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两军首条直通电话延期的背后,少不了“宇宙大国”当年的自信

3月2日,针对媒体报道“中韩两国国防部修订了关于两国海、空军间直通电话设置及使用的谅解备忘录”的情况,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回应:

2008年11月24日,中韩两国国防部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和大韩民国国防部关于两国相邻海、空军间直通电话设置及使用的谅解备忘录》。该直通电话是中国军队与外国军队一线部队间首条直通电话,对中韩海空一线部队避免误解误判、加强危机管控发挥了积极作用。近年来,中韩两军相继进行编制体制改革,该备忘录有关内容不再符合双方实际。经协商一致,双方国防部对该备忘录进行修订,并于2021年3月2日正式签署。

公众号:解放军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答记者问

500

▲随着与周边中朝日三国关系的变化,以及美韩同盟的客观需求,使得韩军在指挥架构上也确实有所调整。图为2018年“韩国军舰雷达照射日本飞机事件”的两位主角——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1反潜巡逻机和韩国海军“广开土大王”号驱逐舰

关于此次具体修订的内容,韩联社是这样报道的,“据此,两国将开通韩国海军和中国东部战区海军之间、韩国空军和中国东部战区空军之间的直通电话,并为此进行工作协商。韩中两国已开通了国防部之间的直通电话、韩国海空军和中国北部战区海空军之间的直通电话等共3条热线。通过此次协议,两国军事直通电话将增至5条。这将加强韩中军事部门沟通,预防空中和海上突发性冲突,进一步增进军事互信,还有助于缓和韩半岛等区域紧张局势,维护和平。”

500

▲近年来中印边防哨所逐渐建立起了热线电话,2015年前后还有“双方努力开通两军总部间热线电话”的报道,但近几年也没了下文

在抗美援朝战争后,台伪政权与南朝鲜政权的关系日趋密切,前者多次以后者境内基地为跳板,对大陆执行海空情报侦察任务;而在我海空军的叛逃事件中,许多驻地距离台澎金马较远的叛徒,也经常选择南朝鲜作为中转站,这使得在一线部队看来,“南伪”和“台伪”长期以来属于性质接近的敌对武装集团。直到1985年3月的3213号鱼雷艇叛逃事件,当时的全斗焕政府在处理此事时出于利益考虑,决定对大陆示好,拒绝了台伪方面的要求,最终将两名叛徒、其他艇员和鱼雷艇均移交给我军,使得气氛开始起了变化。

500

500

▲下图为3213号鱼雷艇移交回国的场面,移交仪式在其身后的南朝鲜海军PKM-258艇上举行。背景里是人民海军037I型704艇(退役后出口缅甸)和南朝鲜海军美制基林级驱逐舰DD-923“京畿”(1998年因火灾报废拆解)

1992年8月21日(中韩建交前3天),由刘志田副司令员率领的空军工作组前往山东半岛检查战备工作。这位在抗美援朝空战中击落击伤美机6架的老飞行员在对济南军区空军航空兵、雷达和地导部队的讲话中指出,“苏联解体后,中俄、中蒙方向空中压力减小,黄渤海方向的空中压力增大,呈现出不同以往的态势……确保战备工作落实”。

500

▲刘志田老将军于2020年11月25日逝世,享年93岁

由于建交一事当时仍属高度机密,刘副司令员在讲话中对“不同以往的态势”也只能“点到为止”,但随着8月22日台伪政权宣布与韩国断交的消息传来,多数人已经猜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其实根据很多老前辈的回忆,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之后,大家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对南朝鲜的态度开始转向;但对于一线部队来说,如何在中韩建交之后与这支当初的手下败将,而今却有些“非敌非友”的韩军打交道,确实还有很多规章制度亟待明确。

到了中韩两军商讨建立直通电话时,韩国原本希望在2007年8月24日(中韩建交15周年纪念日)就完成热线开通;但他们当时又提出要求,认为两国空军热线的中方一侧应设在位于北京的人民空军指挥机构,以与电话的另一头——位于京畿道乌山的第一中央防空指挥所(제1중앙방공통제소/1MCRC)“对等”。

500

▲大概是随着F-15K于2005年开始交付,他们是真觉得东亚已经快装不下韩国空军了

这就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在已经确认建立国防部对等直通的前提下,以对韩方向为主的济南军区空军与韩空军对接才是符合实际需求的方式。尽管来自“有关部门”的压力客观存在,但在我军毫不退让的态度面前,热线开通事宜仍然因此推迟了一年多,韩国最终不得不接受热线两头1MCRC与济南军区空军的真正对等。至于在热线开通后,整个2009年1MCRC就忙着与乌山基地的美国空军指挥机构加速整合,以更好地提升黄海方向美韩空中联合指挥效能啥的,这都是后话了。

500

▲在海军热线上,双方倒是很早就达成了共识,由人民海军北海舰队相关单位与位于京畿道平泽的韩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指挥控制室对接

回到2008年三条热线的细节最终敲定时,我军在南京军区方向的海空力量虽然已经规模初具,但明确以对台军事斗争准备为主要任务的他们,日常训练中与韩国的交集的确不大。例如除了138舰和525舰、529舰和886舰于2008年10月先后穿过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并通过津轻海峡前出第二岛链展开编队战术训练之外,东海舰队水面舰艇训练时很少经过韩国周边水域;南京军区空军航程较大的轰-6H轰炸机和苏-30MKK歼击机同样如此。

500

▲2008年10月14日,访问海参崴的138舰和525舰编队

而韩国要求新增与我东部战区海空力量沟通的热线,则已经是2019年10月下旬,韩国国防部副部长朴宰民访华并参加第五届中韩国防战略对话时候的事儿了。首届中韩国防战略对话于2011年举行,原计划一年一届,但在2014年7月的第四届之后,由于我方在2015年年中获悉部署“萨德”已成为朴槿惠政府的既定方针,第五届对话也因此延期到了2019年。

500

▲从既定方针到最终执行中间也是一年多,让伪满军官高木正雄(朴正熙)的女儿都能参加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了

在这五年期间,中国海空力量均衡全面的发展有目共睹,东部战区所属舰机进入日本海进行训练已成常态。由此在第五届中韩国防战略对话上,韩方提出,在位于庆尚北道大邱、面向日本海方向的第二中央防空指挥所(2MCRC)再建立一部与我东部战区空军的热线;同时在位于江原道东海的第一舰队司令部与我东部战区海军之间,也建立热线。

说起来在官方报道中,韩国很喜欢提及我军对热线的使用情况(如果未使用热线他们也抱怨),例如2019年10月29日韩联社报道,当日我军运-9JZ电子侦察机在进入韩国防空识别区之前,北部战区海军就通过电话向韩国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通报了飞行信息;2020年12月22日,执行中俄第二次联合空中战略巡航任务的中俄军机飞入韩国防空识别区时,韩联社也报道了“中方通过韩中热线电话提前通报这是例行演习,而没有对韩直通电话的俄罗斯方面未提前通报”一事。

500

▲大概是因为俄罗斯不怎么给他们面子,打直通电话这点面子他们是真喜欢

甭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每次开通军事热线前后,韩国国防部还有国防研究院就要表态一番“两国军事关系发展迎来新契机”、乃至“下一步就是飞跃到搞联合演习”之类,与我们的低调态度“用于一线部队避免误解误判、加强危机管控”形成了鲜明对比。其实要说这电话放在东北亚的局势里究竟分量几许,一个最为简单的例子就是2010年的“天安”舰事件,当时头三条热线可已经开通一年多了,也没见当时黄海剑拔弩张的局势被几条电话线捋轻松多少。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韩国作为第一岛链北端起点的本质没有变、与美国军事同盟的关系也没有变。几条电话线,同样不足以消除黄海方向军事摩擦的风险。以空中突发“擦枪走火”为背景,对美韩空中力量进行反击作战的首长司令部演习(结合部分部队实装拉动检验效果),以及在苏岩礁海域的主权宣示、对韩国海军电子侦察船的驱离和反制……作为确保“绝不允许朝鲜半岛生战生乱”的定海神针,人民军队从未放松过这些立足于有备无患的工作。

500

500

▲近期开展海上训练的北部战区海军两艘052D后续舰,122“唐山”舰和123“淮南”舰

回顾两次建立直通电话的前前后后,中国国力和军力变化带来的影响可谓一目了然。当人们讨论中韩两国两军关系的长远发展时,韩国在这两次围绕直通电话事宜的表现对比,特别是背后折射出的心态,同样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500

▲从2014年至2020年,每年一次的韩国向我国移交其境内志愿军烈士遗骸仪式,已经成为两军目前最为固定的年度交往活动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