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南建龙,才是这一代父亲该有的样子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500

  作者 | 和硕

  编辑 | 林默

  《小舍得》播出过半,豆瓣该剧的小组讨论中热度最高的不是南俪,也不是田雨岚,是南建龙。

  这个60岁老头的花边情史和三角关系成功盖过了两对年轻夫妻的婚姻,成了一部爆款剧的感情线担当。

500

  我很喜欢这个人物,他没有被塑造成脸谱化的爸爸。

  他能为了儿孙的事儿放下尊严求人道歉,也能为了有人照顾自己,把唯一的补课班名额给了后老伴儿这边。

  他一边仰慕着前妻的高雅大气,又不得不依赖无微不至的护工老伴。

  年轻时犯过错,晚年了也想子孙满堂共享天伦。

  一面感激着老伴多年的辛劳,一面算计着日常开销和未来的遗产。

  有人说他自私,什么都想要,还不懂得尊重。

  他再也不是影视剧中伟光正的高大父亲形象,他索取,他交换,他恩威并施,他有他的条件。

  他是一个人,他要这也要那。

  1

  这一届老父亲开始变得主动了,就是从苏大强要喝手冲咖啡开始的。

  上一代的父亲还是《搭错车》里一生悲苦的李雪健,《情深深雨濛濛》中的陆司令,《父母爱情》的江德福,《激情燃烧的岁月》的石光荣,他们要么卑微劳苦,要么威严正统。

  他们只懂奉献不懂索取,他们就像家里的一块高大的人形立牌。

500

  而这一代老父亲明显就生动得多。

  如苏大强一般疯狂地逃离着父职,要住大房子要享受,要保姆也要老伴,他们唱歌、跳舞、健身、摄影,计划旅行,他们不想继续照顾第三代,要过悦己的晚年生活。

  他们不再是儿女的附庸,他们就敢张嘴谈条件,伸手要回报。

500

  有人说这届老爸越来越不懂事儿了。

  南建龙中年出轨,晚年还想一家和睦。

  跟蔡阿姨结婚的刚需,是想找个终身免费保姆。

  一切都是利益,好自私,好现实。

  爸爸怎么能考虑自身利益呢?

  爸爸就应该是正直的,奉献的,懂事的,感恩的。

  父爱如山,山怎么能斜呢。

  爸爸们为什么就越来越不懂事了呢?

  在这个两娃四老的时代,他们知道不能再靠儿女,得自己解决养老问题。股票基金,理财保险,这届爸爸都很精明,很会算计,他们想方设法地不让自己攒下的养老金贬值。

  找老伴也是一种养老保障。过去找老伴还要儿女牵线,今天很多中年男性在离婚或丧偶后就主动投身婚恋市场,这当然有观念的开放,但也是他们主动在为自己今后的生活负责。

  我们总说这届爸爸都很自我,很自私,焉知这份自我不是在长期自立中磨炼出来的。

  居安思危,权衡利弊,懂得自保,比起上一代父辈儿女众多,有体制内相对安稳的养老保障,这代父亲的安全感大大降低。

  他们害怕突如其来的死亡,害怕摔在家里没人管。

  我们可以指摘南建龙出轨的不道德,却无法忽视一个老人在为自己的晚年时光寻求一个最安稳的保障。

  蔡菊英有句话说的是事实,有一天真要瘫了起不来了,还真能指望你的前妻和女儿吗。

500

  2

  新一代的爸爸晚年的夫妻关系也不同了。

  《小舍得》另一个争议点是南建龙与蔡菊英的婚姻关系。

  蔡菊英依靠南建龙的经济和地位,南建龙依赖蔡菊英的贴身照顾,这种互惠互利的婚姻关系也让我们感到猝不及防。

  上一代的爱情是石光荣和褚琴的吵吵闹闹相伴到老,是张国立和蒋雯丽的金婚,是江德福和安杰的父母爱情,老年人的婚姻在影视剧中是执子之手,相濡以沫。

500

  老年人的爱情是我们能坚守的最后阵地,怎么这块阵地也充满了现实的铜臭了。

  还是说,现实早就这样了,只是我们还没做好在屏幕上看到真正现实的准备。

  今天,晚年再婚已经成了众多老年人养老的必然选择。

  如果你有一个晚年再婚的父母,你就知道现实中的算计和心思一点不比电视里的少。

  身体状况,家庭关系,经济能力,性格爱好,价值取向,都是要一一权衡的,像南蔡这样男高女低或者女高男低的组合也是非常常见的。

  那不是什么阳春白雪的爱情,也不是柴米油盐的爱情,那是一种混合了依恋、忍耐、感恩、权衡的复杂情感。

  我还挺喜欢南叔和蔡阿姨之间的明枪暗箭,你来我往的。

  萝贝贝在微博上有一段精彩的总结。

  “南建龙和蔡菊英简直是相互PUA和反PUA大赛。蔡菊英一般有求于老公的时候就开始说自己委屈,被人戳脊梁骨但也要跟定你,心里只有你一定要伺候你。南建龙看似吃这一套自比昏君就要爱美人,可真不是苏大强,到了他准备打小算盘的时候就开始了。当初我离婚跟你好,我女儿高考前两个月啊,我亏欠啊,当然了俪俪有错是应该道歉的,就算俪俪维护过子悠也不能功过相抵的。蔡菊英现场就被忽悠瘸了开始演贤妻范儿说那你快点给孩子办事。”

  纯纯的爱情只在书和偶像剧里,成年人的爱情都是复杂的,也正是在这样复杂的关系里我们看清了自己,也得到了经历。

  为什么老年人的爱情还得是海枯石烂,永结同心的,我们得相信他们有处理这种复杂关系的能力。

  我们能PUA,他们为啥就不能PUA。

  我们能查手机,他们为啥就不能翻账本。

  谁要的还不都是那份难得的信任。

500

  3

  最后,我们来说说这一届难搞的父子关系。

  很多人说南建龙有点巴结南俪,这不仅仅是当初的亏欠。

  时代的发展导致这一代的儿女在能力和社会地位上会超越上一代,儿女更加独立,父亲的权威感在消散。

  南家的聚餐就像《饮食男女》中一周一次的家宴,父亲拼命维持,女儿纷纷离席。南建龙拼命展示着父亲还有人脉还有能力为儿女解决问题,就像郎雄拼命要满足女儿们高要求的胃口,即便他已失去了味觉。

  而这一代的儿女跟父亲之间也有一种尴尬,他们某种程度上并不真正认同自己的父亲,甚至说不上喜欢和仰慕,但又处于自顾不暇而无法照顾老人的愧疚中。

  南俪即便对父亲的出轨再无法原谅,她也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她无法照顾父亲,她必须跟蔡阿姨和解。

500

  我们都处于这样尴尬的关系中,忽远忽近,内心隔膜,情感演变成一种亏欠。

  传统大家庭在解体,上下两代人在独立,这一点李安在《推手》中就深刻地讨论过。

  传统的中国老父亲试图融入现代的西方家庭,却因为文化、生活方式的不同彼此迁就,仍旧无法走到一起。他们想到的解决方式是安排老朱和中国女同事的妈妈陈太太多见面,希望他们增进感情,一起搬到养老院住。

  颜鹏委婉的驱赶,南俪放下身段未遂的恳求,我们目睹着亲情的残酷,却也无法不承认这样无奈的出路。

  这一代养老的出路还是要靠老人们自己彼此借力,携手相扶的。

  他们当然有权利提出自己的要求,选择自己的人生,维系自己的爱情,日本的先验告诉我们,这代老人的晚年是要自负盈亏的,他们不能再像上代老人一样平地躺倒,安享晚年,他们不能糊涂,他们得精着点儿。

  过去人们大概到40岁就已经完成了自我探索,这一届的老父亲将把这段自我发展之旅延续的更远。

  要,总是好事。

  最终,南建龙还是要跟蔡菊英在一起的。

  可以预见的最终是,大家还会坐到一个桌上团团圆圆地吃饭。

  《小舍得》当然不会像《饮食男女》一样,有个不欢而散的结尾。

  饭桌上老朱冒着所有人的反对,宣布自己跟比自己小20岁,女儿曾经同班同学的姐姐走到了一起。

  最后的家庭聚会,大女儿有事,小女儿有事,只剩下老朱和二女儿两个人。

  然而,那一天这位老父亲恢复了味觉。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