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 在成都的动物救助站,我见到了从盲盒里被解救出的宠物

500

  “日,我掉沟里了。”

  几日前,我正在家赋闲,好友小吴忽然发来这样一条消息。

  我忍住窃笑,问她是怎么回事。

  没多久,她发来几张照片,里面全是猫狗,说:“开了那么久山路,可算是到了。”

500

  原来,她去了位于成都双流尖山坡上的“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这里正紧急招募志愿者。

  因为前段时间网络上引起热议的成都“宠物盲盒”事件,这里成为了主要救助基地。

500

   活体盲盒,一条沾满了鲜血的宠物产业链

  5月3日,成都市金牛区的一家中通快递货车被“端”了。

  夜里9点多,“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拦住了一辆运输车。这辆车的后车厢里,传来阵阵惨叫,听了直让人头皮发麻。掀开一看,里面摞满了笼子,惨叫的源头就在这——一只只幼猫幼犬,被随意混杂摆放,未经任何安全措施,局促被放置在简陋的笼子里。

500

  图源: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

  这其中有不少小生命奄奄一息,更有部分尸体早已僵硬。剩下的则是一片恐慌的嚎叫,和一双双因为无助而瞪大的眼睛。

500

500

  图源: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

  这些被囚禁在笼子的小生命,正是将要发往全国各地的“宠物盲盒”。

  在拼多多、淘宝等电商平台上,“只需9.9元就能收获爱宠,开出稀有名贵品种”的噱头,吸引了不少买家。遍布大街小巷的盲盒售卖机本是售卖玩具,有人巧借了这一概念,活体盲盒好像更加新鲜刺激。

500

  图源微博@零食少女

  一条沾满了鲜血的宠物产业链,由此形成。猫狗贩们与快递公司勾结,前有做的光鲜亮丽的假图广告,后有狗场快递公司一条龙,趁着深夜,在完全违反活体运输的基本法律前提下,一车车奶猫奶狗被强行装进“盲盒”,发往“新家”,送到搓手等待开盒抽奖的“主人们”手中。

500

  图源微博@零食少女

  但即便“盲盒”到手,开箱之后,盒内很可能是一具具尸体。在买家的差评栏里,不乏一张张奶猫奶狗的遗照,在商家眼中,他们只不过是可以被任意退回调换的“商品”,实际上那些被退回的动物尸体,都被丢进破破烂烂的麻袋,撇在了人们看不见的地方。

  直到这些急需被解救的生命,遇见了“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

500

   一场“硬仗”,解救宠物盲盒始末 

  成都市双流区的陈运莲阿姨,是“爱之家”的负责人。救助中心于1997年由她创办,如今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动物救助基地之一。通过小吴的帮助,我辗转联系到了她。

  已经四五天没怎么合过眼,休息时间不足几小时的陈阿姨,语气很疲惫。“爱之家”在各大平台上的账号,都已从5月3日,不间断更新着“宠物盲盒”的最新进展。而在其中,年过70的陈阿姨,始终奋战在第一线。

500

  图源b站@爱之家的小伙伴

  整起“宠物盲盒反击战”,始于爱之家志愿者的一次暗访侦查。

  当时志愿者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找到了金牛区荷花池的一处狗场,与其附近的中通快递公司网点连同搞“宠物盲盒”买卖的证据。随后,他们连忙拨通了陈阿姨的电话,表示情况已经非常紧急。在此之前,陈阿姨未曾了解过宠物盲盒这种新型“营销手段”,但听过举报者提供的信息后,陈阿姨毅然决然,即刻赶往现场看看。

  救助动物长达25年的陈阿姨自认为已经“身经百战”,结果到了现场,还是出离愤怒。面对惨烈情景,陈阿姨火速拨打了110,随后在公安和执法人员以及志愿者的帮助下,她开始跟狗贩正面对峙。在爱之家b站发布的视频中,陈阿姨将活物运输的法律法规一一在犯罪者面前高声诵读,这些她都熟稔于心。可是即便在法律完善的情况下,有许多人仍视若无睹,知法犯法。他们不被法律所约束,也早已挣脱了人性的“束缚”。

  视频连接请戳

  陈阿姨说道理讲人情,与那位“年纪轻,刚入行不久“的狗贩聊起了人性善恶,一番苦口婆心,终于让狗贩态度有所松动,同意他们接走这一箱箱“货物”。

500

  图源b站@爱之家的小伙伴

  连夜,幼猫幼犬们被送往位于成都西门的石板滩宠物城,进行妥善的医疗救治。其中还有不少志愿者与热心人士自发运来了营养品与药剂,许多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奶猫奶狗因此获救。在经过猫瘟犬瘟及高风险传染病的筛查后,它们将被送往双流的基地进行隔离,以及后续安置。

  这场“硬仗”打下来,共计157只幼猫幼犬获得了救助。但不知道在之前的无数个深夜里,还有多少只幼小的猫儿狗儿性命断送在运输路上。

500

  图源@b站爱之家的小伙伴

  虽然成功救下猫狗,可陈阿姨和志愿者们的战斗还没结束,后续的喂养、隔离、治疗等等工作,每一件都是相当繁重辛苦的差事。

  陈阿姨坦言,救助中心最开始是她一人撑起,很多事情必须亲力亲为,即便有许多好友志愿者的帮助,但面对这种紧急的救助事件,人手实在不够充裕。于是在原本阵容不堪负重的情况下,她们只得紧急招募更多的志愿者。

  小吴正是看到紧急招募的消息,随即加入的一位新志愿者。

500

  从她发来的照片里,我得以窥见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的样貌:

  一个地处偏僻的山坡上,矗立着两道大铁门。铁门背后,就是猫猫狗狗的桃花源。很多早年间得到救助的猫儿狗儿们,在山坡上散步,太阳下打盹。整体看来,颇有“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的气质。

500

  图源@朋友小吴

  小吴刚到救助中心时,已有部分“宠物盲盒”事件中获救的奶猫奶狗转运到了双流。现场人手明显不足,只有几位大爷大妈和一些年轻的志愿者。他们一边要对送来的“新村民"进行集体洗澡,隔离分类,一边还要保证已在救助站数量庞大的“原住民”的生活质量不受影响。

  初来乍到,小吴一时难以插手老志愿者们的工作,于是扛起捡屎筐,手握屎铲,开始了在救助中心的铲屎官生涯。

500

  与其他志愿者们一样,他们除去铲屎,还需要给每一位小猫小狗洗澡。小吴说,她每天回家第一件事也是洗澡,浑身喷酒精,消消味道,也曾有过不想再去的“坏念头”,但上次离开时,有只不足3个月大,还很奶气的泰迪,一路送她到了大门口,泪汪汪的眼睛里写满了“念念不忘”。

  还有一位“迪士尼大爷”,也让小吴难以忘怀。虽然他跟小吴讲话语气有些凶悍,可只要他一走路,救助站里的狗都会簇拥跟随着他,就像是迪士尼电影《108只忠犬》中的主人公一般。

500

  图源@朋友小吴

  在爱之家,小吴能感觉到自己从第一次看到“宠物盲盒”事件的巨大愤怒中,走出了点。至少,在这里她看到了,小动物们得到了人类的善待,很有可能是今生第一次,但它们或许能够知道,人类不全是那样的。


500

   救助不会停,对于动物的不良消费可以停吗 

  不少事情正在发生好转。

  今天又有越来越多情况稳定后的奶猫奶狗,从早先安置的石滩场宠物城转运来双流。

  与之前人手不足的状况相比,这次来参与救助的志愿者也明显多了,以往是零星的几部车,现在一度停到山坡外的大道上。

  与此同时,早早赶往双流救助中心的小吴也发来捷报:“路我已经开熟了,这次没栽沟里。”

500

  图源@朋友小吴

  但在这时,他们面前仍有一项艰巨的任务——给“新村民”和”原住民“(高达上千只猫狗)注射狂犬疫苗。出于安全考虑,以及为了让它们能够尽快适应救助中心的生活,狂犬疫苗是必须要打的。

  此时的成都已经提前进入酷暑,这使得这项任务更加艰巨,因为天一热,狂犬疫苗在常温下便会失效。成箱成桶的疫苗,从冰柜里面拿出来,便需要立即进行接种,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救援。

500

  图源@朋友小吴

  虽然来的志愿者多,现场却没杂乱,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兽医或是普通大夫,负责给猫犬进行皮下注射,一些此前并无经验的志愿者们,要拿着对动物无害的喷漆,对动物们进行是否打过疫苗的标注。小吴铲屎官也因此荣升成了小吴护士,当然,她是负责在山坡上抓狗送去扎针的。

500

  图源@朋友小吴

  许多猫儿狗儿因为之前的受创经历,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创伤,比较难安抚,打针现场难免狗飞猫跳,是个力气活。从早上9:30到10点多,疫苗补完计划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有100只猫犬接种了疫苗。

  早前小吴就注意到一个冷面大爷,埋头钻进瓦房里帮忙给狗狗打针,经过一段时间又会出来透透气,表示必须得恰根烟缓缓。

  小吴问他,那今天只打这么多行不行,冷面大爷看似冷酷,眼神却十分坚毅热血:“继续打!都得打完!”

500

  对于陈阿姨和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来说,这次的救助只进行了部分,基地里本身已有5000余只猫狗,但是该做的每一项救助工作,他们都要对每一只动物负责到底。在疫苗全部接种过后,陆续他们会逐步落实防疫健康证,集体绝育等一系列完善的合规救助手段,也让这批奶猫奶狗进入领养程序。

  陈阿姨知道,这次事件过后,他们要从更多猫贩狗贩手里,救下一只只鲜活的生命,还有很多场”硬仗“要打。事实上,在整个成都,甚至全国各地,供应“宠物盲盒”产业链的猫贩狗贩不计其数,等待被救助的小动物们同样在渴望得到关注。

  然而时至今日,就在“爱之家”的救助工作忙到不停歇时,电商平台上的“宠物盲盒”仍未下架,销量居高不下,不知道监管部分,能否加大力度。我们也希望在更多的平台上,看到有关于“宠物盲盒”的发声。

500

  图源微博@零食少女

  小时候,学校门口路边上总有商贩支起摊子,上面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小鸡,班里的大伙都觉得拥有一只彩色小鸡很体面,尽管它们没几天就会死在课桌的抽屉里,很快又有下一只不同颜色的小鸡,出现在那。

  不止彩色小鸡,为了让猫咪更快变成猪,有肉感,喂食发腮粉。让狗狗眼睛看起来更有神,更可爱,做双眼皮手术。商家们将人类的爱憎喜恶变为宠物行业一本本血淋淋的生意经,对动物的奇怪改造与迷之售卖,从未停过。

500

  出于好奇,出于新鲜,或是其他理由,即便知道这背后有多少动物将会丧命,却依旧有人愿意购得一份“猎奇”,这次会有“宠物盲盒”事件的发生,“人体盲盒”还会远吗?

  而面对着那些,仍在用动物的鲜血为自己铺就发财之路的商人们,陈阿姨在此奉劝: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为利而踩着小生命生命尸骨,挣血腥钱,太残忍!既有国法,应依法行事。否则因果有报!

500

  跳海大院附议。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