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基金季新星的大消费「独门秘籍」

500

曲艳丽 | 文

十一年大消费领域投研经历的季新星,有一套独门秘籍选股法。

他称之为“四象限选股法”:

横轴是需求,纵轴是供给(供给,换句话说,是行业集中度)。28个申万一级行业、4000多家上市公司,均可在坐标系中找到位置,一目了然。

500

对季新星而言,一象限是首选。行业处于成长的初中期,需求增长快;与此同时,行业集中度高,即公司的定价权强,则可充分受益于蛋糕快速扩张。

免税是典型案例:2019年以前,行业以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速,已然较快,2020年上半年的免税新政后,可能当年即翻倍,且预计未来三五年,维持年复合50%以上增速。尤其是,供给端有牌照管控。因此季新星重仓了行业龙头,因为符合选股审美。

四象限是次选。行业需求增长快,但相对较为分散。“选竞争优势很明显的公司,无论品牌、渠道或产品。”季新星称。

竞争优势导致份额提升,与行业增长形成双轮驱动。如化妆品、教育、医美等,均属此类。

第二象限亦为次选。需求增长没那么快,稳定;行业经过充分洗牌,胜者为王,典型如白电,如果估值便宜的话。

季新星尽量避免的,是第三象限。增长慢、又很分散。如传统餐饮、中小超市、百货公司、服装企业,可替代性强,利润率低,“没有什么能做得大的公司”。

5月6日,季新星掌舵的华夏消费优选(A类:011911 C类:011922)正式发行。

1

季新星毕业于复旦大学西方经济学硕士,2009年至2017年,他在申万菱信基金,任消费行业研究员,共8年。

2017年始,季新星任基金经理,代表作申万菱信消费增长,管理三年半时间,任职回报163.49%,同类排名前3%(天天基金网,2017.1.13-2020.7.6)。

2020年7月,季新星加入华夏基金,自11月18日开始管理华夏行业龙头,不到半年时间,任职回报32.27%(天天基金网,截至2021.4.30)。

500

季新星是典型的研究员出身的基金经理,纯粹地自下而上选股。

研究员时期,季新星描述这一段,“像一个手工作坊的工匠”,受彼得林奇影响,每天忙于翻石头,翻到好的捡起来,翻到不好的扔掉。比如家电行业,如果有100只股票,就每个股票翻一遍。

如今,季新星也在迭代,看得多了,重视体系,慢慢总结哪些股票赚钱、而哪些股票亏钱,从而形成“四象限选股法”。

季新星的个股选择,两个关键词是:大消费、高成长性。

在一次采访中,当季新星被问及银行、地产等低估值板块,他明确表示不参与。“我的投资框架就是投资成长股,没有成长的东西对我没有意义。”他很直率。

2

季新星以爱刷小红书而闻名。他对“水光针”、“嗨体”如数家珍,看买家秀,比如一个针是怎样打的、一段疗程之后效果如何。

自2020年四季度始,华夏行业龙头就重仓某医美龙头,甫上市,是典型的高成长个股。

医美行业是典型的被季新星偏爱的“四象限”:行业高速成长,空间大,渗透率较低。“医美是对高端化妆品的降维打击,短期见效就很好,而且有上瘾性。”他点评道。

前述医美龙头,净利润率在50%以上,超过高端白酒,拳头产品是主打颈纹恢复的嗨体,是有批文的三类注射器具,新进入者再走临床至少三年时间。“在目前的时间窗口内,它基本上是接近于独家享受高速爆发的市场。”季新星评价。

刷小红书只是季新星体验式调研的一个缩影。他在产业链环节的调研,包括访问公司管理层,摸清风格;看竞争对手,同行怎么做,互相评价;访问渠道端;消费者本身。也就是说,从上游供应商、同行、下游机构、消费者、第三方专家,每个环节都要探访。

季新星在一次采访中举例,如何提高盈利预测的精准度,比如估算未来两三年的业绩增速。

“做财务模型,然后与渠道聊。”季新星回忆,他明显发现,疫情期间,正常玻尿酸已负增长,但该拳头产品仍保持30-40%增长,到三季度,单季度已接近翻倍。如何判断可持续性?再与下游医疗服务机构、经销商进行草根调研。当该医美龙头推出国内首款治疗泪沟与黑眼圈的新品之后,他又与专家聊,发现市场空间更大。

对一个高成长的公司而言,对业绩增速的预测,某种程度上也就决定了定价。

季新星区别“真成长”与“假成长”的界线,就是成长性是否可持续,“三年以内,看得相对清楚,就可以。”

很多爆发性行业或公司,都属于假成长的范畴,比如只是过去的线性外推,或者踩住行业红利而缺乏真正的护城河,只是一段时间内抓住了别人没看到的东西。

比如同为护肤彩妆品类,有的彩妆品牌,收入增速高但利润率持续较低,投入产出比ROI走低,获取新客户的成本越来越高;但有的国产药妆,客户黏性高,重复购买率达50%以上。

“如果产品真正性价比高,消费者复购率就高。这就意味着,企业获客的时候,成本就会比较低,跟竞品相比就有成本优势。”季新星认为。

3

季新星的组合,大致分两类。

核心持仓占70%,持有期限在一年以上、甚至更久。这一类,主要挣业绩增长的钱,较少关注估值变动的收益。

季新星认为,凡真正牛股,很少有纯粹靠PE估值推动的。如果把时间段拉到三五年甚至十年维度的话,都是靠业绩推动。

因此,研究重点是中长期业绩增长空间、幅度、速度、节奏、确定性。

“以行业龙头为主,比如100个大家都认可的各个行业龙头,我从中选出自己喜欢的20个。”季新星称。

卫星持仓占30%,持有期限较灵活,可长可短,季新星寻找有预期差的品种。

这一类资产,预期收益较第一类更高,而确定性相对低一些。“此类标的,把胜率和赔率算清楚,最好是认知到业绩有可能未来增长较快,而市场尚未意识到这一点。”季新星举例,市场认为增速30%,而你认为有50%,且估值合适,阶段性收益率就可能较高,业绩/估值双升。

举个例子,2017年,季新星初做基金经理,当年白酒是涨幅最好的行业之一。核心持仓,他配置了龙一、龙二,而卫星持仓,配置了更有弹性的品种,某困境反转的白酒股,翻了两倍有余。

“第二类资产需要稍微动动的,做波段,可能跟踪得更辛苦一些,但想要超额收益,就必须要做。”季新星总结。

季新星承认也有过这样的阶段:研究别人涨的品种,但几次之后,效果并不佳。因为当你发现的时候,其实已经到了半程,研究完再去买入,已经晚了。

“真正能够让你赚大钱、长期赚钱的品种还是你的能力圈范围内,你真正很有信心的品种,哪怕跌下来你都不动,甚至敢加仓的那些东西。”他说。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