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呼联合声明,说明日本想脱离美国,还记得69年美日提及台湾的联合声明吗?

其实1969年美国和日本发表联合声明提及台湾有一个历史背景,就是中国于1964年10月成功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后日本国内掀起了要求进行核武装的声浪,因为这次核试验发生在东京奥运会期间,在当时让日本方面极为惊惧。

那段时间日本跟祥林嫂似的喋喋不休的要求美国允许它核武装,但凡日本官员会面美国官员,不论级别,职位,事由,横竖要提一嘴拥核,这种婆婆嘴搞的多次外交场合尴尬无比,美国人不胜其烦。

当时刚当上首相没多久的佐藤荣作(安倍晋三是他侄孙)直接在日记里写“中国核试验成功后引发全世界关注,东京奥运会仿佛被泼了冷水。正如苏联和英国核试验一样,一个接一个的突发事件令人应接不暇,莫非世界已经到了核武器开发的时代?”充分证明了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然后在1964年12月29日与美国大使勒肖尔的会谈的时候又说“如果对手拥有核武器,那么我们也应该拥有,核武器远比想象的更安全,更廉价,以日本的科学产业技术能力完全可以生产出来,只是日本民众和舆论还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今后必须对年轻一代给予引导和教育”

这经是念给美国人听的,美国人不在的时候就自念自听,三天两头的念叨要防卫自主,要加强防卫,要思考防卫,要独立防卫,要修改宪法符合防卫需要。

简单来说就是一切形势转防卫。

1965年1月佐藤荣作和美国总统约翰逊会面的时候又开始念“就我个人而言,如果中国拥有了核武器,那么日本也应当拥有”。这事当时让美国方面极为不满。

当年美国和苏联提出核不扩散条约草案。

1966年2月在众议院外务会议上,外相椎名悦三郎表示对于核不扩散条约,日本愿意接受,但是应该由核国家首先带头参加。

1967年6月,中国成功试爆第一颗氢弹,日本人急得跳脚,佐藤荣作公开表示中国不参加核不扩散条约,那么核不扩散条约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并且直接表示日本是否开发核武器将和中国直接挂钩,日本国内有大量声音反对核不扩散条约,认为加入核不扩散条将会事实上将意味着沦为二等国家。

1967年11月14日,美日双边会谈,美国被日本念的有点烦了,让日本消停会,日本迫于压力公开承诺不独自研发核武器,日本将继续在美日安保条约和美国核保护伞下确保安全。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佐藤荣作还是在当年组织相关专家对是否能够进行核武装实施了2年半的可行性研究。

首相和外相念了还不算,议员跟着一起念,1969年3月,当时著名日本老右棍石原慎太郎刚当上议员还不到一年,就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公开声称“我们必须拥有一定的核威慑以防备其他人的核武装,我们和美国缔结日美安保条约来保卫自己,我认为,在这个核时代是这个条约在保卫着我们免受核打击,并使我们拥有事实上的核威慑,但是万一这种义务没有履行,这种条约就没有意义,我们应该对条约中的双方和怎样进行安保进行思考,要怎样才能有多种多样的举措,现在我们和曾经的敌国美国签署了安保条约,我认为,这个条约某种意义上也对美国的防卫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现在我们应该思考如何才能独立进行防卫。”这一顿发言当时在自民党内部获得了不少支持。

然后才有了1969年的美日联合声明。这次联合声明的实质,是美国对日本内部因中国核试验而爆发的拥核声浪的一次总敲打和总安抚,一方面重申美国对日本的安全责任,另一方面警告日本不要再提及此事,并且声明发表前,美国方面通过各种渠道告诫日本,如果日本再在核武装问题上纠缠不休,那么归还冲绳管辖权的相关问题就不那么好谈了。(当时冲绳列岛的管辖权属于驻日美军)

于是日本秒怂。

1970年,时任日本防卫厅长官(当时还是防卫厅,不是防卫省)中曾根康弘召集了一堆专家,假模假式的对核武装进行了一次研究,最后得出结论,开发核武器要耗时5年左右,费用大约2000亿日元(当时币值),但是由于日本国土狭小,无法进行核试验,所以不能进行核武装,这次研究本质上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因为日本总不能说因为美国人说我们要是敢开发核武器就弄死我所以我不敢开发,只能假装这事不做是因为技术上不可行,说白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当年2月,日本签署核不扩散条约

在3月份,中曾根康弘在记者会上公开宣布“日本从地理上来看是非常狭小的,所以讨论日本的核反击能力毫无意义。日本的核装备是不会发挥它的威慑力的,在对手的首轮核打击中缺乏生存能力,但是日本被中国、美国和苏联这三个核大国所包围。

为了让日本在可能的核战争中不陷入僵局,我们应该将自己发展成第二梯队的军事大国。从大局来看,我不认为日本拥有核武装是明智的选择,无论是经济上的负担还是违背民意上来讲,都是弊大于利,从战略角度来看,规模较小的核武装是处于规模较大的核武装下,例如,英国和法国虽然持有核武器,但它们实际上处于美国的核庇护之下,结果最后还是美国的核威慑在发挥作用,所以持有核武器所展示的国家威慑力,最后还是由较大的核威慑所决定的”。

中曾根康弘的这次谈话,被视为日本就拥核问题的最后表态,每次日本内部出现拥核声浪,这段话就会被反复援引。

日本正式表态后,美国看日本消停了也就不再追究,1971年11月,“无核三原则”作为归还冲绳管辖权的附带条件在日本国会获得通过,标志着禁止核武装在日本正式以法律形式获得制度支撑,顺便一提,在该法案象征性的国会讨论阶段,佐藤荣作以个人身份明确表示反对“无核三原则”。

1972年,美国向日本归还冲绳管辖权,日本设立冲绳县。

需要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日本第一次为了核武装而有所行动,在1956年岸信介(佐藤荣作的哥哥,安倍晋三的外公)内阁时期,日本就进行过一次核武装的努力了,当时岸信介主张推动自卫队的现代化进程,提出了要搞战术核武器的研发生产,当时日本国内对核武器极其排斥,反对方认为日本国土狭小,根本经不起核打击,应该避免卷入核战争。

1956年1月,日本进行了全国舆论三次调查,就社会公众对核武器的立场问题进行调查,绝大多数日本民众并不反对核能的商业化利用,但反对开发或者引进核武器的态度极为激烈,早在1955年,日本就爆发过反对美国在日本实施导弹试射的抗议,1957年又爆发了反对美国在日本部署核武装的活动,但岸信介还是态度坚决,在1957年3月11日的国会辩论中,他表示核武器是一种革命性的武器,不使用核武器,则防卫事实上不可能,并且表示面对其它国家的“人海战术”,只有核武器能与之对抗,战术核武器的存在并不违反宪法,当时的自民党政治调查委员会审议委员,旧日本帝国海军中将保科善四郎甚至公开主张绕过国会对核武装和核战争进行研究,此事引发了国会的激烈批评,但岸信介还是把他保了下来。

岸信介内阁激烈的拥核姿态受到了外界的强烈反对,1957年1月23日,苏联在真理报上发表评论文字,表示如果美国在日本发起核攻击,那么苏联会立即回以颜色。

此话引发了日本的巨大恐慌,日本内阁马上表态不会在美苏核战争中提供基地,日本会避免卷入核战争,5月15日,岸信介的态度发生大幅度扭转,公开声明不会参加核武器的制造、试验核研究,5月18日,唯恐苏联把日本设立为核打击目标的岸信介还嫌不够,又发表了一次声明,表示就算小型战术核武器也被宪法所禁止,并且明确反对美国在日本部署核武器。

前倨后恭,属实难看。

所以这次美国和日本再度发表联合声明,实际上是美国对日本近期脱离美国掌控的一些动向的敲打,比如RECP。

美日同盟关系真正坚若磐石的时候,日本反而会通过各种手段强调自身的自主性,美国也会予以认可和谅解,但是当两国开始大声高呼联合时,则说明日本或多或少出现了脱离美国掌控的动向,比如早年的拥核,现在的自贸区。

安倍这一家子人真的是从来不消停。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