足”。希拉克、萨科齐、奥朗德、马克龙,几任总统都想推进法非关系正常化。但公开化、透明化、平等化,就必然会动利益集团的蛋糕。你们四个人,要换老爷们五代家业,人家能答应吗?

可不答应也得去做。马克龙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机构上,他弄了一个“非洲事务委员会”,新人新机制。金融上,他把西非法郎改名为“埃科”(Eco),并且放松了对西非的金融管制。安全上,推动反恐“欧洲化”,让欧盟参与非洲反恐。

经济,则是重中之重,走的是实用主义路线。马克龙致力于跳出传统势力范围,与各个地区大国搞好关系,为法国企业提供新商机。

卢旺达是一个很好的切口,不是法国前殖民地,也不是法语大国。而且自从法国帮着前政府制造屠杀,两国关系一直恶劣。如果能恢复关系,无疑能极大改善法国国家形象。这样一来,主义生意都有了,里子面子都美了。

马克龙想打卢旺达牌,此前就有信号。法语国家组织,是法国通过文化纽带施加影响力的组织。2018年,马克龙把卢旺达的外长推选为秘书长。要知道,这个位置以前可是前殖民地官员坐的。

这次马克龙的措辞、态度已经突破法国政府道德上限,可以说是史上最佳了。可光是口头告解没有意义,要真的想表现诚意,我给他支一招。像当初萨科齐承诺的那样,彻底清查责任人。当时的法国总统密特朗已经去世了,没关系,从他往下,各级有责任的官员、犯下直接罪行的军官与士兵,有一个抓一个,逮捕后统一引渡,交给卢旺达审判。希望法国政府早日开始这项浩大的工程,早日给死难者及其家属带来真正的慰藉。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