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级”去市领导食堂吃饭,市政府秘书长被市委书记打耳光?纪委回应了

  实在难以想象,一个正厅级干部会当众打一个下属的耳光,而且这个下属级别也不低,是正处级的实权官员。当然,比这更让人惊诧的事,在若干年前也发生过,那个耳光造成的后果极其严重。

  据河南省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的妻子尚娟实名举报,市委书记张战伟在济源市机关食堂当众打了翟伟栋一耳光。

500

  这封举报信写得真好。有直接引语、有细节描写、有心理活动,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一个受到上司侮辱的中年男人的无奈跃然纸上。

  “赶紧放下手中尚未吃完的半碗饭,小跑至书记身旁,继续向书记解释。”书记的反应也描写得很清晰,“突然举起右手,狠狠地打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翟伟栋被打之后,“顿时眼冒金星,双耳齐鸣,脸上一片火辣,呆在了原地”,大脑“抱死”。

  根据尚娟在举报信上留的电话,我数次拨打电话以及发短信均未联系上她。书记打市政府秘书长耳光,目前没有得到当事人的直接回应确认。

  1月17日深夜、1月18日凌晨,济源市政府秘书科相关工作人员两次回应上游新闻记者时均称,翟伟栋目前在正常工作,不方便回应此事,一切以宣传部门的通报为准。

  18日上午,楚天都市报旗下的极目新闻记者拨打河南省纪委12388热线,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已经有人反映该问题。

  从各种信息,尤其是常识来判断,这种事应该假不了。实名举报一个地方实权在握的一把手,但凡有一丝一毫的不实,举报者都不仅仅是吃不了兜着走这么简单。

  根据尚娟的描述,翟伟栋被打耳光,是因为他在小食堂吃饭,而这个地方是专供该市副市长以上领导吃饭的。举报信中,尚娟说,翟伟栋当时向张战伟解释,他过去一直在这个食堂吃饭。1971年出生的翟伟栋,在他42岁时就已是正处级官员, 2015年1月起担任济源市委副秘书长。2016年11月,翟伟栋担任济源市政府秘书长。

  根据官方简历,在河南省纪委工作长达24年的张战伟,2016年8月调到济源担任市委书记。

  四年多时间,张书记不可能不认识翟伟栋。

  中国的官制比较复杂。通常来说,只有县级市以上地方政府才会有秘书长。“愚公之乡”济源是河南省很特殊的一个地方,面积不到2000平方公里,人口约有70万人,典型的县级行政区规模。但它却是河南唯一省直辖的县级市,民政部的说法是“省直属县级行政机构”。1988年济源撤县建市,1997年实行省直管体制。济源升为省直辖的原因,有的说法是山西打算把济源划过来,河南赶紧把济源升为省直辖。还有的说法是河南曾提出“十八罗汉闹中原”,但当时河南只有十七个地级市,就把各方面条件不错的济源升为省直辖。

  2001年,济源的领导干部职级高配。2008年7月,河南省委对济源市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大领导班子的职级统一实行了高配。也就是说,济源是一个县级规模的地级市架构。所以,济源才会有正处级的市政府秘书长。

  市政府秘书长算不算市领导呢?在济源市政府官网,翟伟栋作为济源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仍然属于济源市“政府领导”。在“领导活动”栏目中,一直也都有翟伟栋参加会议的信息。

500

500

  但市政府秘书长的级别是正处级,如果按照级别论的话,他确实又不算副厅级领导。

  和市委秘书长相比,市政府秘书长的级别和权限都要低一点。市委秘书长通常来说都是市委常委,虽然排名都是最后一位,但却是标准的市领导。市政府秘书长更像是市长的大管家,协助处理安排市政府日常工作,也可以协助市政府领导一些具体工作。名义和级别上,市政府秘书长不算市领导,但实际权限和副市长差不多。

  这样一个地方实力派,会因为“僭越”而被书记打耳光?一个在官场历练几十年的正厅级官员,我不相信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对下属动手。

  但这也不是绝对的。

  2018年落马的原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就经常打下属。火书记有个习惯,坐车时不允许司机回头看他,包括通过后视镜看他,否则可能会招来一顿暴打。有一次火书记坐车下乡,途中下车方便,车门没关,一阵风刮来,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司机不敢看后视镜,以为书记上车了,油门一踩扬长而去。后来的结果,可以自行脑补。

  但火书记这种作风,在官场上是颇为少见的。乡镇干部打打骂骂,大家还能理解,但一般到了县级领导,如果再动辄卷袖子动拳头,只会被认为政治上不成熟,即使不被撸掉官职,以后再想更进一步也是不可能的。

  市政府秘书长是市长的大管家,是市长的人,市政府秘书长被打,市长的面子往哪摆?这和公然打市长的脸基本没什么区别了。

  据举报信描述,张书记在打人第二天,还到翟伟栋所在单位调研,在会上强调“下级要对上级有服从意识”,“打牌还有大小王”。

  谁是大王,谁是小王?

500

  从年龄上看,张书记快58岁了,而1970年出生的市长石迎军更年富力强,又是北大毕业,仕途发展更有想象空间。这两位党政主官平时在工作中是否有矛盾过节,不得而知。但党政一把手不对付的现象,却屡见不鲜。

  2011年6月,山西文水时任县委书记郭宝和县长李晓娥,因为水火不容,上级调解无效,最后只能把二人一起免掉。两人闹得最凶的时候,一开会就吵,然后另一个人就拍桌子发火走人。李晓娥甚至在有上百老干部参加的会议上,公开辱骂县委书记郭宝。2019年9月,李晓娥和郭宝双双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落马。

  2014年4月30日,山西高平市女市长杨晓波落马。一个月前,曾任高平市委书记的谢克敏被查。两人“势同水火”在当地早已不是秘密。杨晓波被查,据说就是谢克敏揭发。

  党政一把手不对付,对于一个地方的发展可不是好事。影响经济发展不说,当地干部往往也要被迫站队,苦不堪言。但一个正处级领导干部被公开打脸,这影响还是太过恶劣了。

  小朋友都知道打人是不对的,作为受党教育多年的领导干部,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如果是普通人打人,轻则批评罚款,重则要吃牢饭。但书记打人如果属实,至今已过去两个多月,打人者不但安然无事,还要秘书长的妻子发公开信才能引起舆论关注,这背后的现象耐人寻味。

  按尚娟的说法,丈夫翟伟栋被打耳光的事情,在地方官场成为奇谈和笑话。尚娟说,翟伟栋被打后,两次心脏病发,同事和领导怕被报复,也无人敢去探望。翟伟栋也极度后悔,他想要是那天立刻起身站立,对书记毕恭毕敬,可能也不会被打。

  堂堂的市政府秘书长,平时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被打了耳光之后,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翟伟栋秘书长工作三十年,相信平时朋友无数,但此时竟无一人站出来喊一嗓子,哪怕是朋友圈里都不见得有人敢出声。这些朋友要来何用?以利相交,利尽则散。

  到头来,只有妻子“舍得一身剐”,网上发举报信为丈夫争取公道。这个妻子,有情有义有担当。不管翟伟栋最后怎么样,得妻若此,也算人生成功。

  纵观历史,很多时候,女人比男人要有种多了。

  一记耳光不但极大影响了翟伟栋的身心健康,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济源的形象。这两天,这个事件已经发酵成了舆情,很多人可能会忙得不可开交。

  对于张书记来说,如果此事属实,首先要做的就是向翟伟栋公开道歉,并争取翟伟栋和公众的原谅。组织上也应该迅速介入调查,及时向社会公布情况,该澄清的澄清,该处理的处理,不能任由舆论发酵,最终给地方带来负面影响。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