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凤梅:让村医成为真正的医生

2020年,脱贫攻坚的任务基本实现,其中“三保障”之一的基本医疗的实现,村医是最大的贡献者,呼唤全社会一起关注乡村医生的成长,提高他们的医疗服务能力,改善他们的职业环境,让他们能在这个伟大的岗位上有自豪感和荣誉感,让农民的医生成为真正的医生。

我是善医行刘凤梅,这是我认识的一名安徽涡阳县孙营村的村医吴严红。

500

她丈夫家的姊妹多,家里特别穷,结婚的时候,还是临时把牛棚改造成了婚房,婚后他们在村里开了一个卫生室,由于村里面都是留守在家的老弱病患,经济困难经常赊账,所以他们经常入不敷出,平时的收入也就维持基本的生活开支,后来在村里买了一个房子,这笔欠债一直无力偿还。长期处于职业和生活的困境中,她看不到未来的希望,也不知道前行的方向。一路迷茫的坚守,凭的是健康乡村守门人的职责。

500

让我认识村医这个职业是在我12岁的那一年,随父亲返乡。我因为严重的营养不良得了痨病,也就是肺结核,一个上午就确诊了,住院一个月病情好转出院,继续每天到家里来给我打针的是一个美丽的姑姑~村里的赤脚医生。乡村医生这个名字种在了我的记忆中。

500

2007年我老家最爱的大爹患了肺癌,来到北京找我看病,我很诧异,怎么拖到现在才治疗呢?在我的脑海里,70年代的乡村医疗一点都不落后,我的肺结核,医院专家一个上午就可以诊断,一个月病情可以稳定、出院,可对于大爹来说,我用尽办法也没能阻止大爹的离开。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500

所以我试着改变这种现状,2009年在家乡创办了一家医院,从北京聘请专家,为村民提供健康体检和基本病诊疗。有一天,听说弟弟家的孩子病了,我急忙赶过去,当我推开弟弟家门,一眼就看见侄女手上挂着抗生素药物的输液器,我就跟弟妹急了,我问她你为什么不去自己家高水平的医院,而一定要找村医呢?我弟妹特委屈说,我不找他找谁啊,俺们又熟又近,我已经习惯了。

其实,弟妹的健康意识薄弱是一方面,还有另一个原因。村里的村医实际上是整个村民的主心骨,村医和村民之间鱼水情深。整个村里人的健康状况是装在每一个村医心里的,每当村民有了疾病,他们会第一时间敲响村医的家门,村医24小时随时准备出诊。所以,现实中乡村医疗的可及性比医疗能力对村民更重要。

这些乡村医生才是千千万万村民的守护者。作为享受了城市高水平的医疗30年的我,决定帮扶村民身边的医生,提升村医的医疗服务能力,改善村医的职业环境,通过他们帮助农村缺医少药的村民。

500

2010年,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梅颖倡议我们成立了北京善医行, 没过多久又把善医行带进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成立了善医行公益项目,让城市的医生去帮助村里的医生提升技能。

500

2011年农村调研,我们医疗队去河北的宁晋北陈村义诊带教,这个村子里头200多个老人都有高血压,而他们从来都不吃药,这些高血压村民当中有一部分已经中风偏瘫,失去了自理和工作能力。还有的头疼了十几年,他们认为不影响干活,不影响吃饭就不算是病,村民这样看待疾病的方式不是个案,而是普遍现象。所以,我们把目标锁定在理论集中培训和下乡义诊带教这两部分来帮扶村医。

500

2012年9月,我们在北京举办了第一期乡村医生的集中培训班,在这次培训班上,我们邀请了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内科的主任医师来分享心血管疾病的防治,中日医院的教授讲呼吸道疾病的诊治,中国抗菌素研究所所长来讲抗生素的临床合理应用。

500

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培训给村医们提供了继续教育的渠道,但是与村医临床实际需求还有一定的差距。村医张毅说,这是我第一次进北京,第一次听大教授讲课,可我们村医只有血压器、体温器、听诊器老三样。所以,在举办第二期乡村医生培训时,我们邀请了我国全科医学的奠基人顾湲教授来加入,同时还邀请了5名乡村医生来共同研讨课程。

担任课程的老师了解到:如果用专科院校的理论来培训乡村医生,他们不一定听的懂,我们既要设计符合他们老三样设备的课程,同时又能够通俗易懂,平时用的上。

500

经过筛选,顾湲教授带领研讨小组,设定了一套针对乡村医生实际需求的全科医生的系列课程。

500

顾教授讲到:脑卒中的发生往往跟颈动脉斑块有关,这些斑块造成颈动脉狭窄、堵塞与脑供血不足,最终导致脑血管疾病的发生,面对村民这样的疾病,怎么能让乡村医生通过听诊器也能够有一个初步的辨识呢?她讲到当发现两侧血压有明显差异时,应该怀疑血管近端有狭窄,因而必须沿着血管走向听诊,颈动脉狭窄的时候,要仔细听诊两侧颈动脉是否存在杂音。

500

2014年,在河南郑州培训的时候,吴严红加入了,培训后我问她,你们当地有哪些常见病,这次培训感觉怎么样?我这么一问好像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跟我讲:在培训期间播放的歌“感恩的心”,看到视频里面你对那些老年人说的一句话,放心吧,我们不看完不走的。不知道为什么您的这句话我感触很深,我觉得这正是我一直想要追求的目标。把爱给那些因病痛折磨绝望的人。

可我除了会用三素一汤和老三样外,真的是一无所知,哪怕是自己家人用药也是一样的。今天听了顾湲教授的课,原来听诊器也可以这样用,这次培训让我看到了希望,也让我第一次感觉受到了重视,找到了努力的方向,非常感激善医行为我们提供了这次难得的培训机会。

500

2015年,在云南元谋县我接触到一个乡村医生谭老师,她说起自己经常用抗生素为患者输液治疗,我问她,这样的抗生素可以随便给患者注射吗?

她回答:我中专毕业随母亲给村民看病,看病的方法有的是母亲教的,有的是实习时看到医院那么用,也有自学的,有时候村民带回来上级医院的处方和药品让我帮助输液,慢慢的照猫画虎学会的诊疗方式。

500

其实她并不明白抗生素的用药机理,用药指征和适应证,当病人发生了医院处方上的症状,她就会用处方上的药来给老百姓输液治疗。

一天,一个村民心慌胸闷冒冷汗,要求输液,谭医生给病人输液。村医开门接诊的病人,内外妇儿科科都有,对症用药对于知识技能薄弱的村医来说很难做到。像谭医生这样在没有相应救治设备情况下,误用输液贻误生命的案例很多。据报道我国每年输液不良反应几十万例。

500

在2015年我们又增加了一门新的课程,是北京协和医院急诊中心刘继海教师的课程——社区重症辨识以及处置,他是用图标流程化来给村医建立一种辨识重大疾病的思维方法,提升村医社区重症辨识及时处置与转诊能力。

500

比如,从病人走进门开始,发现他第一个症状,是第一个图,延伸到下一个症状,下一个表,去分析他的症状12345都是有可能是哪些问题导致的,就是这样一个一个的图表延伸下去,就能够很明白告诉村医沿着这条思路走下来,乡村医生就知道这个病人是什么病。他可以立刻拨打120,在等急救车的过程当中,他还可以做什么?就可以按照图表的指示紧急处置,为了患者争取抢救的时间。

同样是云南元谋县乡村医生谭医生,经过培训后,有一天来了一个病人呼吸急促,大汗淋漓,马上就要虚脱的感觉,想找他输液。

就是这位经过善医行培训的乡村医生,听过顾教授和刘教授的课,她记住了学习过课程:患者出现大汗淋漓、胸前区疼痛,可以辨识她可能是心梗的前兆,虽然患者让她输液,但是她拒绝了,她首先做的就是打120,另外用我们教她的中医适宜技术,利用针灸来急救,用十宣刺血这样的针法,为这个患者争取了一定的治疗时间,当患者转诊到上级医院以后,上级医生就夸奖谭医生你的操作和处置是非常得当的,如果你再晚送来一分钟,也许她的命就不保了。这个患者最后被脱离的了危险,又恢复了健康。

500

通过课程的深入,村医们虽然能够很好的做到重病鉴别和转诊,但像高血压、糖尿病、中风偏瘫这样的慢性病,这样的患者可能都去过上级的医院治疗,在大医院里头的,他是没办法一下子帮你康复的,他只能去给你一个方案让你回家去做,但是回家以后往往患者家属又不懂得怎么去做这些康复,还有一些需要医生能够处理的方式,患者家属也做不到。

500

面对患者的可及性,乡村的这些医生,才是村民更好的生命的守护者,他们非常需要掌握一些帮助慢性疾病患者康复的技术。

这时,我想起了中医,在西医还没有发展起来以前,都是中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我国中医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而且内容十分丰富。有艾灸啊,针灸啊这些。中医适宜技术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不需要大型医疗设备和器具携带,同时医疗成本比较低,根据乡村的特点非常适合,所以我们想通过中医适宜技术给予村医更多的技能来服务乡村。

善医行中医教研中心主任蔡德亨教授带领团队经过三年的研究,研发出了基于“四圣”的理论的中医理论基础课和中医经络基础课,在这里面呢,我们有个课程叫盘针灸课程。

500

它可以把深奥的理论用一张盘的的形式诠释表达出来,让村医在不懂理论的时候都可以用这张盘来操作指导,完全可以实现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用针灸,保证村医针灸治疗安全性,有效性。我们教具取得了国家的专利,我们这本盘针灸的教材取得了国家的著作权。

500

除了这个课程,我们还有蔡德亨教授的“蔡氏头排针”和朱现民教授“督脉铺灸”的技术。

吴严红有一个患者叫老常,刚开始来的时候,言语发音不清,基本是听不懂的,而且大小便失禁,总是尿床,腰里栓个绳子,手里拄着拐棍,家人搀扶着勉强行走,经过扎头排针、艾灸,很快语言开始清晰了,走路腰里不拴绳子拄拐棍了,一个人搀扶就可以走进卫生室,一天一天在进步,老常对吴严红说,是吴医生又给了我生的希望。

吴严红非常有自豪感,认为自己是真的医生了,她跟我说:“通过善医行的培训,在治疗过程中,让我心里面多了一个真正的选择。也让我从一个没有理想没有梦想的人,明白了一个人为什么而活着。可是又有多少人如我一样幸运呢?所以我现在一直在给我认识的每一个人介绍滥用激素的危害,介绍中医,我希望他们也能像我一样明白过来”。

为了帮助村医把课堂学会的技术用在临床,善医行还开发了远程培训直播课平台和善医行远程跟踪指导。

500

云南文山石洞门村的奶奶104岁了, 2020年一个夜晚,忽然抽搐言语不清,村医杨廷兰用输液治疗无效,紧急中在医疗专家微信群里求助我,在微信另一端的我指导下扎针,艾灸,内服中药,老奶奶捡回来一条命。

我们现在已经有56个城市医疗专家参加善医行开发的远程培训直播课,一个城市医疗专家在微信群可以指导帮助500个村医为村民提供医疗服务 ;一个村医服务将近2000个村民。爱的原子裂变,就这样发生了,成千上万的村民得到了生命的守护!

500

2012年善医行推动了“寻找最美乡村医生”活动,2014-2015年我们还连续的提交了两会的重大提案,推动了2015年政府关于《国务院办公厅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促进了政府多年研究的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考试全面实施。

500

吴严红获得了善医行好村医奖,她的诊所挂满了锦旗,吴严红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了护士资格证、药士资格证、大专护理毕业证、中医助理医师证,执业中药师资格证等。

500

这10年下来,我们走过了22个省,服务了8万多乡村医生,他们治疗了上万个偏瘫,服务了上千万个患者. 这时候村民的健康意识也得到的很大的转变,村医们在给中风偏瘫患者扎头排针的时候,也会和这些患者讲高血压控制好,才能预防再次发病,很多村民都会主动到卫生室找村医测量血压。

500

慢慢地,我们发现村医们改变了,不再用输液的方式治病了,不再滥用抗生素和激素了,而且家家都建起了中医的理疗室,用艾灸针灸的方式来治疗基本病和慢性病的康复,村民付费少了,村医的医疗服务能力提升了,同时乡村医生的收入也增加了。

500

在中国,这几十万村里的医生顶起了基层医疗的脊梁,这几年国家也加大了对村医的政策和鼓励,2020年,脱贫攻坚的任务基本实现,其中“三保障”之一的基本医疗的实现,村医是最大的贡献者,我呼唤全社会一起关注乡村医生,让他们能在这个伟大的岗位上有自豪感和荣誉感。

500

让农民的医生成为真正的医生,只有这样才能让农村的医疗享有和城市里一样的医疗服务,才有可能让不分贵贱的生命都能得到尊重。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