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能力现代化”与“历史的终结“”

近年来,我国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为什么要提这个呢?因为我们当前的治理能力还不够现代化。这也可以理解,上层建筑是由经济基础所决定的,而过去70年来,中国是以一种相比于西方社会“压缩”了的方式,从一个发电量是美国几十分之一的农业国家跑步冲入现代化社会的,经济基础变动非常剧烈,上层建筑就容易跟不上。

那我国现在的治理能力怎么样呢?从去年以来的疫情看,相对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而言,是很优秀的。其他国家为什么不敢像中国一样彻底封城闷死病毒,然后痛痛快快放开恢复生活,而非要搞那种封一半露一半,然后一直这样半死不活全民都不安生的政策?因为闷死病毒至少需要14天,而人如果不吃饭,在这之前就要先于病毒而去了。大家都被封在家里,谁来给几千万人送饭送水送日常用品?这就很考验社会治理能力了。

现在看来,除了中国,世界上的主要国家都做不到这一点。当然了,他们会以“我们国家自由民主,不能强迫把人民关在家里”作为辩解。会以“不自由,毋宁死”来狡辩。说的好像56万死去的美国人都是为了自由自愿赴死的一样——有不戴口罩的自由,但没有不去死的自由。

西方世界显然无法理解这一点,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中国这样一个落后的国家能迅速冲到自己面前,甚至还由此产生了会威胁自己的感觉。按照西方传统的政治逻辑,这点解释不通。在他们看来,评价一个政治制度只有一个维度:民主的还是专制的。而中国没有多党竞选,那自然被划于专制之列。一个专制国家,民众要么被洗脑,要么被压制,起点又这么低,不可能以这么快的速度创造这么多的财富。退一万步,就算是碰巧了暂时发达了,也不长久,只要外部一打压,比如说经济战这样的,他肯定就完蛋了。

但两年多过去了,经济战不但没有打垮中国,倒是西方在疫情面前灰头土脸了。

这就比较尴尬了,中国的成功,在政治上没办法解释,是违反“常理”的,按照“常理”,三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或者十年前,或者五年前……就应该崩溃了才对。

其实中国成功的秘诀,都写在历次党代会的报告里面,都明明白白地告诉世界了。但西方认为那是假的,死活不看。或者还有聪明一点的,看懂了,但是不敢告诉本国人,毕竟这对西方人而言也算是“未曾设想的道路”,万一……

回到国内,十八大以来,这届领导层啃了不少“硬骨头”,中国社会发生了显著的变化,民心为之一振。但只要还没实现共产主义,现状与人民群众更美好的期待之间,就肯定还有相当的距离。如果作为中国社会的一个微观观察者,浸入这个社会的细微之处感受,总会发现不少不合理的地方,官僚主义、教育问题、人口问题、劳动者与资本家的问题、医疗养老问题、房价问题、城乡可持续发展等等。每一个都棘手,都有很多人不满意。

但是中国政府是去真心实意解决人民群众面临的问题的。有些问题确实短期内无法彻底解决(例如官僚主义),有些难度很大(例如精准扶贫),有些成本很高(例如抗疫),但是仍然在尝试去改变,去在体制机制上探寻更合理的方案,与时俱进。不忘初心,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

至少知道自己是有可进步的空间的,并且愿意迈开步子,去寻找进步的方法。

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中国社会这些年来快速发展的动力之一。

如果都“历史的终结”了,那这体制也就基本上改无可改了。都人类社会的最终形态了,那还怎么改,没得改了。如果在这样的社会里再出了大问题,那一定不是体制的问题。有可能是共和党不行,解决方案是换民主党。那民主党也不行了,可以再换共和党。换来换去无穷匮也,每一次更换,都是“纠错”,都是“民主的胜利”,都是“人民说了算”。

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纠,整个社会在无关痛痒的地方打转,或者看到了问题也没法改。

毕竟都历史的终结了嘛。终结了,那就是祖宗之法不可变。出问题了是人不行,不是体制不行。我们就这样了,官都是你们自己选出来的,选出来的官,有选票这个“仪式”护体,所以可以不在乎民意,干不好大不了旋转门,你们遭罪也是活该,不满意可以再选嘛。

“历史的终结”的底气,是来自于西方世界三百年来的统治地位,也来自于冷战胜利的狂妄自大。没想到仅仅三十年之后,就气喘吁吁了。

三百年山巅之城的历史,给西方的自信,或者说自傲,是极为坚固的。政治精英们潜意识里不认为其他人能比他们做的好,不认为昂撒匪帮的罪恶统治真的可能会终结。

这种“坚固”一方面给了西方社会雄厚的“政治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因此具有很强的反颠覆能力。民众自发自觉地真心相信本国的价值观,就算有不好的地方,那是某个政客不好,是某个政党不好,是某些人不好,但不是我们的价值观和政治体制不对。所以西方可以毫无顾忌地用“自由X洲”来对别国搞颜色,而不太用担心别国对自己搞颜色(曾经被苏联吓过一跳)。另一方面,在新出现的更先进的文明面前,这种“坚固”又反过来成为制约自己“开眼看世界”的阻力,甚至千方百计扭曲对方,幻想着“我说你坏你就要完蛋”,不听不听我就不听,慢慢变强的你肯定是幻觉,不可能真的比我先进,全是幻觉,不可能,我已经是历史的终结了,不可能有超越我的存在。

我预测,随着中西方对比的变化不断深入,西方世界会变得越来越“保守”,变得“向历史中寻求强国之道”、“向宗教中找答案”、“一定是我们做了什么违背祖宗之法的事情才变得这么糟糕”。

这种“保守化”会逐渐加深,直到某个节点,已经无法被现实支持的“天朝上国”的幻觉被彻底击碎,迎来一场“甲午战争”,才能真正地彻底反思自己。

2020年的新冠,对西方而言,顶多算是个“鸦片战争”,有点震惊,不过也就是那样了,56万人可以死,但祖宗之法不可变,改是不会改的,要我改是不可能的。

对于中国而言,也要避免重蹈西方覆辙。要知道,如果中国成功实现了“两个一百年”的伟大目标,就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或者说近代化以来,从相对高峰被打倒谷底,再重新凤凰涅槃重生回到历史高位的国家。这种伟大的历程,比只是上升的西方更具有震撼性,从某种意味上,暗示着“中国不可打倒”——强大一次不算什么,从强大摔了一跤到人见人欺,还能再爬起来重回巅峰。这很容易被后人蒙上一层神秘主义的光环,如果被解释为“昭昭天命”、“上帝的选民”、“神青睐的国度”、“人种的优越性”等等,也是很容易的。

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走的再远,也不能忘了来时的路。只要还有私有制,只要阶级矛盾还是无法调和的,还需要有政府,那就要推动社会治理能力不断走向现代化,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公平正义的需要。现代化不止会解决旧问题,也会不断创造前所未见的新问题。我们不是靠“神性”洗脑来获得自信的“山巅之城”,那是走不通的。中国只能依靠人民的力量、依靠科学的力量,才能解决现实问题。即使以后发达了,也不要陷入用神秘主义为自己渲染合法性的“捷径”里,那是败亡之道。

物质是永远运动着的,即使是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也会有新的矛盾继续推动文明演进,人类社会需要不断适应生产力的变化,没有什么社会结构是永存的,历史不会终结。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