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户外被骡子撞飞、差点掉进悬崖,但我并没有被吓退缩,反而爱上了它

【本文来自《从雪山死里逃生、在墓地安营扎寨,我们为什么痴情于越野?》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我曾经也是一名户外爱好者,对于户外运动这东西,我感觉就是外面的人不理解,里面的人越陷越深。

文中说的雨崩是个我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地方。大约9年前我是个体力极其不好的人,在去雨崩之前我旅行过,但是基本都是偏休闲类,即使是爬山什么的,都是到比较成熟的景区,从未想过我也能踏进徒步圈子,然而雨崩改变了我。

那一年我发小“忽悠”我,到云南一个很美的地方旅行,靠近丽江,但也就是头一天要爬个山比较累,其他没什么事,当时我没去过云南,也没什么机会去,就跟着去了。

没想到雨崩的徒步强度超出了我的想象,当时我们是在一个户外俱乐部报名去的,有一个年轻小伙子做领队,包括我们俩在内整个队伍12人,三四天时间走了80 90公里,而且那还是在高海拔地区!当时的雨崩,车辆是无法进去的,里面就两村子,雨崩上村雨崩下村,里面和外面唯一的通道就是土路,要么靠双腿爬要么靠骡马驮。

我那会身体缺乏锻炼,第一天进雨崩村那会可算要了我的老命,首先要背着自己的物品不断上爬,然后再走一段很长的下坡路(这段路后面在原路返回那会又成了上坡路),我进山的那天的前天下了雨,土路变得十分泥泞,更加难走,队里很多伙伴在上坡的时候都选择用骡马驮上去,我嫌贵,没用,结果一路坚持到村里,过程嘛,想象一下一个缺乏运动的小胖子是怎么走几十公里的就知道了,相当相当痛苦。

第二天凌晨四点多起来,五点钟出发去看冰湖,路上各种上坡、土路、石头路,很多地方都是原始树林,又是一个高难度的挑战,队里的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姐姐,在路上还被虐哭了(后面到了个3700的山口这姐姐高反晕过去了),可在那里,哭也没办法啊,无论前进还是后退,都要走很长的路。有个妹子中途走不下去,被我拖着走了一路……

大家伙就只能跟着领队走,有的人走慢了跟丢了,只能跟着别人的队伍去了,结果别人的队伍走错路,他们也跟着走错路了,好在当时也没有迷路,最终还是走回去了。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候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对徒步困难的想象只停留在会不会高反,会不会累得走不动的情况,没想过是不是会被野兽袭击,会不会迷路。凌晨出发,在冰湖玩了很久,回去雨崩之后,已经是大晚上了。

第三天又是凌晨起来,走神瀑,学当地人转神瀑,走神湖。一路没什么事,可在出山那会出事了,上面说的大姐姐,在回去的路上,高反晕倒了,靠着领队和几个男士轮流把她背下山去了。还有一个妹子,被艰苦的行程虐到嘴唇发白,几乎晕厥。

至于我嘛,路上被骡子撞飞,差点掉进悬崖,多亏两个不认识的大叔把我拖着,要不然小命都交代了。最后我荣幸地成为全队中四名全靠双腿走完全程的人之一,当然代价就是左膝盖疼了很久。

住的地方也很原始,一群人都睡大通铺,住的都是简陋的泥瓦房。

然而,这次徒步的经历让我从此爱上了户外旅行,并没有被吓到退缩,原因可能在于两点:

第一,通过徒步旅行发现了自己的潜力,通过征服原始的线路得到了满足感和成就感,就像我前面所说,我本是一名缺乏锻炼的人,但是却完成了很多人都没做到的事情,这种心理上的满足估计就和金榜题名差不多吧;

第二,和志同道合的驴友结伴出行,路上乐趣满满,通过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经历分享,得到了快乐。

第三,陌生的环境带来了新鲜的体验,认识了更多陌生的人,遇到了一些日常生活中没有碰过的事情。那个时候没有朋友圈晒图文化,甚至在徒步过程中手机很多时候都没有网络信号,但是在暂时远离城市生活那会,确实很容易获得实实在在的快乐

在那之后,我开始参与不少徒步路线,比如冈仁波齐转山,玛旁雍错转湖等等,之后又机缘巧合换了旅行方式,很少再去做这种户外徒步旅行,但那已经是后面的故事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