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是我见过最硬核的抽奖游戏

杜鹃是老黑我最讨厌的鸟,没有之一。

这种鸟不自己建窝,也不愿承担母亲的责任。它下蛋的时候会偷偷把蛋下到其他鸟巢里,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让别的鸟帮忙孵化。

 

而等杜鹃幼鸟孵化出来后,这个逆子还会故意把巢里其他同伴踢出家门,只留自己一个,以独享母亲的宠爱。

 

就这样,接盘的鸟类非但要帮别人养儿子,甚至自己的亲骨肉也成为了斗争中的牺牲品,可谓命运坎坷。

 

500

 

真是男的看了沉默,女的看了流泪,老实人看了都想要退出直播间:“接盘如获至宝,喜当爹视如己出,这些老实鸟究竟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最后会沦落到这种悲惨结局?”

 

我在想,如果在鸟届也有亲子鉴定技术,相信这样的惨案会少很多。

 

今天我就来聊一下亲子鉴定这一个话题。

 

01

 

我在某度搜“亲子鉴定”,果不其然,首页弹出来的全特么是广告。我在里面挑选了一家亲子鉴定机构,随即跟一个自称王老师的客服小姐姐聊了起来。

 

为了方便套话,老黑我一改平常的人设,此时的我,不再是一个95后猛男,而是一个30来岁,怀疑妻子给我带了绿帽的秃头大叔。

 

我向王老师询问了几个亲子鉴定行业大家比较感兴趣的问题。

 

有些人做亲子鉴定,最担心的莫过于结果不准确。如果孩子鉴定非亲生,夫妻一方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发现是结果搞错了,那该多尴尬。

 

王老师向我表示,准确率这一块不必要担心,准确率可以达到99.9999%。这个小数点秀得我头皮发麻,有点像早些年的电视广告:免费拨打屏幕下方电话,送9999纯金吊坠。

 

500

 

不过她倒没有骗我,早些年的鉴定结果的确是这么写的:XX是XX亲生儿子的概率为99.9999%。

 

一些杠精看完这个结果后,一脸懵逼,“不是百分百,那么是否意味着有0.0001%的几率这个孩子并不是我的。”

 

后来鉴定结果做了变动,结论要么是“支持”,要么是“不支持”,简单明了。不过由于很多人都在问准确率的事,加上这又是一个很好的噱头,所以这个夸张的9999还是被当成宣传用语保留了下来。

 

500

 

最早的时候,亲子鉴定这个活只有司法部门才能干,后来2005年国家把这个行业面向公众开放,个人亲子鉴定机构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司法亲子鉴定,相较个人鉴定而言,一大好处就是具有法律效力,上户口、打官司、做公证等,需要用到司法鉴定,但是缺点是流程非常繁琐。

 

司法鉴定需要侦得夫妻双方同意才能做,并且需要当事人到现场,抽血化验。

 

500

 

不过你也知道,很多人做亲子鉴定只是想要证实心中的疑虑,在没有石锤的情况下,这么大张旗鼓,很容易出大事。“我这么爱你,你居然要去做亲子鉴定?渣男,离婚!”

 

所以更多人选择的是个人亲子鉴定,它的好处就是整个过程非常私密,全程可以悄咪咪进行。

 

比如说分别拔下被测者的几根带有毛囊的毛发,拿信封包起来,然后给机构邮寄过去,过几天等结果就行,整个过程甚至不需要实名。

 

之前有一个案例是一个60岁的父亲,想要知道40岁的儿子是不是亲生的。但是拔头发这个操作性又不强,于是乎机构帮他想了一个办法:给他买一包好烟,等他抽完烟,把烟头收集起来当做鉴定材料。

 

由于老黑我假装自己有一个快4岁的孩子,王老师表示,这个年龄段做指甲片检测比较合适。

 

500

 

一般来说,标准测试3天后可以出结果,而如果是加急服务,那么最快5小时就能知道。

 

当我问到他们机构有没有资质的时候,王老师主动给我发来一段他们企业的简介。

 

她甚至表示,如果不放心的话,到现场做检测也是可以的。

 

500

为了避免广告嫌疑,企业名称打码

 

至于费用,检测两个人共计收费2600。

 

02

 

伴随亲子鉴定这个行业的发展,诞生了一个叫亲子鉴定师的职业。

 

由于这个职业的特殊性,他们能轻而易举地窥视到人性中最阴暗的一面。

 

亲子鉴定师邓亚军在2019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从业17年间,做了接近10万起亲子鉴定的案子。

 

每一个案子背后,肯定是少不了一段狗血八卦的故事。

 

妻子怀胎6月生了一个健康的宝宝。孩子长大后,长相越来越不随自己,反倒是跟隔壁老王越来越像,自己1米6的个子,孩子却蹭蹭蹭长到了一米八。

 

丈夫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绿色,问朋友,朋友说:“要坚强”;问网友,网友说:“牛头人天下第一”;

 

问妻子,妻子说:“别问,问就是不爱我。”

 

500

 

最后被逼无奈,只能做亲子鉴定。

 

在知乎上,有一个叫做“亲子鉴定中心有哪些毁三观的事?”的问题,上面的答案,简直吊打某点、某湘的各种爽文。

 

毕竟每一个鉴定背后,都对应着一部家庭伦理大剧,标题我都想好了:《亲子鉴定之妻子频频出差的秘密》、《亲子鉴定之我竟养了仇人20年的亲骨肉》。。

 

我说几个比较狗血的故事。

 

丈夫怀疑自己的孩子不是亲生的,但是这种事情又不方便直接询问妻子,于是乎偷偷带孩子来做了鉴定,结果是非亲生;

 

回家后他把这个结果告诉妻子,想听她如何狡辩。没想到妻子也矢口否认,“自己绝对不可能出轨!”后来这件事越闹越大,妻子没办法只好也做了一次鉴定,这时候却发现孩子跟她居然也没有血缘关系。

 

那这孩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后来又是经过一番调查,才发现当年婴儿在医院出生的时候,护士抱错了孩子。

 

这两个互换人生的孩子,此时已经在别的家庭各自生活了7年。

 

这时候就面临了一个难题,如果把孩子换回来,之前这个孩子跟自己生活了这么久,互相之间已经有了感情;可是如果不换回来,血浓于水,谁也不愿意。

 

500

 

邓亚军曾说过一个案子,之前有个父亲带着一对双胞胎来做亲子鉴定。

 

按理来说,结果要么是,要么不是才对。但是检测结果出来后,把他都给整懵了。

 

这个双胞胎中,有一个是他亲生的,有一个不是。

 

产生这种结果需要几种苛刻的条件,一是母亲得在本月排出两个卵子,二是妻子得在短时间内与两人分别发生关系。

 

我们甚至可以从这短短一句话中脑补出一波翻云覆雨的场面。

 

500

 

有些人因为一纸鉴定书,治好了多年的抑郁症,也有些人因为一纸鉴定书,最后精神崩溃,弄得妻离子散。

 

亲子鉴定师传播的是真相,但是真相对于很多人而言,往往是不可承受之重。

 

03

 

在做亲子鉴定的时候,有一个叫“排除率”的专业术语,也就是非亲生的概率。

 

2005年,邓亚军所在机构做了3000例亲子鉴定,其中排除率为22.6%;

 

而当时她也做过一些农村地区的亲子鉴定,里面的排除率更是惊人,接近50%。

 

也就是说折算下来,每两个做检测的人当中,就会有一个是接盘的,跟抛硬币差不多,这个比例也是没谁了。

 

而老黑我问的这家机构,王老师给我的回复是,亲生与否,在他们机构的比例是一半跟一半。

 

500

 

我翻了一下其他一些报道,发现排除率大多在20%-25%之间,这个结果是跟生活水平以及生活观念息息相关的。

 

不过,这个数据虽然看起来确实挺高,但是也说明不了什么,因为里面存在着一个逻辑问题。

 

那些被迫无奈要做亲子鉴定的这一波人,其实很大概率上就已经知道了孩子其实并不是亲生的。这波高危人群做检测,自然排除率会高得惊人。

 

除此之外,王医生向我表示,以往是男方带着儿子作亲子鉴定比较多,但是现在女方也不少。

 

比如说,女方带着情人的样本来做鉴定,检测结果是排除,这实际上对于家庭而言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证明孩子的确是她跟丈夫亲生的。

 

500

 

另外,这个排除率也不能直接跟出轨率划上等号。

 

有机构做过中国男女出轨的小调查,可以看出男性出轨的概率其实远高于女性。只不过由于男性出轨不容易抓现行,完事就跑,并不会受到过多的指责;

 

相反,如果女方出轨,受到的责备将是男方的十倍百倍不止,如果不小心怀孕,那么直接凉凉。

 

所以,这是一个双方的问题。

 

500

 

无论怎么说,出轨都是不道德的。只是希望那些浪子要讲武德:你浪任你浪,但求别霍霍老实人就好。

 

保护老实人,从我做起。

 

几天过后,我又收到了王医生发来的一条信息:“你这边打算什么时候过来鉴定呢?”

 

老黑我一个单身狗,做个锤子鉴定。更何况,我也没有4岁大的孩子啊。

 

迫于礼貌之下,我只好找了一个借口:“抱歉,王医生,现在我跟妻子和好如初,已经不需要再做鉴定了。”

 

王医生回复道,“哈哈,有需要随时联系。”

 

这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自信是什么情况。

 

500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