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刊文谈IP改编:一些作品有流量无质量

500

2000年,由李少红导演的电视剧《大明宫词》风靡大街小巷,独特的美学让该剧成为无数人心中的经典。2021年,同样由李少红导演的《大宋宫词》却惨遭口碑滑铁卢。

14日,《光明日报》发文反思近来流行的IP创作模式,表示一些根据IP改编的作品有流量无质量,用粗制滥造的作品来透支IP凝聚起来的“群众基础”得不偿失。

500

所谓IP剧,是指在有一定粉丝数量的国产原创网络小说、游戏、动漫等基础上创作改编而成的影视剧。在《庆余年》等IP剧大获成功后,IP剧也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2020网络原创节目发展分析报告》显示,去年的202部网络剧作品中,来自网络小说改编的网络剧占比超过三成。

然而,IP剧虽热,其结果却并非都如《庆余年》一般获得大众欢迎。同为李少红导演作品,2000的《大明宫词》在豆瓣上取得了9.1的高分,2021年的《大宋宫词》的豆瓣评分却跌破4.0。

截至发稿,《大宋宫词》的豆瓣评分仅为3.8。

500

作为无数人心中的“白月光”,《大明宫词》显然是一个广受市场认可的大IP。14日,光明日报发文表示,近年来,在文艺创作中,“搭IP顺风车”的创作思维盛行,但IP并非文艺作品的“护身符”,《大宋宫词》就是IP失灵的最新案例。

光明日报认为,拥有《大明宫词》之前在观众中建构起的经典召唤与怀旧情结作为加持,《大宋宫词》本应再掀收视热潮,然而该剧却在故事讲述上出现了明显的“崩塌”,不合板眼的叙事时常给人一种赶场的慌促感,有些戏蜻蜓点水,有些戏过于传奇,还有一些戏缺乏节制。

惨遭滑铁卢的IP剧并非只有《大宋宫词》一部。与之类似的还有《欢乐颂2》,该剧有些失控的情节编织、话题效应导致的“贩卖焦虑”效果,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欢乐颂》之前积累的口碑。

其实早在2018年,IP剧便开始显露缺点。娱乐评论号“骨朵网络影视”曾发文表示,自2018年下半年,IP剧的问题便接踵而来。制作粗糙、改编过度、IP滥用,网文IP改编剧乱象频出,不少大IP改编剧在万众期待中上线,又在万众吐槽中潦草收场,大量资本没能获得预期效益。

但只要改编方式得当,IP剧也可以取得很好的成绩。由阿耐小说《大江东去》衍生出的电视剧《大江大河》《大江大河2》,就是IP剧成功改编的案例。

500

光明日报认为,《大江大河》在精神和故事层面都从原作中巧妙萃取出了思想主脉与艺术精华,并把改革艰难性的现实逻辑合理转化成了戏剧创造逻辑,既成就了剧作自身的品牌效应,也让观众在剧中人物的艰辛和梦想中读懂了“国之大者”。

光明日报认为,IP改编的关键在于转化,而转化的要义在于寻找到两种乃至多种表达话语体系的通联密码与对话路径。这种通联和对话一定是深层而非浅表的,应当触达普遍性的价值观与人性,秉持高包容度的大艺术观,尊重审美的本质性规律。从同名舞台小品衍生出的电影《你好,李焕英》,便是在沿用原作核心创意的基础上,将主题意蕴进行了更具深度和广度的挖掘,在小品和电影之间建立起深层艺术联系,最终成为在审美价值和社会影响方面衍生之作超越原作的典型案例。

对于IP剧目前所呈现的乱象,光明日报评论道,不论原创还是根据IP进行改编,讲好故事都是打造文艺精品的不二法门。尤其在IP思维的作用下,有些创作者难免产生“拉大旗作虎皮”“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惰性心态和投机念头,试图完全依赖先前成功作品的光环效应来达到聚人气、出爆款的目的,而在讲故事方面消极懈怠。这种对影视作品最根本的艺术属性的漠视,必然导致观众不买账,用粗制滥造的作品来透支IP凝聚起来的“群众基础”得不偿失。

站务

  • 4月份违规账号处理公告

    尊敬的各位用户:风闻社区鼓励用户创作、发布优质内容,但对于用户反映强烈的破坏社区氛围的行为,风闻社区始终保持“零容忍”的态度,给予严厉打击。针对社区中出现的违反法律法规、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