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在屋里听“美国之音”,父母在屋外看《新闻联播》,现在想起来有点魔幻

【本文由“天下我嘴笨”推荐,来自《我高中同学当年一直听“美国之音”,现在已是典型公知,口头禅是为啥不完全学美国》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呵呵,听美国之音不是问题,只听美国之音才是问题。

我听美国之音比他多、比他早。因为我爸就是无线电爱好者,家里不缺短波收音机。初一的时候我说要学英语,跟我爸要了一台。初中三年,每天晚上我基本上都是在自己屋里一边听短波广播一般做功课,同时父母在屋外看《新闻联播》。现在想起来有点魔幻,不过我的分析判断能力确实锻炼出来了。

首先,守着短波收音机只听美国之音是傻瓜行为。那时的短波收音机就是今天的互联网。学英语出了美国之音,至少还有BBC吧?加拿大、澳洲的听过吗?还有当年短波世界的大玩家莫斯科广播电台听过吗?更不用说还有来自神秘平壤的朝鲜之声,信号微弱且播出时间短,如果要显摆技术的话,朝鲜之声的诱惑力比在泰国用大功率发射机播出的美国之音大多了。

其实嘛,所谓学外语都是幌子,各家电台都是中文节目,一次一两个小时的广播,中间插个5-10分钟的外语学习节目而已。而且永远是初学者水平。听一两年就腻味了。

我听的那几年正好是东欧社会主义政权垮台到苏联解体,我算是在美国之音和新闻联播的双重轰炸之下见证了历史。很难得的对同一件事情听到了很多方面不同立场的报道。刚开始的时候会对自己原有的世界观有冲击,这种冲击有有两种结果,要不然原先的世界观被摧毁(如原文作者的同学),要不然原先的世界观会更坚定。

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当年两德统一后,把当年守卫柏林墙的东德士兵抓起来审判。当时美国之音的报道可谓兴高采烈。可是当时只有十几岁的我却从美国之音的幸灾乐祸之中听出了世态炎凉……那之后我对美国之音就没有一点好感了。

古人说”兼听则明“,听到这么多的信息,关键是自己要会分析、判断。回到原文作者的同学,即使不听美国之音,他也是那个样子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