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神药”日达仙缘何在中国热卖?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

“肿瘤治疗揭黑事件”将一款在中国热卖的美国“神药”日达仙(胸腺法新)拉入了聚光灯下。

作为一款免疫调节剂,胸腺法新(又称“胸腺肽α1”)在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曾被纳入国家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多地紧急挂网采购。彼时,在缺少抗疫特效药的情况下,用于提高免疫力的胸腺法新堪比“新冠神药”。在此之前,由于可直接增强免疫系统对肿瘤和感染细胞的识别,胸腺法新被广泛用于感染相关性疾病、肿瘤的辅助治疗中,临床用量居高不下,先后被列入浙江、黑龙江、新疆等地的重点监控药品目录。2020年,日达仙销售收入为15.68亿元。

事实上,包括日达仙在内的胸腺法新药品,正式获批的适应证只有两个:用于治疗慢性乙型肝炎、作为免疫损害病患者的疫苗免疫应答增强剂。

与此同时,胸腺法新自2017年以来相继在多省地方医保目录中受限,大部分使用胸腺法新的患者都需自费。当前,胸腺法新原研药日达仙(1.6mg/支)零售价在550~650元,国产胸腺法新仿制药(1.6mg/支)售价在100~200元。

对于此次胸腺法新被纳入第五批国家集采,赛生药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赵宏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由于日达仙属于自费药,没有办法像医保目录药品那样有一个用量保障,因此很难通过量价挂钩来进一步降价。为了保持进口原研药的品质,日达仙和国产仿制药在价格上肯定难以竞争。”

被监控的大品种

胸腺法新征战中国市场的历程,成为大品种原研药在华发展的缩影。

胸腺法新属于胸腺肽类药物,主要用于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常见的胸腺肽类药物包括胸腺肽、胸腺法新、胸腺五肽。20世纪90年代,赛生药业(06600.HK)前身SciClone US研发生产了胸腺法新。1996年,SciClone US出产的胸腺法新(商品名:日达仙)获批在中国上市。自此,日达仙以进口药身份在中国扎根生长。其间,日达仙在韩国、意大利、柬埔寨、新加坡等国先后获批上市。但在美国,日达仙仅获得孤儿药资格认定(Orphan Drug Designation,ODD),只能用于慢性乙肝、具有免疫缺陷的DiGorge综合征、肝细胞癌等少数患者。

SciClone US原本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药商,1992年在纳斯达克上市。2012年,中国公司德福资本投资SciClone US,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后在2017年主导SciClone US从纳斯达克私有化退市,并跃居公司大股东。2021年3月,赛生药业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德福资本为其单一最大股东。凭借原研、进口等标签,日达仙在华销售定价高,一支1.6mg/支品规的日达仙在药店的零售价为550~650元。赛生药业年报显示,公司在中国内地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日达仙。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赛生药业营收分别为12.13亿元、14.09亿元、17.08亿元、19.19亿元,其中日达仙销售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约91.7%、83.0%、79.0%、81.7%。日达仙2020年销售收入15.68亿元。赛生药业在年报中称,“收入增加主要由于日达仙在中国用于预防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治疗等需求增加。”

目前,包括日达仙在内的胸腺法新药品,正式获批的适应证只有两个:用于治疗慢性乙型肝炎、作为免疫损害病者的疫苗免疫应答增强剂。但在临床使用中,由于胸腺法新能增强机体的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提高机体对病毒的防御,所以被广泛用于感染相关性疾病、肿瘤的辅助治疗中。例如,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2019年版)》中明确“胸腺肽α1有一定抗肿瘤作用,但尚待大规模的临床研究加以验证”;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型、危重型病例诊疗方案(试行第二版)》写到,“对淋巴细胞计数低、细胞免疫功能低下的重型患者,建议考虑使用胸腺肽α1”。

广泛的超适应证使用范围,促使胸腺法新的用量逐年攀升。据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公布的“药品配送金额排名情况”通报,2017年~2019年,日达仙在浙江全省药品采购配送金额排名中依次位列21名、30名、40名。

随着一系列合理用药管控政策出台,胸腺肽类药物在院内市场的销售额被监控。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公布了《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胸腺五肽在列。2019年10月,浙江省卫健委发布《浙江省第一批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在国家级监控药品目录基础上,额外增加了包括注射用胸腺法新在内的12个品种。此外,在黑龙江大庆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地方重点监控药品目录中,注射用胸腺法新明确在列。

与此同时,胸腺法新相继在多省地方医保目录中受限。根据2020年版国家医保目录,注射用胸腺法新被纳入工伤保险目录,医保报销仅限符合工伤保险资格的患者。换言之,大部分使用胸腺法新的患者都需自费。

患者需求造就的庞大市场规模,吸引众多药企入场“分羹”。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信息显示,除原研企业赛生药业外,目前国内有海南双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成药业”,002693.SZ)、江苏诺泰澳赛诺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泰生物”)等14家企业获得注射用胸腺法新生产批件。

原研、仿制对垒

一边,原研药企业凭借先发优势、领先市场站位;另一边,仿制药企业后起追赶、竭力拼价。双方在在院内院外市场正面交锋。

米内网数据显示,赛生药业、双成药业、成都地奥九泓制药厂,合计占据2019年中国公立医院注射用胸腺法新84%的市场份额。其中,赛生药业日达仙在中国整个胸腺法新市场中占据半壁江山。

以北京市为例,根据北京市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公开信息,北京市各医疗机构当前采购的注射用胸腺法新,来自赛生药业、双成药业、成都地奥九泓制药厂等6家药企。其中,赛生药业的日达仙覆盖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27家医院,双成药业的基泰覆盖了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等4家医院,成都地奥九泓制药厂的迈普新则覆盖了北京肿瘤医院在内的7家医院。其中部分医院同时采购了日达仙、基泰、迈普新等多个品种。

由于院内使用受监控、医保报销受限,赛生药业近年将目光投向了院外市场。据赛生药业上市文件信息,2019年,赛生药业通过药店销售的日达仙占据胸腺法新在中国药店销售市场80%以上份额。

赵宏告诉记者,日达仙现在主要通过省级招标采购进入医院市场,在四五个省份招标竞价中没能中标,通过医院临时采购、为特需病人购买等方式进入医院市场。“大部分还是在院外市场,通过DTP(Direct-To-Patient)药房渠道销售。特别对于需要长期使用日达仙的肿瘤患者,通常先到医院找医生开处方,再到DTP药房自费购买。”

对于仿制药企业而言,院内市场是首选。

双成药业总经理李建明告诉记者,基泰主要在医院渠道销售,药店渠道还没有统一正式的举措。“有些原研主要在院外药店销售,我们还不确定如何开展院外销售。”李建明说道。

随着胸腺法新入选第五批国家集采药品名录,药企竞逐院内市场份额的价格比拼蓄势待发。截至目前,双成药业、诺泰生物各自出产的注射用胸腺法新已经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这也意味着这两家企业获得了参与第五批国家集采的“入场券”。

李建明表示,双成药业将参与第五批国家集采竞标。“报价还未确定,等招采办政策出来会定报价。”李建明说道。

根据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的《第五批药品集采品种范围的数据采集通知》,4月30日24:00前,各级医疗机构应完成相关药品报量。按照以往几批国家集采推进节奏,报量完成后,将确定目录并发出正式采购公告,开标竞价有望在即。

对于第五批国家集采,相比仿制药企业的跃跃欲试,原研药企仍在观望。赛生药业在最新披露的年报中表示,“倘胸腺法新被纳入带量采购目录,则日达仙可能在向公立医院及公立医疗机构销售方面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在该情况下,我们可能会根据我们价格水平、销售量及市场份额等各种因素之间的平衡,制定最佳策略并选择是否参与带量采购”。

赵宏坦言:“由于日达仙属于自费药,没有办法像医保目录药品那样有一个用量保障,因此很难通过量价挂钩来进一步降价。我们还是需要合理的定价来支撑这个产品的质量保证,同时有相应的利润来支撑公司新产品的研发,包括第二代胸腺法新产品。作为一家上市医药企业,我们也同时兼顾股东的合理回报。”

(中国经营报记者 曹学平 高瑜静 北京报道)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