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高铁有小感

昨晚是我长大以后第一次在节假日的最后一天的晚上乘坐高铁,一开始没觉得是什么特别的日子,直到看到车站人来人往的送孩子进站的家长们,才突然有了些说不清的感触。

看着那些跟家长们挥完手蹦跳着进安检的姑娘小伙子们,他们和她们的衣服是五颜六色的,头发也是,让我觉得年轻真好。

排队上车时,前面的学生在拼命删聊天记录,后面的学生再给教导员打电话请假,说今天来不及赶回宿舍过夜了(千真万确我听的清清楚楚),让我再次将目光看向远处夕阳感叹年轻确实好。

好久没坐高铁了,我很拘束,因为上一次坐高铁——去年的某一天——我才知道是不需要取票的,可以直接刷身份证进的,所以我走到哪里都会好好看指示牌,合理计划我心中最优的步行方案——比如要不要先上厕所,要不要买点吃喝,一会去哪坐会儿,怎样才能尽量少排队等等。

甚至检票的时候我也确认了好几遍,我排的这个队是不是可以直接刷身份证,还是在某个网站上有个我还没有下载的二维码?

这不禁让我想起来航班上那些:

1.不会开厕所门的旅客

2.按错了呼唤铃的旅客

3.拉开帘子走进厨房间的旅客

4公务舱对着座椅和屏幕发呆的旅客。

说实在的,我认为自己在过去飞行时,对这些旅客缺少应有的善意。

1.我会大声告诉旅客“推中间。”

2.我会走过去瞪着眼睛问对方“怎么了?”

3.我会头也不抬的说“厕所在外面。”

4.我会假装自己没发现旅客其实不知道怎么用。

而我相信自己并不是个例。

其实,每当来到一个不怎么熟悉的新环境,比如学校、医院、警局等等,我们大部分人都会下意识的谨小慎微,而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对于我们来说比如飞机客舱和机场,又会翩翩起舞起来。

可越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越是希望、甚至期待得到别人的帮助,哪怕一个手势一句话,因为这很可能省去我们很多的麻烦。

“推中间”,是我们的一个梗,围绕这个梗,我自己都不知道写过多少次,比如:

如何用三个字证明你是空乘?

答案:推中间。

空姐每天说的最多的三个字是什么?

答案:推中间。

我们总拿这个梗逗乐,其实多多少少还是反映出我们当时不耐烦的一种心情,这么说没错吧?以我为鉴,我以前做的是有欠缺的。

小长假最后一天的晚上,旅客人数自然不少,车厢里没有呜呜泱泱的,每个人都安静的拿着手机刷来刷去,卫生谈不上多好,但也谈不上多差,我全程在座位上带着口罩坐好,拿着手机看了一部《人潮汹涌》,信号很差,我在线看的。

天色渐黑,远处的农田也模糊了身影,沿途的电线连成的五线谱,奏响了阵阵嗡鸣,这声音很像是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只是偶尔闪过的巨大响声,是乘坐飞机时所没有的。

过道同样狭窄,很多行李堆放在车厢两头的储物空间里,不时有人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泡面路过我身边,总让我下意识的紧张起来。

其实昨晚心情很一般,身体也特别疲倦,只是既然在路上,就只能做在路上应该做的事,比如发呆,看手机,上厕所,想别的都没有用。

就这样吧。最后: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