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焦虑,透支在潭州教育

一天晚上,你打开某易云,准备伴随舒缓的歌曲入睡,却发现首页上出现一则“免费学建模”的广告;然后你打开B站,想要刷刷珍藏已久的番,一不小心却点开了隐藏在信息流里“免费学播音”的推广;最后你打开知乎,想要看一看别人对这些广告的吐槽,但当你浏览完一篇文章后却发现文末镶嵌的,赫然是一则摄影课程广告……

看见这些广告,你会有一瞬间对它们感到好奇吗?

500

这些广告大多都来自于潭州教育,一个目前互联网上最有存在感的职业教育机构之一。它投放的广告存在于B站、知乎等所有以年轻人为主的平台里,产业涉及游戏建模、PS、播音、手绘等新兴时髦又在传闻里“闷声发大财”的领域……

再加上话术、视觉的包装,这些密集地投放很容易转化为这样一个强烈的暗示:接受潭州教育,收获最便捷的财富密码

但就是这么一家看上去旨在“授人以渔”的教育机构,实际上也正在遭遇大量质疑,并且这些质疑来自于“内行们”:

2016年,腾讯课堂声明终止与潭州教育的合作,原因是潭州教育“屡次违反腾讯课堂《课程违规行为处罚规则》中的多项规定,影响学员学习体验”。违规内容包括“直播老师旷课、迟到”、“课程中出现超1/3的广告”、“未经学员同意向其发布商业广告”等。

2020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小哪吒的配音演员吕艳婷就发表声明称:与潭州教育的合作仅局限于20节理论基础课,并且还在录制当中。这一则声明划清了吕艳婷与潭州教育的业务关系,似乎也暗示潭州教育的夸大宣传。

此外据媒体报道,潭州教育还涉嫌盗用配音演员冯骏骅为游戏《王者荣耀》中紫霞仙子皮肤配音的作品,并将其套用在演员的表演上,进行“对口表演”,从而用来宣传教学质量。

在网上,这种“质疑”甚至演变成了一种“梗”、一种人生经验。在潭州教育相关帖子、视频的评论区,你很容易看到“你不会是在潭州教育学的画画吧?”、“找工作千万不要说你是在潭州教育学的”等相关弹幕——用一句流行语来形容,有“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意思在里面。

500

(潭州教育搜索栏的关联词条)

潭州教育就是这样越了解越是矛盾的存在:它是网红,是网红教育机构,是拥有网红领域培训课程的教育机构——但当你用纯粹的“教育机构”标准来评定它的时候,其实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去定义它的存在——哪怕是“普通”也不太合适。

作者 / 指北BB组 彭美云

编辑 / 蒲凡

500

其实从公关层面来看,潭州教育是非常好包装的甲方。因为相比于传统机构商业模式上的“卖课本质”,实际上当你接触到潭州教育的时候,收获的其实是“一整套教育解决方案”,包括且不限于学习的理由、学习的方式、学习后的成果、成果怎么变现,以及,学费从哪里来。

陈蕾就是在潭州教育的帮助下解决了“学习的理由”这个问题。她在成都大学,一直想利用“多到爆炸的课余时间”多学一门技术为以后做做兼职,赚点零花钱,但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课程。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太清醒”,她根据室友的经历和网上的评价形成了一个观念:“平时看到这些广告,我都不会点进去,知道这些课程不可能真正免费的”——除非是让你“故意占便宜”。

而潭州教育提供的是“不局限于课程的白嫖机会”。

500

陈蕾对潭州教育的效率仍然记忆犹新。“潭州教育的客服老师效率很高,我在填完报名链接后不到两个小时,老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了,通知我去上公开课。”

公开课是在线上进行的,直播间里有60多个学员,内容大体可以分为两部分:

开始的时候,老师会讲小部分关于PS的基础知识(或者说常识);剩下的半节课就开始介绍潭州教育的师资力量、学成之后怎么做兼职、未来的前景如何等等。到这个时候,老师一般还会抛出“报名优惠,数量有限,先到先得”的噱头,“帮助”学员做出最后的报名决定。

中途退出直播间在潭州教育的体系里并不意味着“拒绝”。“如果你退出了直播间,客服老师就会马上私聊你,亲切地询问不报名的理由,同时介绍课程的优惠政策。”

而如果你没有斩钉截铁的表示不想学,而是借口说自己没钱,不能支付学费,那么“客服老师就会表示,我们有很多方法能够帮助你完成学业,然后他们就会向你推荐使用花呗、京东白条、分期乐”。

总而言之,在潭州教育的语境中,为自己投资只是提前兑现未来,也是值得的。而他们也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切”,只等你报名。

以陈蕾试听的《PS教程》为例,即使在客服老师的优惠措施下,这门课程的价格仍然高达8000元。而这样的课程,在潭州教育并不算少数,一般来讲,潭州教育一门VIP课程的学费就在7000-8000不等,有的甚至在10000元以上。

而对于仍在大学的陈蕾来说,一门PS课程高达8000元的学费显然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以至于即使透过借款平台分12期支付,在不计算利息的情况下,每个月也需要担付666元的贷款。所以,衡量之下,陈蕾拒绝了客服老师的建议。

但,像陈蕾这样在密集的营销轰炸中仍能保持理智的毕竟还是少数,更多的则还是头脑一热就接受了贷款分期学习。

500

例如,如果登上投诉平台我们就会发现,那些针对在线职业教育的投诉中,几乎清一色的都是贷款交学费的学员。

而且,他们的遭遇往往也基本相同,都是在客服老师的“引诱”下贷款分期支付了学费,实际上课之后却又发现课程与宣传内容存在较大的差距,自己学不到什么有用的知识,于是想要退款。

但这个时候,退款通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据许多网友在线反馈的消息,相比于报名之前的积极,这个时候的客服老师态度就会显得十分暧昧,基本上都是一拖再拖延,退款无门,最终让学员们不得不选择平台进行投诉。

当然,对于在线职业教育行业来说,像潭州教育这样出现货不对板、退款无门的事情,在整个在线职业教育培训行业来说并不是个例。

事实上,对于许多教育机构来说,在学生报名以前把教学质量夸得天花乱坠,把学成后的就业前景描绘得十分美好;在学生报名以后,就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对于产品体验充耳不闻,打算做一锤子买卖是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

而这个模式如果要跑起来,其核心的要素就在于,教育机构需要持续在各大平台投放大量的广告,持续吸引新的“韭菜”前来报名。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我们在企查查里搜索“潭州教育”时,与之相关的标签除了“在线教育”,还有“电商”与“营销”。

500

而到了这个时候,潭州教育的身份也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起来,甚至于,我们几乎没法界定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具体是兼职教书的营销平台,还是一个周边化的教育企业?恐怕这并不是一个以学生为主的消费者们能够分辨出来的。

潭州教育能被称为学校吗?

在常见的思维模式中,答案显然是肯定的。毕竟,对于一个拥有不少名师、教授有用的知识,培养过许多知名校友,又具备良好教学环境和专业教材的机构,不被称为学校,又能被称为什么?

但这些也都只是从一个外在的角度在看潭州教育,而如果我们真的对潭州教育做一个深入了解,就又会发现,作为一个学校来说潭州教育,可能有些并不恰当。

例如,我们在查阅潭州教育的教学课程之后发现,潭州教育仅VIP精品课就有两千余门。这其中从互联网编程到心理学,从宠物养护到游戏开发,课程特征基本上可以总结为:课程热门、速成,价格从十几元到几千元不等。其中不乏“男装穿搭”、“卓越父母必修课”等非常规课程。

在这里,“九块九精品课”、“分期付款”等商业手段被反复运用。在正统学校里需要反复论证、反复打磨的课程在这里俨然成了消费时代的快消品。

500

所以,虽然它努力宣传自己拥有好的老师、拥有优质的教育资源,培养过许多知名校友、传授的是最实用的知识,想让自己与人们认知中的好学校靠得更近。但本质上潭州教育仍然是一个教育为业务的企业机构,它保持了十分标准的市场化运作。

例如潭州教育会持续的投放广告,用9.9的课程吸引更多的流量;它的课程设置以严格的转化为导向,基本上都是实用型技能,并给出了明确可预见的变现渠道;它还会为了提高企业运转效率和老师的翻台率持续“浓缩”课程内容,并打着速成的旗号向更多人贩卖焦虑。

无可否认,潭州教育形成了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通过大面积投放带来生源;设置实用、有变现预期的课程,搭配强大的运营团队来保证转化;最后再用沉淀下来的资金持续投放广告,如此反复形成产业闭环

但是这样的模式显然忽略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对于一个教育机构,特别是以成人职业教育为主的教育机构,其课程学习是否能够满足预期效果(例如工作技能提升、满足工作门槛等)是我们判断其价值的主要标准

或许从表面上看,潭州教育的每一项课程都十分有用。但很多时候,一门课程是否有用并不取决于课程本身,而取决于是谁在学它。例如,播音主持这门课程十分有用,但对于绝大部分不从事相关职业,未来也并不打算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来说,这份课程就并没有什么实际价值。

500

(潭州教育的广告规划了明确的变现的职业发展方向)

但这个时候,为了提高课程的转化效率,潭州教育通常会为你设定一个美好的未来。比如你学习这门课程之后就可以通过它兼职赚钱,可以给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多以一个选择,最不济也能提高自己的个人修养。

听起来,这些理由似乎都足够充分。如果你当时又正在为这一项技能而感到震撼(例如你刚刚看完一个非常棒的配音视频),你或许就会忍不住把名报了。

但如果仔细想一想你就会发现,这些美好的未来,或许是真的,但门槛会肯定不会如他们描述的那么低。起码仅仅依靠一门七天、或者一两个月的速成学习是无法办到的。

毕竟,还有很多在大学里学习了四年PS、编程、播音、手绘的人,都没能在生活中依靠这些技能兼职赚钱,那你又凭什么觉得自己就能够依靠一门速成课程办到呢?这背后显然有什么东西被我们忽略了。

这个被忽略的因素,其实就在于潭州教育采用的是一种类似于SEO的撒网式销售形式,它通过互联网渠道,对所有可能感兴趣的人投放广告

它并不关心前来咨询的人是否有学习这些课程的天赋,也并不关心他们现在从事什么工作,未来是否又有相应的职业规划。他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你买课。

这其中,可能有很多人只是刚好看了一个播音和PS的视频,对这些内容产生了一点点心动,然后就在强烈的推广下购买了课程。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有很多人报名了之后,冷静下来却又觉得自己被骗了的原因。究其根本,大概率在于潭州教育并没有履行作为一个教育机构的职能,而更像是在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教育机构(或者学校):

它提供了一家教育机构(或者学校)在外部视角中可以被观察到的一切,包括师资、学费、课程内容、学习环境、学习成果以及学习出路;反之作为教育机构的内核,即以“课程内容”出发探索教学规律、设置有合理的教学周期,会适时地告诉学生学习的困难,对学生进行考核,并最终对教学成果负责等环节,对潭州教育来说,显然还有远的差距。

在这种情况下,职业培训、在线教育也随之成为一个讲求“翻台率”、将课程设置为“一次性商品”的快消行业。至于快消满足的是什么样的需求,这就非常值得玩味了。

而除此之外,作为一个教育培训机构,对学员消费的干预也是另一个一直被人们诟病的问题。

例如2020年,黑猫投诉平台就发布了一份根据消费者投诉情况而拟制的在线教育黑榜。榜单中,潭州教育排第二。而根据该平台上的数据显示,关于潭州教育的投诉已经达到6700多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关于潭州教育“拒绝退款”、“诱导贷款”的。

500

(黑猫投诉平台,搜索潭州教育的结果)

事实上,作为一个企业机构,为消费者提供多种付款方式本无可厚非,这反而是企业服务能力的体现。但反过来,作为一个教育培训机构,诱导支付学费困难的同学通过各种消费贷款的方式支付学费显然就并不可取。

而这里面,如果再加上因为强大的营销能力,诱导消费者冲动消费的话,那这背后可能存在的潜在危害就变得更大了。

500

事实上潭州教育并不是这种商业模式的首创,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职业教育的商品化、快消化、套路化也不是潭州教育一己之力推动的。

尤其对于职业教培行业的付费方式来说,无论是现在的分期付款,还是早已存在的通过签订就业合同,用未来的工资收入来支付现在的学习费用的付费方式。

它们本质上都是为了降低职业教育培训的门槛,想让更多人能够通过学习技能走上更顺利的职业发展道路,是有一定正面意义的。

但到今天,随着互联网营销方式的改变以及消费信贷门槛的降低。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部分企业诱导消费,透支消费行为的出现反而让原本有利于学员的事情变成了学员的负担。

而这其中,潭州教育只是复杂的职业教培行业里一个具象化的表现。通过潭州教育,我们能看到当前互联网职业教培领域存在问题。未来,我们也希望通过看到潭州教育的改变,而窥见整个职业教培行业的变革与发展。

站务

  • 4月份违规账号处理公告

    尊敬的各位用户:风闻社区鼓励用户创作、发布优质内容,但对于用户反映强烈的破坏社区氛围的行为,风闻社区始终保持“零容忍”的态度,给予严厉打击。针对社区中出现的违反法律法规、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