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点儿啥】河北大车司机服毒事件背后,有哪些应该关注的问题?

各位好,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4月5号,河北沧州一位货车司机,金德强,开车从承德到唐山。他在唐山市丰润区一个检查站里被拦下。执法人员扣押了他的车辆,并罚款2000元,原因是车上的北斗卫星定位行驶记录仪掉线。沟通无果后,这位司机留下了遗书,并给儿子打了微信电话安排后事。接着喝百草枯自杀身亡。

遗书是发布在一个司机群里的。他说自己家里比较困难,有七十岁的老母亲,还有三个孩子。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但是身体不好,患有三高、心脏病还有糖尿病。对于行驶记录仪掉线的原因,他反问:我们一个司机怎么会知道?

4月10号,联合调查组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执法人员发现货车北斗定位系统没有在线,就让司机先停到院内。然后司机自行下车,到附近的供销社购买了农药。返回到证照室窗口,咨询了一下处罚标准。工作人员告诉他,要罚款2000。当时还没有执行处罚,双方无过激言行,也没有发生言语和肢体冲突。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司机掏出事先购买的农药快速喝下。

首先来看第一个问题,货车上的“行驶记录仪”到底是什么呢。货车上的“行驶记录仪”也是装在前挡风玻璃上部分那里,除了定位功能,更重要的是记录行驶数据,防止出现超速、疲劳驾驶的情况。一旦货车超速,或者连续行驶了4小时,它就会发出提醒。执法人员在查看数据的时候,发现了违反交通条例的行为,就可以处罚。

这是一个很好的功能。大货车疲劳驾驶,危害性是极强的,之前发生过很多交通事故,都是惨剧。那就是驾驶着杀人武器。

不仅是重型载货汽车,还有载客汽车、拉危险品的汽车,都要安装。而且不仅是固定在车上就完了,还要让它功能正常,就是所谓的“在线”。没有保持在线状态,是要处罚的。还有更严重的情况,如果人为破坏、干扰、屏蔽卫星定位装置,或者篡改、伪造监控数据的,要罚款,2000元以上,5000以下,还有可能扣车。

第二个问题,许多媒体都会提到,这次是“北斗”掉线了。那这里的“北斗行驶记录仪”和北斗卫星有没有关系呢?

我们要区分一个概念,北斗卫星和“北斗产品”。现在市面上有许多行驶记录仪都会给自己带上“北斗”的名字,都自称是“北斗行驶记录仪”。许多司机叫多了,就简称“北斗”。这些行驶记录仪市场上有很多,使用了北斗的定位服务。

这份文件都来自交通运输部网站,是符合标准的平台的名单,大家可以看一下,名称出现“北斗”的相当高。

那北斗行驶记录仪掉线,会不会是因为北斗卫星掉线呢?不太可能。北斗系统是几十颗卫星同时工作,24*7不间断地发射信号。几乎没有死角,也不可能断网失联。如果是北斗导航信号不好,那可能会是几十万公里的所有设备同时出错。

另外,这份文件也来自交通运输部网站,是第21批符合标准的产品名单。这也印证了一些司机的说法:市面上大多数的终端都是GPS/北斗双模的。就是同时使用GPS、北斗两套卫星系统的服务,这样定位更快、更精准。如果一定要把锅甩给北斗卫星,GPS也得出来接锅。

网上有很多司机爆料,当地的定位系统存在强买强卖现象,必须购买指定厂家的高价设备,才能通过年检。甚至有人投诉,交警认证的设备,运管部门却不认,要拆了重装。更关键的是,装上了还不好用。

交通运输部去年12月公布了一份质量抽查结果,就是针对北斗导航车载终端的。结果显示,27家企业的30个批次的产品中,抽样合格率仅为70.4%。三成的抽查产品都是有问题的。交运部今年还有一份统计,截止到2月,全国此类设备的型号多达362个,生产、服务厂商有上千家,单单是这次出事的河北省就有117家。

有设备提供商透露,他们一般建议车主每两三年就替换一次设备,以免出现故障。要知道,国家和司机们对系统的要求,本来就是绝对可靠,一年365天无休止运行,不能出故障。可为什么在这一点上,厂家就是做不好?

恐怕要归咎于行业生态。这个行业体量小、集中度低,势必造成行业厮杀激烈,盈利困难,很多人就会打产品质量的歪主意了。

最后我想说说货车司机这个群体。在长途货运行业里,严重超载、疲劳驾驶等等问题长期存在,因此,大货车在高速上一度是一个非常容易发生事故的群体。这一点,在高速上开过车的人,估计都会有所体会。也是因此,国家才会采用行车记录仪这样的技术,来监督和管理货车司机。

有数据显示,在强制推广货车安装行车记录仪以来,从2012年开始,北斗导航系统在道路运输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有效降低了事故发生率,死亡率也有明显下降,事故率减少了93%,死亡率下降了86%。虽然这些成绩的取得,不一定完全归功于北斗导航系统在道路运输领域的使用,但技术进步的贡献毫无疑问是巨大的。

但同时需要注意的另一个问题是,长途货运行业,这些年来的利润率一直在下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长途货运司机可能还是收入相对比较高的行业,但现在只能算是勉强维持了。就像金德强在遗书中所说的,干了十年货运司机,现在只有六千块钱存款,并没有挣到什么钱。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国统一市场刚开始起步,信息和物资流通不便,长途货运可以利用信息不对称等因素,获得比较高的利润。但是近些年,运价不怎么涨,货运行业利润也越来越低。

正因为这些年来利润率不断下降,长途货运现在也成了一个严重内卷的行业。如果完全按照相关规定运营,货车司机们就很难赚到钱,几乎连维持正常运营都很难。只有一定程度的超载、疲劳驾驶,才能得到相对高一点的收入。

所以,现在我们在网上可以看到不少长短视频,反映货运司机的生活,经常是夫妇两个人一起,吃住都在车上,跑一趟需要十天半个月,甚至个把月,回不了家,还得省吃俭用,才能勉强维持。八十年代的农村,跑长途货运的司机在村里都算是有钱人,现在可能还没有在工地上搬砖赚钱多。

另一方面,货车司机高度分散,议价能力低,很难拥有行业的议价权。只能和跟他们一样的人去竞争,从而变成一个内卷的死局。本来是命运相同的一群人,但他们却无法相互帮助,而只能相互竞争,最终是让整个群体的利益集体受损,每个人都成为这场竞争的失败者。

所以,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更需要关注的是货车司机这样的群体的生存状态,改善他们的生存处境,让他们不需要超载、不需要疲劳驾驶,不需要内卷,也能得到合理的劳动报酬,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不只是通过技术和规则来围堵,这样只会把他们无路可走。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