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精细的外交努力,可以避免战争,我们美国的领导人能够处理好精细的外交吗?

王小东500今天 12:35 来自 华为Mate40保时捷设计//@裸鸡半God:这场辩论充分证明,在美国的高端人群(比如前国防部长助理)里有那么一种观点:不管中国做得有多好,制度是不是跟着美国走了,美国都不能允许中国成为跟美国势均力敌的国家,不惜把中国推回绝对贫困的状态;而民调则显示,34%的美国人把中国当成敌人//@科罗廖夫://@原烽_BOE:@王小东500

美国2015年的一场相当重要的电视辩论:美中是长期敌人吗?

这个话题也是现在网上热炒的一段视频引起的,就是美国前驻中国外交官罗伯特•戴利说:即使中国完全按照美国的要求做了,全盘接受美国的政治制度,美国也不能允许中国成功到跟美国势均力敌的程度,为此美国要不惜把中国推回贫穷,甚至是绝对贫穷。

这真的是冤枉了罗伯特•戴利,他是实际上是在猛烈抨击这种哲学,他说: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哲学。中国的网上经常会有这种误传。这个真的不好,最起码是我们会被别人笑话,其次是不利于毛主席说的“要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

所以,我要比较详细地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谈话的背景。而且,主要目的也不是给罗伯特•戴利“辩诬”,而是要给大家介绍一下美国精英集团对于美中关系的看法。

这是美国ABC电视台的一个叫做《智商平方》的辩论节目——你一看这个栏目名称,就应该知道这是一个针对“高端”观众的栏目。

它在2015年举行了这样一场辩论:“美中是长期敌人吗?”请了正方和反方各两人。这四个人可都是高端人士。

正方,一个是彼得•布鲁克斯,此人毕业于安纳波利斯海军学校,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都任过职,最高的官衔是国防部长助理,负责亚太事务。另一个是我国国际片都知道的非常著名的美国国际战略学家,约翰•米尔斯海默,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

反方,一个就是刚才提到的是美国前驻中国外交官罗伯特•戴利,此人中文非常好,有一个跟中国人混血的儿子。另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陆克文,担任过澳大利亚总理和外交部长,我在朋友家见过此人,他的中文比我们大多数中国人更好,有一个中国人女婿。

主持人叫做约翰•唐文,也是非常有名的。

辩论的一开始,就是米尔斯海默发言,他说:要谈未来的事情,必须有理论,没有理论,你就啥也别谈了。那么,什么是他的理论呢?就是主权国家之上没有执法者,没有警察,所以,(我给他总结)这个世界,简单说,就是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据此,他认为,美国为了生存,不管中国做得有多好,制度是不是跟着美国走了,中国人是不是很善良,美国都不能允许中国成为跟美国势均力敌的国家。

戴利就是针对他的这个哲学,进行了猛烈的抨击,说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哲学。

这时候,主持人唐文问他:这个哲学有什么不对吗?戴利回答:当然不对,美国立国二百年的价值观,这几十年对于世界的说教,都是美国有好东西,愿意跟全世界分享,包括教育、医疗、科学,等等等等,你这种哲学不是完全违背了美国的普世价值观吗?这就是成为中国网上流传的一个焦点的那段视频的背景。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重要点,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就是经济的相互依存,能不能消除战争。反方说: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带来繁荣。陆克文提醒:如果中国的经济真的垮了,对于世界,对于美国的经济,都会是一个不小的伤害。正方的米尔斯海默说: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带来繁荣,这个没错,但是,从国家安全的角度说,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的出现攸关生死存亡,当繁荣与生死存亡打架时,我们当然应该选择生死存亡优先。

戴利说:你那个生死存亡是个假问题,现在根本就不存在生死存亡的事,我们为什么不能选择繁荣?布鲁克斯说:别尽扯那些没用的,我们就来看一看历史,一战前,英德经济也相互依存,这避免了一战吗?米尔斯海默说:如果英国一战前能有个开关,一按就能把德国经济关掉,你说英国会不会按这个按钮?当然要按,同理,如果现在日本有个开关,一按就能把中国经济关掉,你说日本会不会按这个按钮?当然会按。

另一个重要点,就是反方提出,现在这个世界跟过去不同了,通过精细的外交努力,可以避免战争。对此,米尔斯海默说:你们看看我们美国的领导人能够处理好精细的外交吗?他们在伊拉克,在阿富汗……都搞成了啥样你们不知道吗?要搞你们说的那种精细的外教,美国必须在几十年中,不断地,一个接一个地出俾斯麦!不仅美国要出俾斯麦,中国也得出俾斯麦才行,不仅美中要出俾斯麦,美国的盟国,如日本、菲律宾……也得出俾斯麦,否则,美国有可能被拖入战争,你们认为这现实吗?这个世界,跟一百年前没有什么不同。

反方都是跟中国打过长期交道的人,特别是陆克文,他说:他是作为学生、学者、商人、外交部长、总理各种身份跟中国打过几十年交道的人,比谁不明白啊。他们说,你这就是扯,我们跟中国打交道的实践就是这些年,虽然有这么多冲突甚至是危机,都没有酿成完全的敌对,事实胜于雄辩。

最后是要由现场观众投票判定胜负的。判定规则:投两次票,第一次是在辩论之前投,第二次是在辩论之后投,自己的观点在第二次投票中赢得的转换更多的赢。第一次投票结果:投给正方(即赞成“美中是长期敌人”的)27%,反方35%,未决38%。第二次投票结果:投给正方32%,反方56%,未决12%。反方赢。

这个结果有代表性吗?还是有的:皮尤今年3月份的调查,美国认为中国是敌人的,34%。过了6年了,不能说变化很大。这里值得指出的是,共和党选民普遍认为中国是敌人,而民主党选民则多数认为中国不是敌人。

所以说,美国的民主党国会议员跟着共和党拼命表现自己反华,未必符合投票选举他们的选民对于中国的看法。这里我又要说了,中国的很多人,被在美国的一些恨国华人带了节奏,认为美国的共和党比民主党好得多,这又是一个愚昧到可笑的错误认识500L王小东的微博视频收起全文d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