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震荡再现,重庆财信发展内外交困

500

  文丨西部菌

  重庆上市公司财信发展,日前再次迎来重大人事调整。

  其17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提到:

  公司董事兼总裁王福顺、副总裁彭胜昔、监事唐宗福辞职。同时,已同意聘任惠文为公司副总裁,并提名刘硕为公司第十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候选人…… 

  其实就在今年2月,财信发展就曾进行过一次调整,“80”后的贾森上任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而去年12月21日,高级副总裁王少宇也因工作调整原因申请辞职。

  不到半年时间,三次出现高层变动,如此频繁的调整换人背后,以地产为主业的财信发展,确实面临着显著的发展困境。

  01

  对于总裁、副总裁、监事的集体辞职,财信发展的公告并没有作过多的解释,而是以“个人原因”一笔带过,但在当前的环境下,如此密集的调整显然不是偶然。

  首先,房地产市场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整个行业进入减速周期,并且三道红线、供地两集中等政策接连落地,对大中小房企的管理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500

  来源:财信发展官网

  再者,具体到财信发展自身而言,其一直以来的发展思路,也存在着一些问题,需要通过激活新鲜管理血液来调整航向。

  背靠财信集团的财信发展,地产业务要追溯到1996年,但尽管在渝派房企中历史不算短,财信发展过去这些年来,却并没有像龙湖、金科那样,在房地产行业的黄金年代加速扩张。

  财信发展的官网提到,住宅方面,“已形成以顶级豪宅、都会大盘、青年社区及文旅度假的四条产品线”。

  可以看出,财信发展更多是专注相对来说偏高端的精品、定制项目。

  这种差异化定位,让财信发展在早期贡献了不少带有地标属性的建筑。

  比如在此前的《剑指大西南!80后新帅上任,掉队的重庆财信能圆梦吗》中,西部菌提到,观音桥的新世纪商厦、市国土局大楼、江北嘴的中信银行等,都是出自财信定制的手笔。

  另外,像重庆财信丽晶酒店,在本地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并荣获了“2017年城建榜年度奢华酒店”、“ 2018最佳人文设计酒店”等殊荣。

  但收获的这些荣誉,并没有刺激财信发展加速扩张,在房地产行业狂飙突进的时代,财信发展一直是佛系式地发展。

  在官网自我介绍时,财信发展多次提到,自己是“重庆本土房地产企业前6强”。然而就销售数据来看,严重掉队的财信发展,早已看不到头部渝派房企的车尾灯。

  2020年年报显示,财信发展的签约销售金额为70.67亿元。作为对比,金科为2232亿元,即便是规模更小的东原地产,也有324.8亿元。

  02

  随着房地产市场进入存量时代,错过扩张机遇期的财信发展,再也无法淡定了。

  2017年,财信发展采取了两个重要动作。

  其一,是收购重庆瀚渝再生资源有限公司100%股权和陕西华陆化工环保有限公司70%股权,切入环保赛道,试图开辟地产外的新增长点。

500

  来源:网络

  其二,地产业务方面,从大本营重庆积极向全国多个城市扩张,先后进入了连云港、威海。此后又陆续杀入常州、镇江、石家庄、惠州等多个地区,全国化征程明显提速。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财信发展还将管理总部迁至深圳,与北京总部形成南北双轨运行。

  不管是区域布局,还是总部调整,从佛系发展转向主动扩张的财信发展,在最近几年确实折腾出了不少动静,但奈何形势比人强,财信发展的规模化扩张,并没有太明显的起色。

  比如在营收层面,2019年,重庆分部贡献了75.57%的营收,江苏为23.64%,其他区域聊胜于无。2020年重庆分部的营收占比有所下降,但依然达到66.45%。

  再比如在销售层面,财信发展2019年的销售额为70.23亿元,2020年为70.67亿元,销售增长停滞不前。

  中指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房地产销售额百亿以上企业排行榜》显示,2020年,共计166家房企跻身百亿元军团。也就是说,财信发展远在百名开外。

500

  来源:财信发展年报

  并且,财信发展未来的规模增长空间,也值得怀疑。根据年报,2020年其全年新开工面积约84.6万平方米,比76.16万平方米的签约销售面积高不了多少。

  在土储方面,这一年,财信发展一共就只有四块地进账,其中重庆三块、天津一块。

500

  来源:财信发展年报

  截止到2020年的累计土储,总建筑面积只有119.92万平方米,不到2020年签约销售面积的两倍。

  在行业加速洗牌的背景下,大小房企的拿地能力,出现了明显分化,资源向头部集中的趋势在不断加强。小型房企财信发展又能够在土地资源储备上,为销售增长提供多少想象力?

  03

  对财信发展来说,最尴尬的地方在于,其发展高度依赖重庆大本营,但在重庆市场上,它几乎又毫无存在感可言。

  一个是,前段时间的重庆首次集中供地上,46宗地引来激烈争抢,最终被二十家左右的开发商分食,其中不乏一些小型房企,但并没有财信发展的身影。

  集中供地错过一次,下次就要再等几个月,以“有质量的规模化发展”为战略目标的财信发展,在重庆大本营都无法及时补仓,未来又如何守住仅有的本土优势?

  事实上,这正是小型房企财信发展生存困境的一个缩影。其实,在过去几年来,为了弥补资源获取的劣势,财信发展的扩张,往往也是通过联合房企合作开发。

  比如和蓝城合作的重庆财信蓝城桃李春风项目,和中梁合作的重庆财信中梁首府、中梁华府等等。

  联合开发提升了扩张效率,但却稀释了利润。2020年,财信发展的营收60.52亿元,同比增长78.30%,但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1.16亿元,同比增长只有6.82%,严重不匹配。

500

  来源:财信发展年报

  去年7月,增长乏力的财信发展,依旧野心勃勃地发布了重庆公司未来三年战略规划:

  2020年,立足重庆,18子耀渝州;2021年,布局成都、贵阳,挺进大西南;2022年,进驻西安、昆明、南宁,覆盖西南,实现百亿目标。 

  但也是在去年,三道红线正式落地。而根据公司公报,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财信发展的资产负债率84%,已经至少踩线一条。

  自身的规模相当有限,又没有绿档房企的政策优势,实事求是地说,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财信发展百亿目标的实现,都面临着一定的挑战。

  那么,随着频繁的高层换人调整,身处十字路口的财信发展,未来又能否在新人的带领下,闯出一番新的天地?我们拭目以待。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