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会“立地成佛” - 美国新麦卡锡主义的复活

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通过了新的“排华法案”,它完全继承了二百年前的旧时“排华法案”,可以称为“ 梅德内斯法案”(美国外交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力推此法案)。

历史将证明,这是一个多么糟糕,糟糕透顶的法案,是把美中关系和世界推人新的黑暗时期的反潮流而动的法案。最终给美国,乃至世界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

在前一段时期,善良的中国民众指望美国政府中的“明白人”,能够力挽狂澜,拨乱反正,把中美关系重新引入正常轨道。现在人们似乎看清了美国少数政客的真实面目:一方面与中国大谈气候领域的合作,另一方面却在磨刀霍霍,同时在科技领域,市场开放等对中国企业展开“无情竞争”。三个月内,美国政府完全的,一丝不苟的履行了美国总统所宣示的对中国的“合作,紧张,对抗 ”的整套对华外交战略。

我们对此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尤其不能对美国少数政客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期望美国政客在中国的苦口婆心,谆谆善诱的劝导下,会“立地成佛”,是绝无可能的。

美国的新法案,即“梅内德斯法案”是一个大倒退,比退到“冷战”还要远,他是彻底退回到“老牌殖民主义”墓地,重新捡回老殖民者的“尸骨”,放在新的世纪阳光之下,企图“借尸还魂”。这是对世界新秩序的公然挑战,也是对人类社会公德的挑衅。美国自身或许会因为这个“梅内德斯法案”而陷自身于不义,不仁,不德之中,遭到世界的唾弃,成为真真正正的“霉国”。这在今天可是个大概率事件。

因为美国找错了对手,打错了方向,使错了力气,最后一定落得“人财两空”。

美国政客犯了一个与先辈相同的立场性错误,就是始终没有找对美国的“心腹之患”是谁,在哪里,以及如何应对的根本问题。

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弄清楚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朋友,是国家发展成功与否的首要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对于发达国家而言,也是同等重要,也是决定发达国家是否能够保持兴旺发达的根本问题所在。

美国的“心腹之患”不在外部,而是在美国内部,人称“内患”,这些“内患严重扭曲了美国的政治,败坏了美国的司法氛围。

美国有三大“内患”不除,美国就没有什么安稳觉。

美国的“第一患”是美国的“种族仇恨” 侵蚀民主根基,形成美国特点的“假民主”现象;

美国的“第二患”是美国的“殖民意识”统治政策,造成制度性冲突与矛盾;

美国的“第三患”是美国的选举体制不公,催生政党互殴,社会分裂,信仰分裂,使得所谓“价值观”碎屏,丑态百出。

中国的古代战略家和哲学家在《战国策?秦策》中有个精辟论述,认为

“ 以乱攻治者亡,以邪攻正者亡,以逆攻顺者亡。” 这句话可以印证当今天下大势。

世界怕此“三患”,美国已经占有全部 “乱,邪,逆 ”,虽然没有“五毒俱全”,却也患病不轻,如果不认真纠正,势必导致病情加重,难免不治。这些不是耸人听闻之言。

许多国际政治家们都在思考一个相同的问题,就是美国的毛病如此繁多,为何总是可以逢凶化吉,转危为安,保持世界霸权位置不变呢?

究其原因,无非是两条:一是依赖“金缘”之便,而是依赖“地缘”之利。

“金缘” 之便,是美元霸权地位形成的优势,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改变。美国会继续发挥美元地位给予的控制权,在世界发号施令。

而“地缘之利”给美国带来的利益之大,一般不为国际社会所知。

美国地处美洲,独享一国为大之便利。所以美国可以在外洲,大动干戈,到处发动战争,只要战争之火没有燃烧到美国本土,美国资本和军工企业就可以赚足了钱。而美国人民则被非本土战争的惨烈没有直观感受,反而有一种观赏“好莱坞”大片时的豪迈激动。

美国建国二百多年,只有16年没有发动战争。而发动的二百多场战争,除了内战之外,全部是海外作战,对美国本身伤害极少。这个“地缘之利”让美国政客头脑发昏,常常以发动外部战争,显示其统治力。

所以,要解决美国的“霸权病”,除了逐步消除美元霸权优势之外,还要解决美国的“地缘之利”给美国政客带来的“脑昏迷”问题。如果美国意识到自己本土处于同等战火威胁之下,美国的政客肯定会冷静很多很多,它就不至于到处煽风点火,制造动乱了。

由此可见,让美国政客可以有所忌惮的,就是让美国政客时刻认识到美国本土不是在“火星”上,多行不义,必自毙,是一个必须敬畏的自然原则。美国特别忌惮俄罗斯,就是因为俄罗斯具有可以攻击美国本土的实力,可以第一时间让美国人民感受战争的残酷。

所以中国只有不断加强自身实力,才有可能提升中国的影响力。美国现在之所以把中国列为首要威胁,正是因为美国真的不能承受除俄罗斯之外,又多一个可以与美国抗衡的国家的现象。

所以,中国面临美国的极限压力也就不足为怪了。

说一千,道一万,要充分认识到美国政客绝不会“立地成佛”这个现实,做好最困难的准备,才能确保中国立于不败之地。

中国已经为解决世界矛盾特别是解决中美关系提供了最合适的“钥匙”,“中国钥匙”是能够解决眼前和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冲突,找到解决之道。

中国要发挥“中国钥匙”的作用,用“一带一路”这把“钥匙”,解决社会遇到的发展问题。

在“中国钥匙”面前,美国的“梅德内斯法案 ”制造的混乱和危机,一定会得到顺利化解。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