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状元官有多大?

  500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在古代的野史演义小说里,“中状元”堪称是桩“感觉人生已到达巅峰”的大事,正是“中状元”。只要有幸运儿在金榜上名列榜首,那何止要骑着高头大马,在京城里吹吹打打庆祝一番,运气好的还会被公主看上,成为皇家的乘龙快婿。在一些武侠题材评书里,新科状元还常常建起“状元府”,年纪轻轻就成了足以与朝中宰相王爷对抗的强大力量,着实风光无比。

  那在真实历史上,倘若中了状元,真有那么风光?确实很风光,但要论“权力场上的人生巅峰”?那还只能说刚上路。

  500

  比如在科举制刚确立的唐代,就有了“状元”这一荣誉。比如唐代的王维、柳公权等“文化名流”都曾中过状元。但唐朝的状元并不显贵,因为唐朝的进士科考试,本身级别就不高,就算你中了进士,也不能立刻做官,还要去吏部参加考试。至于“录取状元”?那也是直接由京兆府的官员直接选取。比如王维,就是靠了岐王与公主的推荐,轻松拿下了状元。

  更搞笑的是唐德宗年间的状元尹枢,他参加科举的时候已经七十岁,由于老爷子德高望重,所以主考杜黄裳干脆让他负责进士选拔,尹老先生也毫不客气,真把自己列为状元,留下了一段“自己点自己作状元”的典故。

  500

  不过,也正因为唐代的状元选拔,过程太过儿戏。所以状元的地位也不高,唐代的二百多状元,今天有一半已经姓名不可考。而且就算你是状元,也没什么特殊待遇,一样要再参加吏部考试,然后从小官做起。

  到了“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宋代,科举制度更完善,由皇帝亲自选拔的“状元”,地位自然更高。宋太宗年间起,状元往往“为将作丞,通判诸州”,也就是在州郡担任副职,负责地方的“兵民、钱谷、户口、赋役、狱讼听断之事”。宋仁宗年间起,状元“授官”的级别有所降低,都是先担任“签书节度判官厅公事”,也就是从幕僚开始做起。武侠小说里那种“中了状元就建状元府”的牛气一幕,也只有武侠小说里才有。

  不过,比起唐朝来,宋朝状元们的仕途,显然要更远大。以《儒林公议》和《东轩笔录》等典籍记载:宋朝很多状元,进入官场不到十年,就能荣升到宰相级别的高官,而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北宋中后期的状元,这位宋代文武双全的人才,曾经以一身精湛武艺折服辽国君臣的铁汉,却也曾在中状元后十年里官位原地踏步。以至于他自己也在一次迎驾时叹息说:“十年前我就站在这个位置,现在还站在这个位置。”

  章衡

  500

  但总的来说,在宋朝做状元,是一桩非常风光的事情。北宋每届科举的状元,都会从东华门出发跨马游街,一路上观者云集,公认这一年的“顶流明星”。宋代学者尹洙也感慨说:“状元及地,虽将兵数千万,恢复幽蓟,逐强虏于穷漠,凯歌而还,献捷太庙,亦不及也。”也就是说,哪怕你打一个空前大胜仗,也比不上中状元的荣耀。

  如此荣耀,也见证了此时宋朝根深蒂固的“重文轻武”思想。这思想发展到宋末,更是走了极端:大批文采飞扬却无实际军政能力的“状元”,却担当起重要职务。比如北宋末年汴京被围,主持汴京防务的资政殿大学士何栗,就是大名鼎鼎的状元。但此人虽然性格刚烈,却一无战略眼光二无军政能力,竟然偏信大骗子郭京的忽悠,弄了一群地痞流氓组成的“神兵”反击金军,结果一仗就把汴京打沦陷,活活上演了靖康之耻。

  虽然这位“状元”,也在靖康之耻后不屈而死,气节值得敬佩,但误国也是真。

  比起宋代来,明清的科举授官,更有了严格流程。如果能获得状元,通常能获得六品翰林院修撰的职务,然后就从翰林院里苦熬资格。严格来说,明清年间有了状元身份,荣耀自然少不了,也是仕途上重要本钱。但想一步登天,还是极难。单看明朝的一代代“阁老”“大学士”就会发现,有状元身份的人不少,但都要苦苦熬时间。

  典型一位,就是明朝成化十一年的状元谢迁,他从中状元起,先做翰林院修撰,给还是太子的明孝宗做过讲官,明孝宗登基后升为少詹事兼侍讲学士,然后又过了八年,才正式入阁参与政务,三年后升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从“中状元”到“入阁”,前后用了二十三年。

  500

  而且这个升官过程,还算是比较顺的。清代状元王杰,则是在乾隆二十六年中状元,先“寻直南书房”,十三年后调任刑部侍郎,而后又在吏部和都察院担任过职务,乾隆四十八年升为兵部尚书,乾隆五十一年升为军机大臣。前后用了二十五年,才成为宰执大臣。可见在明清年间,想成为高官,只有“状元身份”还不够,还需要沿着一个完整的流程,历经各种磨练。

  那有没有“不走流程”的状元呢?有倒是有,但大多都活成悲剧。典型明末状元魏藻德,此人崇祯十三年高中状元。当时的明朝,已是风雨飘摇的晚期,急红了眼的崇祯,用人也不再讲流程,看着这个魏藻德口才好文采好,颜值也很高,凭感觉应该是人才,于是三年里大力提拔,不到三年就成为东阁大学士,崇祯上吊时,他更已是“万人之上”的内阁首辅。

  可这位“升得快”的状元,真实成色又如何呢?且不论短暂宰执大臣生涯里,他基本是尸位素餐,就说崇祯上吊后,深受崇祯知遇大恩的他,先主动卖身投靠农民军,却是人家根本不要,反而抓起来严刑拷打,活活从他家拷打出几万两赃银。

  更可笑的是,为求活命,这位状元郎也口不择言,大骂崇祯无道。如此雷人一幕,连农民军将军刘宗敏都看不下去,摁住他一顿打:“你中状元才三年,崇祯就把你提拔成状元,他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竟然说他无道?”可见,崇祯的“破格提拔”,提拔的是条怎样的白眼狼。这“不按流程提拔”的雷人一幕,也缩影了明朝亡国的原因。

  参考资料:《中国科举史话》《明末救亡中的奇葩官员》《天裂:十二世纪宋金和战实录》《宋代状元研究》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