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额度的流动

欧盟碳达峰时间;

欧盟27国作为整体早在1990年就实现了碳排放达峰,但各成员国出现碳排放峰值的时间横跨20年,德国等9个成员国碳排放峰值出现于1990年,其余18个成员国碳排放峰值分别出现于1991-2008年。

欧盟碳排放峰值为48.54亿吨 CO2当量,人均碳排放量为10.28吨CO 2当量,主要的碳排放源为能源活动(含能源工业,交通,制造业等)。1990年碳排放达峰时,欧盟能源活动的碳排放量占碳排放总量的76.94%,其次是农业(10.24%)和工业生产过程(9.24%),废物管理占比较低(3.59%)。1990-2018年间,由于欧盟工业生产过程和废物管理的碳排放量降幅相对较高,能源活动和农业的碳排放量占比略有升高。

美国碳达峰时间;

美国碳排放峰值出现于2007年,比欧盟的德国、英国和法国以及东欧成员国晚15年以上。碳排放峰值为74.16亿吨CO2当量,人均排放量为24.46吨CO2当量,比欧盟人均水平高出138%。

美国主要的碳排放源为能源活动。碳排放达峰时,美国能源活动的碳排放量占比为84.69%;而农业、工业生产过程和废物管理占比较低,分别为7.97%、5.31%和2.03%。由于能源市场上价格便宜的天然气发电逐渐取代燃煤发电,碳排放达峰后,美国能源活动和工业生产过程的碳排放量占比呈下降趋势。

中国碳达峰时间;

中国承诺2030年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

碳交易和碳价值;

以特斯拉为例证,特斯拉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财报数据显示,特斯拉第四季度营收107.4亿美元,2020年全年,特斯拉实现净利润7.21亿美元,2019年同期亏损为8.62亿美元。特斯拉2020年净利润中,有15.8亿美元靠卖碳排放信用额度获得,2019年特斯拉靠卖碳排放信用额度获利5.49亿美元。

碳排放的货币价值和流动性都具备了可行性,并且已经实际发生。碳排放具备很大的经济价值的,拥有过剩碳排放指标的企业可以通过碳交易,使碳排放在供需企业之间流动,甚至决定企业的盈亏。在碳排放的供给端,过剩的碳排放可以从碳排放额度转变成货币。但是在碳排放需求端,货币转换成碳排放额度增加需求方企业的资本成本。

碳配额;

既然碳排放是具有巨大经济价值的,并且可流动的,有些国家已经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碳达峰。已经碳达峰的国家在购买商品时,应该在支付货币的同时支付相等量的碳排放配额。譬如购买100吨商品价值100万,此种商品消耗碳排放额度100,在支付交易时,应该支付100万货币和100碳排放额度。

碳排放配额的公平性;

现有的碳排放额度,已开发国家的人均碳排放额度,远远大于未开发国家的碳排放额度。已开发国家购买制成品支付货币后,未开发国家消耗了资源,消耗了碳排放额度,未开发国家的人民碳排放额度就减少了。未开发国家的人均碳排放又低于已开发国家的碳排放额度,想要提高生活水平或者提高制成品出售,就要购买碳排放额度。碳排放额度高的又是已开发国家,未开发国家又要用营收结余,向已开发国家购买碳排放额度。因此,要实现碳排放的公平性,在于碳排放作为商品交易的配额指标,有多少碳配额交易多少商品。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