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ACG

总是被激起无尽的食欲

来源:牛旭 触乐

我的嗅觉天生灵敏,如果没有感冒的话,连别人洗没洗头都能闻得出来。这并不算得上某种长处,因为身处大都市,上下班途中那些密闭空间里混浊的味道都让我难以忍受。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嗅觉对于分辨美食大有用处。每次饭点将至,办公室里飘来各位老师用餐的香味时,我都能敏锐地察觉到味道源头是什么,且一猜必中。唯一一次猜错是胡博士做的牛肉汤,味道之鲜让我误以为是三鲜锅巴。

文字里描绘的美食也很吸引我。还记得小学的时候,百无聊赖的我只能翻书柜中哥哥姐姐们留下的藏书和课本来读。因为岁数实在太小,高深的文学著作往往记不住也看不懂,翻来覆去看过一遍,只记住了那些让我垂涎欲滴的美食,尽管它们一开始被描绘出来并不都是为了勾起读者的食欲。

500

哥哥姐姐们留下来的课本已经找不到了,这图是网上找来的,长得差不多

季羡林先生在《赋得永久的悔》里,通过“白的”“黄的”“红的”(3种不同的面粉制作的面食)等食物体现穷困岁月里母亲对自己的关爱。当我读完后,反而对文中提到的黄面糕、白面饼子等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变色龙》的故事里,我没看懂反动政权走狗们的丑恶嘴脸,而是对“醋栗”这一食物充满好奇,并且尝试用家里的糖炒栗子勾兑陈醋一起食用,那感觉让我至今难忘。

像这样的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食物还有很多,红军战士煮的野菜鱼汤、鄂伦春族老人用胃袋炖的牛肉、“羊脂球”的提篮里裹满胶冻的鸡腿,甚至是小栓吃的人血馒头(那时候只能联想到烤馒头)。

500

除了《羊脂球》,莫泊桑的短篇小说里还提到过法式炖牛肉、黄油煎鲈鱼等多种美食

在虚拟世界里也有许多美食元素能勾起我的馋虫,比如《众多回忆的食堂故事》这款手游里出现的多种日料,画得不算华丽,菜式也都是朴素而家常的,但每一道菜都有股温暖而亲切的感觉。因为在游戏流程里没法吃自己做的料理,在通关后的某天夜里,梦中的我走进这家小店,点了份日思夜想的蛋包饭埋头猛吃。酒足饭饱后,沐浴着午后的阳光,我看着结束了忙碌的老奶奶捧着茶杯在柜台后面歇息,感到一阵阵发自心底的温暖。

500

每个客人喜爱的食物背后都有一个小故事,给看似普通的食物增添了许多魅力

同样是制作食物给别人吃,《煮糊了》里面出自我和伙伴手中的食物就完全不能勾起我的食欲。除去这些吃的被送去别人的餐桌后就再也见不到的原因,制作过程中,我们总会把食材丢得满地都是却还照旧上菜的行为,让我实在没法对成品产生一点胃口。

《巫师3》里面虽然没有直接吃食物的动作,并且食物对于战斗损伤的恢复也不算效果明显,但波兰人的用心程度实在是令人感动。在游戏中食物种类五花八门,数量也非常之多,如果没有刻意暴饮暴食的话,主线流程打下来后背包里一定是塞满了各处搜刮来的美食。这些美食有的吃了就再也得不到,都被我珍藏在背包里,在冒险中时不时会打开浏览一下,过过眼瘾。

500

维吉玛冠军!干杯!这只是孤独的美食家杰洛特非常小的一部分库存,为了避免吃掉绝版的食物,平时我只会选择洋葱和狼肉来充饥

游戏中的美食元素充满诱惑,但在游戏里让我为吃而吃的话,我反而胃口欠佳。《饥荒》里面红通通的大肉丸子虽然看着很丰富饱满,但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担忧让我觉得这东西味如嚼蜡。整体色调偏灰暗的绘画风格让我觉得,这些食物都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冷盘,根本无从下口。

500

我在《饥荒》里擅长扮演米虫,大部分时间只靠朋友供给的肉丸度日

还有一点我自己都感到费解,除了食物的元素吸引,游戏中一些其他元素也会莫名其妙地激起我的食欲,比如《反恐精英:零点行动》里面,敌人在爆炸死亡后会被炸成四处飞溅的碎块,在那些碎块中,带着血肉的腿骨看上去怎么都像是一条还没被火烤的羊腿。同理的还有《克苏鲁的呼唤》一开场,在满屏都是腐烂的脏器和肠子的包围中,我突然急切地想要吃一碗热腾腾的卤煮来舒缓不断下降的San值。

500

克总下巴上那一大串鱿鱼须我也惦记了不是一天两天

因为此前总会日夜颠倒,还作死般地拿可乐当水喝,我的身体状况逐渐恶化,现在只能在医生的告诫下戒掉甜食和碳酸饮料,并且与一些食物彻底无缘。为了避免自己因为经常看到好吃的而把持不住,我会刻意避开许多出现美食的游戏内容,但肚子里的馋虫永远是诚实的,当我对着“大表哥2”里面的燕麦饼干咽下口水时,我知道自己无可救药。既然没法大快朵颐,那么干脆看个过瘾,做个快乐的云美食家好啦。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